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日 星期五

機智ㄉ監獄生活(1-4集)

/ 사진=tvN '슬기로운 감빵생활' 방송화면
機智ㄉ監獄生活(1-4)


集數
播出日期
AGB 收視率
排行
TNmS 全國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所有節目
戲劇節目
1
2017/11/22
4.638%
4.816%
1
5.1%
2
2017/11/23
5.381%
5.900%
3
2017/11/29
4.698%
5.336%
4.9%
4
2017/11/30
5.468%
6.644%
5.3%

第1集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微笑的人、文字




第2集
圖像裡可能有1 人、文字






第3集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大家坐著和文字




第4集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文字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

機智牢房生活


Part 1 BewhY-OKPart 2 昇潤,MINO-
Part 5 Heize - Would Be Better





[分集劇情]

第1集
偌大的比賽場地,啦啦隊正在賣力的表演著。而滾動的顯示屏上面出現金濟赫的名字時,底下的觀眾沸騰了。他們終於等到金濟赫上場了,真是令人振奮的事情!金濟赫—超級明星棒球選手,他有著俊美的臉龐,無懈可擊的球技,但他也是生活智商為零的人。此刻他正在訓練場地揮汗如雨的反复練習著,此時他的教練過來遞給他一個新球,金濟赫拿著教練給他的球上了場。下了比賽場的金濟赫接到母親電話,母親希望她能去看看剛剛搬了新家的妹妹。金濟赫在探望妹妹時,意外遇見了正準備性侵妹妹的男人崔某,二人進行了激烈的搏鬥,就在對方想要掐死金濟赫時,金濟赫拿起身體旁邊的獎杯砸向了崔某,導致崔某進入重傷狀態。從此金濟赫正式拉開了他監獄生活的序幕。囚車上慣犯“法子”認出了金濟赫,他獨自一人喋喋不休的說著。可是金濟赫卻雙眼出神的望著遠方,不知道自己這次進去要待多久,走的太過匆忙了,他甚至沒有去拿快遞,也沒有去繳清欠費,暖氣也沒有關。發生的一切讓金濟赫感覺猝不及防。李俊浩的母親從鄉下特意帶了一堆好吃的給李俊浩,可是在乘車時卻被司機誤以為她是去看望身為囚犯的兒子,司機還因此特意沒有收她的車費,並稱這就算他給的“收管金”。走進監獄辦公室的李媽媽提出她想看兒子,卻被工作人員誤以為她是來探監。因此,要求她必須先填寫“探監申請書”,並需交納“收管金”。李媽媽正尋思什麼是“收管金”時,李俊浩出現叫走了李媽媽。正在跟母親用餐的李俊浩突然接到同事的電話,對方告知押解金濟赫的囚車已經過了前門,正準備進來。李俊浩著急忙慌的趕了過去,卻在半道被同事告知科長正讓他去參與突擊查房,李俊浩只得服從命令。金濟赫拿著監獄裡面要用的日用品坐在長椅上,到現在他還是無法置信自己從一個超級明星一夜之間怎麼變成了階下囚。 “法子”來到金濟赫旁邊坐下,因為他是這裡的“常客”,因此對這裡所有的流程,他都瞭如指掌。此時他正一一跟金濟赫解說,比如:監獄所有的東西都是綠色的,只因為綠色給人帶來平和的心態;衣服、錢包、手錶等物也要全部上繳,監獄會統一管理,而他們還要經歷監獄最後一道檢查項目,也是最慘無人道的一項檢查—肛門檢查。犯人只要脫了褲子蹲下去,自動攝像頭就會拍下照片了。當輪到金濟赫檢查時,檢查室裡湧進了以各種理由進來觀看的人。沒辦法,他們都是金濟赫的粉絲,對於偶像的任何瞬間他們都不想錯過,哪怕是“肛檢”。就在金濟赫感到難為情之際,獄警趙主任進來告知獄警們,五號樓出現了異常情況,眾人無奈只能馬上離開。而來到房間的金濟赫也遭受到了大家別樣的“歡迎”儀式—割手放血。從此他就算這個房間正式的一員了。在這里金濟赫見到了“房長”—名教授、海鷗、海鷗的嘍羅、老頭以及跟他一同進來的“法子”。監獄的生活讓金濟赫無所適從。吃飯期間,大家詢問“法子”這次為何會進來? “法子”稱因為自己的母親得了重病,急需錢治病,他無奈之下向儲蓄銀行借了錢,因為沒有還上,所以又進來了。律師來看金濟赫,金濟赫著急的詢問自己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出去?律師稱自己正在籌備抗訴,而且媒體的反應也很好。不出意外,一個月後他就可以離開了。面會時金濟赫見到了自己的母親以及前女友智孝,未免母親擔心,金濟赫謊稱自己吃的好、住的好、睡的好。可是在見到智孝時,他終於吐露了真實的心聲。智孝告訴金濟赫,他並沒有做錯什麼,所以不要整天垂頭喪氣的,他們都站在他這邊。智孝的話讓金濟赫感覺心裡一股暖流湧動,在這冰冷的囚籠裡,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心裡的溫暖。海鷗長期壓迫同監室的一個老者做事,這天他又要求老者打掃廁所,並在老人打掃時,故意在裡面尿尿。海鷗的形為刺激了金濟赫,他要求海鷗必須跟老人道歉。二人因此起了爭執,晚上當海鷗再次為難老人時,金濟赫揮拳打了海鷗後,自己也被趙主任帶走。趙主任將金濟赫帶到了機動巡邏房,並告知金濟赫,像他這種正準備打抗訴的人如果進了懲罰房的話,對他的抗訴是很不利的。所以他並不打算將金濟赫關進懲罰房,可是前提是金濟赫得支付他三千萬的感謝費。並拿出電話強迫金濟赫立刻撥打電話聯繫方便轉賬的人,金濟赫正在為難之際,李俊浩出現告知趙主任2023號房出現了狀況,趙主任只能先走了出去。而金濟赫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獄警竟然是自己年少時同門的師兄弟。二人闊別多年再次相見都無限感慨,而金濟赫提出希望能打個電話時,李俊浩思慮片刻後點頭答應了。第二天,趙主任發現金濟赫並沒有給他打錢,他氣急敗壞的將金濟赫關進了懲罰房。而海鷗剛洋洋得意的表示,犯了錯的人就應該關禁閉。其它的人也是一幅事不關已的態度,只有“法子”痛哭流涕,只有他知道金濟赫將這筆救自己的錢,拿來救了他的媽媽。


第2集
金濟赫的第二次庭審馬上就要開庭了,為此法子特意交代金濟赫開庭前不要喝海帶湯、更不要吃雞蛋。可是金濟赫並沒有往心裡去,他百無禁忌的喝了海帶湯、吃了雞蛋。放風時間趙主任利用職務之便,給犯人帶東西,以從中謀取暴利。李俊浩雖然看到了,可是奈何趙主任老奸巨猾的在攝像頭無法探視到的地方交易,他也沒有辦法舉證趙主任。放風時間結束,其它犯人都陸續準備回牢房。因為金濟赫律師給他爭取到了單獨的30分鐘運動時間,所以此刻看守正在幫金濟赫記著碼表,李俊浩過來接替了看守的工作。眼看時間已經到了三十分鐘,可是李俊浩卻故意重新調整了一下,碼表又重新計時。趙主任正在辦公室看他的股票,該死的!又跌了!看樣子最近得多搞點外塊才行了。對講機裡看守正在緊急呼叫,七號樓有緊急患者。趙主任不暇多想,走身奔向七號樓,比起外塊,正經的工作可不能懈怠。七號樓的五號牢房裡,海鷗的嘍羅-東浩正大口的喘著粗氣。可是趙主任卻站在門口表示,只給他們7個數的時間演戲。當數到3的時候,東浩從地下完好無損的爬了起來。大家對趙主任的眼力都感覺很欽佩。 “小雜”李世民因為海鷗威脅他必須弄到一把刀,於是頂替了同一個牢房準備去打掃辦公室的工作,並在打掃的時候,順走了辦公室裡面的一把水果刀。晚上牢房突然緊急查房,海鷗被關進了懲罰房。送餐時間到,“小雜”特意感謝了金濟赫的幫助,如果不是他告訴自己緊急查房的日子,自己可能還會受到海鷗的欺負,說不定還要替海鷗背黑鍋。七號樓的東浩又發病了,這次趙主任還是跟往常一樣。只給他七個數的時間演戲,可是這次東浩卻沒有站起來。感覺不對勁的趙主任背上東浩就往醫院跑去,大家都對趙主任改觀。晚上李俊浩碰到了從醫院回來疲憊的趙主任,因為對他的印象改變,李俊浩給趙主任買了咖啡。可是趙主任卻告訴俊浩,東浩一定不能死在自己當班的時候,不然自己就要去寫一堆報告。晚上,漆黑的房間裡。趙主任正在電腦上面忙碌的操作著,過了一會,趙主任給記者打去了電話,而電腦上面儼然寫著揭露金濟赫的真實面目。金濟赫的二審時間到了,大家都很期待。到了二審當天,金濟赫跟名教授一起去了法院,審判結果下來了,金濟赫還是維持原判,而名教授卻被無罪釋放了。獄警們都在小聲議論這個世界是否還有公道,大家都替金濟赫感到不滿。而從庭審回來,金濟赫卻像個沒事人一樣。趙主任晚上幸災樂禍的坐在辦公室裡,看著電視報導金濟赫維持原判的新聞。他感到很高興,終於報了仇了。大家雖然多有不滿,可是也無法拿趙主任怎麼樣。這時電視開始播放下一條新聞,電視上面出現了李俊石正在報導監獄裡面趙主任讓海鷗拿卡換煙的畫面,並且還記錄了趙主任如何誘導“法子”的母親向自己行賄。趙主任被帶走接受隔離調查了。智孝來看望金濟赫,她望著金濟赫哭成了淚人。金濟赫則稱這種結果自己早就猜到了,晚上回到家智孝裝成沒事人一樣安慰著金濟赫的母親跟妹妹。法會時間到了,金濟赫藉著唱聖歌的機會大聲吼出了自己的不滿! “小雜”還是沒能管住自己的嘴,他告訴了同一間牢房的人,他只所以會知道突擊檢查的時間,那是因為金濟赫在給獄警簽名時,看到了獄警的日曆上面記錄了時間。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立刻有好事者將此事告訴了正關在懲罰房裡的海鷗,而病好出院的東浩回到牢房的第一件事,就是緊緊掐住了金濟赫的脖子。


第3集
金濟赫從拘留所被調往了教導所,教導所分發給犯人溫水泡拉麵。這讓以金民哲為首的2號房犯人們感覺不滿,為了能吃到一碗熱騰騰的拉麵,他們謀劃砸開熱水器上的植勇。同一牢房高博士出來勸誡金民哲根據刑罰緩刑及收容者秋後管理的法規,教導所內使用溫水可能避免燒傷的危險。而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李周亨摀住了嘴,然後伴隨而來就是其它犯人對他的一頓暴揍,而金濟赫一直默默的看著自己的書籍。終於,他們還是在一個大雨磅礴的夜裡,通過犯人小指,砸開了熱水器的植勇,將水調到了最高。他們終於吃到了他們夢寐以求的熱騰騰的辛拉麵,而在值班的獄警在監控室悠閒的聽著歌睡著覺,對這發生的一切渾然不覺。李周亨發現金濟赫經常面見一個女孩子,他詢問金濟赫那個女孩子是否是他的女朋友。而金濟赫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可是他的思緒還是因為李周亨的話飄回到多年以前……所有的犯人最近都在木工廠趕活,金濟赫又一次把椅子安反了。班長無奈的表示,金濟赫還是去休息一下比較好。又來了新的木材,犯人們都在忙碌的搬運著。輪到高博士跟金濟赫搬時,高博士跟班長提出,金濟赫胳膊有傷,不能幹這種重活。班長略微思考了一下,還是答應了高博士的請求,金濟赫被分派去做輕鬆的雜活。而他們這一形為被另一犯人看在眼裡,因此對金濟赫心懷妒忌。木工廠晚上加班,大家都在討論這個加班費應該怎麼算?是直接打入收管金嗎?有犯人提出這裡加班壓根沒有加班費,所有的加班費早已被班長一人獨吞了。高博士覺得此事不公平,晚上回到牢房,高博士找齊資料準備上訴請願書,高博士在請願書上請求給予洗溫水澡的權利,還有木工廠加班的加班費。金濟赫跟高博士從木工廠加班回來,發現牢房來了一位新人。原來是跟金濟赫在拘留所一起待過的劉漢陽,他的瘋癲行為惹來了同牢房的人一頓揍。濟熙準備整理好智孝跟金濟赫的合照,給在監獄的哥哥送去。可是智孝卻告訴濟熙,她跟金濟赫早就已經分手了。獨自一人的智孝思緒飄回多年以前,智孝重感冒在身,可是還是記得打電話關心金濟赫是否順利晉級。金濟赫在下場時打電話給智孝,卻發現她的手機早已關機了。放心不下的金濟赫連夜給智孝送去了感冒藥,卻因此將帽子落在智孝的房間,還因為這個被教練訓斥。高博士的請願書被查閱了,班長因為剋扣犯人加班費的事情被狠狠訓斥了。而監獄長也同意給犯人每天洗一次溫水澡的權益,大家覺得這一切都要感謝高博士,因此大家都對高博士十分客氣。班長因為舉報的事情,誤以為是金濟赫做的,在一次工作完之後,他們單獨留下了金濟赫。就在他們準備對金濟赫下手時,卻被走進來的李俊浩阻止,李俊浩要求他們立刻回房,金濟赫也因此躲過一劫。金民哲非常想看《英雄本色》,他因此拿出自己的家底—漢堡做誘餌,承諾誰要是讓他看上《英雄本色》,漢堡就是誰的。李周亨跟姜哲鬥都信心滿滿的稱自己能搞定,姜哲鬥打算用火燒開電視下面的封條,只要封條掉了,他們自然可以用手直接調電視了。可是當他燒開封條時,卻發現電視的按鍵也被火焊接住了。李周亨請求面見監獄長,他在跟監獄長面見時身淚並用,順利的偷走了遙控器。而牢房里大家都席地而坐的看著電視裡演出的《英雄本色》,各自談著自己究竟是因為什麼罪行而進的監獄。


第4集
金濟赫的手臂已經麻痺了,他需要馬上接受治療,可獄警羅科長已為金濟赫保外就醫為要挾,要求金濟赫接受電視台的採訪。被金濟赫斷然拒絕以後,羅科長把金濟赫又調去了全監獄最吃力的木工廠。而班長也在巡視的時候要求,如果沒有按要求做完上面安排的活計,所有犯人都將不能吃飯。金濟赫因為手臂的問題,根本沒有辦法完成木工活,高博士搶過了金濟赫的活低頭替他乾了起來。其它犯人都出去吃飯了,班長單獨留下了金濟赫。他拿出木棍恐嚇金濟赫,卻不曾想金濟赫搶過他手裡的木棍自己往腦袋上面砸去。金注赫如願得到出外就醫的機會,可是卻在醫院意外知道自己的手臂已經失去了打棒球的能力,可是大家還在勸慰金濟赫,因為金濟赫在他們心裡,是努力不認輸的象徵。監獄裡籌備進行歌唱比賽,而不知何時謠言四起,有犯人稱如果誰拿到這次歌唱比賽的冠軍,誰就能獲得特赦,出去一天。這對常年不見天日的罪犯來說,無疑是個最好的獎勵。大家摩拳擦掌的都在籌備這次唱歌比賽。高博士的妻子來見高博士,告知他的女兒馬上就要進行手術了,但是女兒最大的願望就是見爸爸一面。為了能得到特赦機會,高博士十分刻苦練習唱歌。晚上李俊浩陪著受傷的金濟赫,李俊浩特別好奇當年究竟是他追求的智孝,還是智孝追求的金濟赫。金濟赫沉默片刻之後,笑著回答是智孝先提出的。智孝跟學長分手了,可是對方卻在跟她分手後,立刻就找到女朋友,這讓智孝很難過。她給金濟赫打去電話,大罵對方人渣。而金濟赫卻在心裡偷偷樂開了花,為了安慰智孝,金濟赫帶智孝去吃了辣味排骨。智孝卻在結賬時看到了老闆娘的帥兒子,從而把失戀的傷痛通通拋到了腦後,她一個勁的問老闆,自己是否有資格成為老闆的兒媳婦,金濟赫著急的拉走了智孝。因為金濟赫不同意參加採訪,所長正在頭痛不已時,羅科長給所長提出主意,可以安排國企貪污的科長接受采訪。歌唱比賽開始了,犯人都在台上賣力的表演。有評委提出將歌唱比賽的第一名頒發給高博士,但有人提出異議,覺得高博士雖然情感發揮的很好,但是歌唱方面略顯不足。羅科長出來力排眾議,將歌唱比賽的第一名給了高博士。高博士高興的詢問羅科長,自己是否可以出去外面一天,羅科長卻驚訝的表示,根本沒有這項福利。羅科長希望高博士能去參加採訪,卻沒有想到被高博士斷然拒絕。羅科長以馬上就要重新分配犯人等級為要挾,高博士無奈只能答應。高博士在去的路上碰到了從外就醫回來的金濟赫,金濟赫稱自己去接受采訪,本來這個採訪就是為他安排的。就在記者焦急的等待的時候,卻發現推門進來的是金濟赫,大家都大呼這是驚喜。金濟赫坐在攝像機前,告訴大家,他打算退離棒球隊。第二天金濟赫要退離棒球隊的消息便席捲了全國,大家都為金濟赫的退出而感到悲傷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