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鬼使Black(9-12集)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室內
鬼使Black(9-12集)

OST:Black OST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排行
TNmS全國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所有節目
戲劇節目
9
2017/11/11
2.966%
3.636%
1
2.3%
10
2017/11/12
3.409%
4.245%
2.4%
11
2017/11/18
2.535%
2.795%
2
2.1%
12
2017/11/19
3.074%
3.613%
1
2.9%


第9集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室內




第10集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和戶外






第11集
圖像裡可能有1 人




第12集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室內




Black

Black OST
Part 1 南太鉉 - Take Me OutPart 2 leeSA - Like A FilmPart 3 Min Chae - Another Me
 


[分集劇情]

第9集
早在之前,姜夏嵐找到吳萬洙,告訴她蒂芙尼即將跳樓身亡的事情,吳萬洙急忙來到黃家樂園,阻止了正要跳樓的母女倆,承認是自己做的,會馬上自首,然而蒂芙尼看了看吳萬洙的脖子,卻早有預料的搖了搖頭,兇手並非是他,她用戒指劃傷的傷口在右邊,而吳萬洙的傷口在左邊。吳萬洙意識到被萊昂騙了,吩咐姜夏嵐照顧好她們,自己回到辦公室找線索,臨走前,姜夏嵐看到了吳萬洙背後的黑影。
為了保證蒂芙尼的安全,姜夏嵐將母女二人關進了警察局,韓武江得知她們沒死後,也被姜夏嵐叫到了這裡,姜夏嵐告訴韓武江,吳萬洙將會被謀殺,而殺他的人缺了一根中指,而蒂芙尼也會在浴池中割腕自殺,但卻不知道為什麼。韓武江得知兇手缺了一根中指,懷疑正是那天追殺他的殺手,素泰正巧回來,告訴韓武江殺害真淑的案件被強制終結,認定帶蝴蝶手錶殺人的兇手為吳炳植。韓武江十分不解,認為殺手與這些案件李一定有必然的聯繫。
吳萬洙回到家想要與孫炳浩談談,卻遲遲沒有消息,突然,背後有人用繩子緊緊勒住脖子,將吳萬洙吊在天花板上,吳萬洙死死掙扎,不一會,便沒了動靜,韓武江受姜夏嵐之托來到吳萬洙家,看到吳萬洙被殺後,上前制服了兇手,卻發現兇手並非殺手,那根中指只是一個火腿腸,趕跑兇手後,韓武江正準備離開,吳萬洙突然拼命圈住韓武江,逃脫了繩子,活了下來。
孝珍突然犯了哮喘,姜夏嵐擔心蒂芙尼回去會死,便自告奮勇回到家拿藥,卻正好被兇手當做蒂芙尼被勒住脖子,姜夏嵐假裝死亡,被兇手帶到浴池中偽造割腕自殺,卻突然醒來與兇手搏鬥,正當兇手按住姜夏嵐的頭想要溺死她後,被韓武江放走的蒂芙尼回到家,用鍋打暈了兇手,救下了姜夏嵐。
羅警官得知案子被強制結束後大發雷霆,不小心打翻了韓武江的抽屜,找到了之前整容醫院的資料,發現了克拉拉,這才知道克拉拉已經死亡,羅警官心痛地回憶著過去的事情,早年,羅警官愛慕克拉拉已久,時常幫她教訓欺負她的客人,兩人同居在一起,羅警官勸告克拉拉不要再做性買賣的事情,並將自己跌存款交給她,然而克拉拉拿到錢後逃跑。
冷靜下來的蒂芙尼告訴姜夏嵐,侵犯他的人身上有一種艾草味,像是毒品,姜夏嵐依稀記得參加派對時在吳萬洙侄子身上聞到的味道,立即確定了真凶,於是跑到病房準備將他抓到警局,就在這時,韓武江的水晶球不見了想要詢問姜夏嵐,而正通話時,另一頭突然一聲大叫便沒了音訊,侄子打暈了姜夏嵐來到一處荒僻的地方等待父親的解救,韓武江知道出事了,來到警局追查侄子的車去向,查到後立即開車找到了侄子,救下了姜夏嵐,而侄子趁韓武江不注意,揮起鐵鍬打暈了韓武江的頭,模糊的意識中,韓武江與姜夏嵐對視許久,耳邊響起了同伴告誡自己的話:不要陷入愛情的人類對視,否則會發生悲劇。正當侄子打算滅口時,員警趕來逮捕了侄子。
秀婉趁殺手外出,偷偷用菜刀割斷了繩子,殺手回來時,秀婉用力砍去,趁機逃跑,看到不遠處的一個帳篷後,立即用手機報了警,然而接到電話的員警是殺手安排的臥底,臥底立即將情況報告,殺手再一次帶走了秀婉。
韓武江回到家裡四處尋找水晶球,卻不見蹤影,同伴提醒韓武江,水晶球落在人類手裡便罷,被地獄使者撿到,姜夏嵐的性命將會有大麻煩,韓武江決定來到醫院緊緊看守住姜夏嵐,不讓她離自己半步。然而韓武江沒有想到,拿走水晶球的人,竟然是母親的情人——醫院裡的那個醫生。
醫生在打掃房間時無意間發現了水晶球,而他的真實身份同樣是地獄使者,看到水晶球,很快便識破了韓武江444的身份,醫生拿著水晶球,換上便服,離開了醫院。
姜夏嵐醒來,發現吳萬洙來到病房偷偷留下的有關殺死的兇手資料。韓武江看著照片裡的人,正是自己夢到的韓武江小時候躲藏的男人。姜夏嵐決定找到這個人,立即出院尋找他的下落,韓武江緊隨其後。姜夏嵐根據檔上與他相關的一樁火災事件,找到了當時對這樁案件取材的負責人,如今的議員金英碩,金議員告訴他,當時在取材的時候因為樓房倒塌事件被迫中斷,姜夏嵐還想要問些什麼,韓武江突然打斷,詢問金議員他其他的家人,金議員告訴他,這個人還有個妹妹。姜夏嵐聯繫到了兇手的妹妹,卻被告知他早已在深圳惹上麻煩去世了。
姜夏嵐難過地走在海邊,想起小時候,在路上無意間摸到了一位阿姨的黑影,得知她死的時候在火中一動不動,肚子上飄著黃紙,脖子上還有圍巾,父親知道後立即調查,卻在發現是她的丈夫殺害了她後,自己也慘遭滅口。姜夏嵐告訴韓武江,當時兩人還有一面之緣,父親無意間抓到他偷東西,到後來卻帶著他來到餐館吃飯。聽著姜夏嵐的故事,這才得知小俊對她的重要性,不禁開始擔心未來姜夏嵐得知韓武江已死會有多難過。
回到家中,韓武江再一次想起那個夢,克拉拉抓著金善英質問帶子在何處,而小俊跑上前護住金善英,並喊著姐姐,突然,克拉拉暈了過去,一個小男孩舉著棍子瑟瑟發抖。想到這,韓武江不經意一瞥,看到了小俊與那個小男孩的照片,小男孩的胸牌清晰地寫著韓武江,原來,小俊與韓武江,根本就是兩個人。


第10集
韓武江來到醫院找到母親,詢問小俊的真實身份,母親告訴自己,小俊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原名金俊,離開武鎮改名為韓武燦,武燦與自己十分要好,但好景不長,來到首爾不久,武燦出了車禍去世。而自己為了保管哥哥的遺物,將哥哥最珍惜的紅繩手鏈戴在身上,韓武江恍然大悟,原來自己並不是姜夏嵐的初戀,小俊早在少年時期就死於非命。
正發著呆,姜夏嵐提著小提琴闖進韓武江的家,以前的小俊擅長小提琴,想要讓韓武江為她彈奏一曲,韓武江從未碰過樂器,連連推脫,和姜夏嵐推搡時,姜夏嵐注意到韓武江的手,以前的小俊被流氓盯上,強行拉他入會,姜夏嵐為了救他咬傷了裡面的頭頭,流氓們操起螺絲刀向姜夏嵐刺去,被小俊擋住,留下一條縱深的傷口,而現在韓武江的手卻乾乾淨淨。姜夏嵐有點奇怪,但依舊沒有懷疑韓武江的真實身份。
侄子尚敏被韓武江逮捕後,羅警官根據規定向上級申請調查令,卻被大哥找關係撤銷,尚敏因為未成年,加上律師等一票人的證詞,被提前釋放,父子倆趾高氣昂的回到家,吳萬洙看到後,咬牙切齒地發誓自己一定要找到他們栽贓陷害自己的證據。
晚上,吳萬洙被手下帶到大哥面前,大哥以十犬的性命相要脅,強迫吳萬洙在放棄遺產繼承書上簽字。房間裡,尚敏看著自己舅舅被大哥壓制,心中十分得意,和朋友聊完大麻的事情後,便昏睡過去,而一覺醒來,尚敏卻發現自己在機場,所有人拿著手機拍下了這個“蓄意”潛逃的未成年犯人,沒過多久,新聞報導尚敏派對性侵蒂芙尼後欲逃離韓國,且與朋友吸食大麻的聊天錄影曝光,尚敏再一次被抓走。原來就在當晚,韓武江來到吳萬洙家中,錄下視頻後,趁尚敏睡著將他送到了機場。
吳萬洙帶著傷,臉色蒼白地行駛在路上,馬路邊,一個兩鬢斑白的母親舉著牌子筆直的立著,牌子上幾個醒目的大字:我兒子沒有得抑鬱症!吳萬洙呆呆地看著,默默流下了眼淚,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母親,小時候父母早早離異,吳萬洙受不了被哥哥和繼母壓榨的日子,來到母親家門外,而母親卻挺著懷孕的肚子,將吳萬洙趕走。
吳萬洙母親站了許久之後,決定打電話找到兒子慶洙的醫生好好談談,此時444的同伴們在附近工作,416打開自己的水晶球,發現球中顯示的,正是吳萬洙的母親。
韓武江母親偶然間在病房中看到韓武江手機裡小俊母親的未接來電,母親將號碼刪除後,打電話約小俊母親在咖啡廳見面,警告小俊母親不要再打擾兒子,韓武江原本無意當員警,在美國安心地留學,正因為小俊母親的一句話,韓武江放棄前途,毅然決然選擇刑警。
大哥拿到放棄繼承權的聲明後,開始著手計畫在吳炳植旗下倒塌的烏鎮超市的土地上建立皇家商場,而在施工隊工作進行到一半時,工人們挖到了一具早已面目全非的屍體。施工隊立即停止施工。而另一邊,一群反對皇家建造商場的抗議群眾在皇家公司前大吵大鬧,而領頭抗議的則是那日與姜夏嵐見面的姜議員。挖出屍體的消息傳來,所有抗議群眾紛紛趕到施工地查看,是否有當年被埋葬的孩子遺體。沒過多久醫生將屍體名字公佈於眾,埋葬在武鎮超市下的人,正是當年武鎮中學遇難的其中一員——張賢秀。
羅警官坐在審訊室中,向領班姐姐詢問克拉拉的事情,領班告訴克拉拉,當年克拉拉拿走了南瓜酒家的一切,帶著真淑和一個叫做金善英的漂亮學生們逃到了首爾,而幾人到首爾後,也與克拉拉走散。羅警官來到金善英的辦公室,發現某一頁被人撕掉,老師告訴羅警官,當初一位叫做韓武江的警官也來到這裡調查這件事情。羅警官大吃一驚,不知道韓武江與真淑的案子有什麼聯繫。
416與前輩正在跟蹤即將死亡的母親,突然,416渾身黑影彌漫,慢慢變了樣子,前輩並沒有吃驚,而是欣慰地看著416的變化,變身後的416 儼然一副小孩的樣子,前輩告訴他,現在的416正是當年遇難的張賢秀。賢秀無法接受自己是人類的事實,前輩告訴自己,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天生或者自殺的地獄使者,大家全部都是失蹤後沒有正名後死去的人類,無論賢秀還是韓武江,都是一樣的。416,則是賢秀死亡的時間。
姜夏嵐目睹一切後,想起死去的聖哲,與韓武江一起來到極點聖哲的靈堂祭拜,韓武江無意間發現來小俊的靈堂,突然十分緊張,想要帶著姜夏嵐離開這裡,臨走時與小俊母親擦肩而過。
姜夏嵐回到家,發現母親早在門外等候多時,看到姜夏嵐,母親央求姜夏嵐查清楚繼父的死因,挽救他的生命,弟弟患有白血病,只有繼父活下來才能一起支撐昂貴的醫藥費。姜夏嵐於心不忍,於是姜夏嵐跟蹤繼父,看著繼父拿著武器,跟著一隊人上了車。
羅警官根據屍體上的砷化物,找到了克拉拉被殺的非法生產砷化物顏料的工廠,羅警官立即開車到武鎮找到韓武江,質問他所知道的一切。韓武江翻開檔案,發現克拉拉整容前的男身,正是那天一起去索姜夏嵐前男友性命的419。就在這時,繼父跟隨的車隊來到群眾抗議的地方,舉起鐵棒砸向手無寸鐵的群眾,姜夏嵐愣在那裡,地獄使者的黑影越來越多,姜夏嵐急忙上前阻攔。韓武江看到姜夏嵐有危險,上前緊緊抱住姜夏嵐。


第11集
人群中的姜夏嵐努力保持鎮定,觸摸繼父黑影中死亡的樣子,黑影中一間房屋,父親抱著一個孩子倒在了大火中,姜夏嵐四處觀望,現場並不在這裡。而在不遠處群眾孩子們聚集休息的地方,被一位黑衣人默默鎖起來,倒上了汽油,霎時間火焰包圍了四周。姜夏嵐看到黑煙,奮力跑到那裡敲門,等待屋中的人回應,韓武江跟著跑過去幫忙,羅警官也趕到這裡,用槍打開鐵鎖,將孩子們一一抱出,姜夏嵐跑進屋內尋找被遺落的孩子,韓武江急忙進去阻攔,而此時繼父看到姜夏嵐進去後,也急忙跑進去保護,卻在屋內為了救其他孩子被房梁砸暈在地,姜夏嵐看到後,冒著危險將他們救起,又一遍遍進入房內尋找遺落的人。直到消防隊趕到,無一死傷。結束了火災的審訊後,羅警官跑去質問領班,為什麼不告訴自己克拉拉已死,領班只好將真相告訴羅警官,克拉拉帶著真淑上山後便杳無音訊,她記得她曾多次對真淑和金善英說過,某件事一定不能洩露,否則那個人會殺了她們,“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殺害真淑與克拉拉的人。萊昂在病房中百無聊賴,看起了公司安排的劇本,突然間想起了之前在電視台救下的女作家,於是吩咐經紀人要來那一位作家的劇本。羅警官回到警局,手錶店的人打來電話,告訴羅警官送來的手錶結果,看似手法世上絕無僅有,但其實還有其他人也設計過這一款手錶,只是內部設計不同。真淑的丈夫找到羅警官,想起之前真淑之前因為一場追尾事故在醫院遇到了以前的好友,回家不知為什麼對他發了一通脾氣,羅警官想起之前來到醫院調查時,秀婉也曾說過自己接到一次追尾事故,急忙回到警局調查秀婉的檔案,發現她的歲數與當年的金善英完全一致,而這一幕被殺手安排的奸細看到。羅警官急忙來到秀婉家中。秀婉被抓走後,與殺手達成協議,放她一命後接近韓武江拿到帶子,秀婉回到家中正在用粉底修飾傷痕,突然接到電話,一會會有警官來到家中調查自己,提醒自己千萬不要開門。秀婉潛入韓武江的家中,找到了帶子。欣喜之下,秀婉在家裡幫韓武江收拾衛生,在電視機下無意間發現了一盤音樂光盤,想起之前與小俊的回憶,打開光盤,裡面有一張賀卡,發現這盤音樂是是她十四歲生日那天送她的禮物,而就在那天,秀婉卻被克拉拉帶到工廠逼問帶子的下落,小俊趕來送禮物,也在那天和韓武江失手殺死了克拉拉。想到這,秀婉歉疚不已。吳萬洙在酒吧喝醉後,蒂芙尼打電話將他送到了姜夏嵐那裡,韓武江擔心吳萬洙與姜夏嵐共處一室,急忙將他帶回家中,早上,韓武江洗完澡後,卻發現吳萬洙穿著韓武江的黑色西裝離開了家中,姜夏嵐來到家中發現吳萬洙不在,與韓武江出門尋找,直到深夜都不見人影,姜夏嵐十分擔心,留下韓武江,一個人再次出門尋找。韓武江回到家中,秀婉急忙上前迎接,端來了韓武江曾經最愛的紅豆刀削麵,韓武江看到紅豆,急忙摔碎了秀婉手中的湯碗,紅豆對鬼有驅趕作用,自己不能在秀婉面前顯形,秀婉被燙傷,韓武江過意不去,拉著秀婉的手到冷水前沖洗,秀婉一把抱住了韓武江。就在這時,姜夏嵐突然來到家裡,看到兩人抱在一起,匆匆打招呼後跑出了家門。秀婉聽到了姜夏嵐叫韓武江小俊哥哥,感到十分奇怪,韓武江撒謊告訴秀婉,這是自己的計劃之一,務必對姜夏嵐保密。科長醫生站在萊昂門外監視著萊昂的一舉一動,就在之前,萊昂在醫院的一處角落毒性大法,痛苦地蹲在地上,醫生早已盯上萊昂,便趁機想要是殺了他,而經紀人恰巧趕來,醫生只好停手,將萊昂送進醫院。劇本的導演和編劇來到醫院看望萊昂,萊昂拿著劇本,當場戳穿了導演抄襲那位女編劇的謊言,兩人廝打在一起,醫生幫忙收拾桌上散落的粉絲信件,發現其中有一封帶著血,醫生將信件帶回辦公室打開,發現裡面寫著自己也要帶著萊昂下地獄,醫生十分好奇,除了他這個地獄使者對他有殺機,還有誰盯上了萊昂。萊昂來到酒吧,美素濃妝豔抹,貼到萊昂身邊,兩人即將要一起出演新戲,萊昂十分厭惡這個浪蕩的女人,急忙走出門口等待代駕,而代駕正手綁著繃帶,臉上有疤,正在等候著,萊昂正要上車,經理上前提醒到,這輛是美素的,美素醉醺醺地趕過來,上車離開了。吳萬洙離開了皇家生命,從普通的保險設計師做起。期間,他找來了曾經的經理,經理將九七年的所有資料拿給吳萬洙調查,並告訴吳萬洙,九七年正值千秀生命整整日上,大哥也在這時進入公司,只做了小小的本部長,而之後卻突然晉升獲得實權。萊昂來到警局體驗警察角色,在廁所無意間把手機落在洗手間,素泰撿到手機打電話詢問主人,卻恰巧被路人舉報大仁洞發現屍體,警局出動來到現場,萊昂立即認出了美素,代駕被叫到現場,萊昂看著代駕的臉,確認當時的代駕並不是他,他被兇手頂替了。姜夏嵐從醫院出來後,被一個戴墨鏡的老人提醒不要輕易插手人生。姜夏嵐沒有在意,無意間看到電視上美素的新聞,想起之前在火場救過一個帶疤的人。秀婉也看到新聞,根據描述,極有可能是那個拿刀威脅他的人。


第12集
秀婉帶著一張簽名的結賬單來到一家炸雞店,詢問店主人簽名人的消息,而店家早已忘記。秀婉十分著急,當年,自己在韓武江的口袋裡找到這份賬單,韓武江告訴自己,這是在調查小俊的肇事逃逸案時,為自己提供情報的人請客留下的單子。秀婉楞在原地,如今想想,他一定能知道有關帶子的下落。殺手安排的間諜為了秘密調查此人的下落,根據精神病院中院長的陳述,畫出了殺害美素的嫌疑犯像,將案子搶了過來,兩組警察爭執之下,畫像掉到了地上,被姜夏嵐撿到,姜夏嵐看到畫像,想起他正是那天火災救下的人。姜夏嵐後悔不已,韓武江帶著萊昂找到姜夏嵐,萊昂告訴她,自己現在所接下的刑警角色,正是那天自殺的女作家的作品,這一番話,姜夏嵐突然想起自己那天在電視台救下的人正是他。於是決定來到電視台查看監控,韓武江不放心,和萊昂一起來到電視台,發現美素在停車場被誰秘密接走,萊昂判斷,也許是她那天在酒吧所說的男友。秀婉回到家,發現殺手正坐在家中等待著她,殺手拿出殺害美素兇手的照片,告訴秀婉,這個人如果找到她,一定要想盡辦法拖延時間,這個人,正是當年殺害領班克拉拉的兇手。秀婉看到照片,想起自己將兇手曾交代的東西拿給他後,兇手坦白當初自己與韓武江有所接觸,秀婉擔心兇手會傷害韓武江,再一次跑出了門。吳萬洙在保險櫃中拿走鑰匙時,無意間發現了保險櫃中一個名叫光明春的人,正是當初姜夏嵐拜託他調查到的殺害她父親的兇手。吳萬洙十分奇怪,但也沒有多想,於是開著車回到了韓武江的家。卻意外碰到了尋找韓武江失敗的秀婉,吳萬洙將秀婉請進家,閒聊時吳萬洙告訴秀婉韓武江正和自己家鄉的妹妹姜夏嵐一起查案,姜夏嵐能夠預判生死,秀婉想起來很久以前,小俊也曾對自己說過這個女孩,得知韓武江為了姜夏嵐調查兇手的案件後,決定分開二人。秀婉來到姜夏嵐家,將韓武江的真實身份告訴了姜夏嵐,並告訴她,小俊已死,韓武江是為了利用薑夏嵐調查案件才會故意隱瞞身份,起初姜夏嵐不肯相信,秀婉拿住兩人的合照,看到小俊胸前的名字,姜夏嵐絕望不已。第二天,姜夏嵐帶著照片來到警局,狠狠質問韓武江後,哭著離開了。羅警官在辦公室中看到一切,待兩人走後,羅警官看到地上的照片,發現裡面的小俊與當時在精神病院兇手在廁所留下的證據一模一樣,羅警官立即來到醫院查找監控,發現出事前的韓武江也曾令來到那裡,羅警官判斷韓武江一定與兇手有所聯繫,於是找到韓武江母親詢問照片的來源。母親告訴羅警官,在九七年,自己帶著兄弟兩人來到武鎮,自己順道來到醫院探訪,突然,醫院接進來許多倒塌事故的學生,自己便讓小俊帶著韓武江遊玩,自己在醫院幫忙,整整四天沒有合眼。就在四天后,母親接到未知電話,小俊死於肇事逃逸的車下。羅警官調出當年的肇事逃逸案,發現小俊的生母反复上報,小俊是死於故意殺人,羅警官叫來小俊生母說明情況,當時有一位姜秀赫警官經常來到自己家教導小俊,並拿出自己發明的三種顏色的煙霧彈,告訴她黃色是追殺時放的信號,出事那天,自己來到現場尋找線索,發現了這支被遺棄的黃色煙霧彈,於是確定小俊的死因並非那麼簡單。小俊母親告訴羅警官,當時韓武江來到自己家詢問小俊死亡的事情,並選擇相信了小俊被殺害的話,於是放棄了美國的工作,選擇刑警,揭開哥哥被殺的真相。期間韓武江聯繫過自己,查到了真兇,而就在準備確鑿證據的那天,韓武江遭遇挾持中彈失憶。吳萬洙回到家中繼續查找線索,發現在九七年,一家叫做LMB的公司用600億買下了武鎮超市的佔地,不久大哥用650億為LMB注資,而這個公司本是個空殼,吳萬洙意識到,大哥利用這個公司私吞了50億。吳萬洙偷偷查看大哥的行車記錄,發現美素與大哥曾私下見面,而兇手就在車的背後出現過,而手上帶有清晰的蜘蛛疤痕。韓武江回到警局,看到在美素現場蒐集到的黃紙,這時中國在祭奠死人時的風俗,而這張黃紙還在精神病院,以及姜夏嵐小時候和父親看到的女人的黑影中都出現過。看到拘捕令上的兇手,韓武江隱約覺得眼熟,好像在夢中,追殺小俊與韓武江的人正是他。韓武江搜查“光明春”立即出現了兇手的模樣,來到醫院,韓武江找到了向她檢舉的護士,殺害院長的人正是他,而他同樣是殺害姜夏嵐父親姜秀赫的兇手——光明春。吳萬洙將照片交給姜夏嵐,得知自己救下殺父仇人後,姜夏嵐找到兇手的妹妹,質問他當初問什麼撒謊,卻在她的背後看到了黑影。姜夏嵐撫摸黑影,妹妹將會被光明春殺死。韓武江來到姜夏嵐家,看到姜夏嵐掉落的照片,知道她也發現了殺害父親的真兇。急忙來到光明春妹妹的家裡,發現妹妹已經被殺害,警察來到現場查看監控,發現光明春身後,姜夏嵐正跟踪著,韓武江立即追了上去,卻發現地上姜夏嵐遺落的手機和大量鮮血。原來韓武江母親無意間拿出了醫生的水晶球,醫生看到後慌忙拿走來到急救室,卻不小心掉落,搶救時,一旁的地獄使者撿到球後打開,姜夏嵐的影子顯現了出來。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