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卞赫ㄉ愛情(13-16集完結)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戶外
卞赫ㄉ愛情(13-16集完結)



集數
播出日期
AGB 收視率
排行
TNmS 全國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所有節目
戲劇節目
1
2017/10/14
2.501%
2.698%
1
2.2%
2
2017/10/15
3.533%
3.485%
2
2
4.0%
3
2017/10/21
2.762%
2.970%
3.2%
4
2017/10/22
3.796%
3.683%
3.4%
5
2017/10/28
3.032%
2.736%
2.3%
6
2017/10/29
3.676%
3.466%
2.8%
7
2017/11/04
2.792%
2.724%
3
8
2017/11/05
2.494%
2.274%
9
2017/11/11
2.792%
2.637%
2
2.3%
10
2017/11/12
2.637%
2.692%
3
2.0%
11
2017/11/18
2.690%
2.547%
1
1.8%
12
2017/11/19
2.854%
2.971%
2
2
2.4%
13
2017/11/25
2.729%
2.382%
1
2.0%
14
2017/11/26
2.568%
2.670%
2
1.8%
15
2017/12/02
2.418%
2.263%
3
1.6%
16
2017/12/03
3.306%
3.257%
2
2
2.1%


第13集





第14集







第15集





第16集




卞赫的愛情


卞赫的愛情 OST
Part 1 千丹菲-奇怪的戀愛關係Part 2 Younha - LOVE UPart 3 多源-Go Ready Go
Part 4 具大星-Sing My SongPart 5 然太-隨心所欲


[分集劇情]

第13集
卞強秀讓卞赫對抗來爭取勝利,而薛基煥則提醒權帝勳,如果想長久留在公司,便不要去管太多按照吩咐做事就好。卞赫和權帝勳各自從辦公室出來,看到了彼此之後,便不自覺地註視對方,想把苦惱說出來又不知道如何說,直到白准出現才打斷了他們兩人的對視。白準因為卞夫人的話,突然認為自己應該去想清楚,究竟自己想要做怎樣的人,所以她辭去了清潔工的工作。卞赫和權帝勳聽到白準的決定之後,忍不住為了白準的前途,兩人再次爭吵了起來,白準於是給他們一個大擁抱,就直接離開了。白準放棄了清潔工的工作,突然化濃妝打扮了自己,而且還穿上了超短裙準備去上班,正好被卞赫和權帝勳看到了。卞赫和權帝勳驚訝白準的裝扮,更驚訝她以前所未有的裝扮去上班,還打車到上班地點,讓他們實在受不了這個好奇心,只能偷偷跟著白準前去。白準去了酒店,還跟一名男子上了酒店房間,讓權帝勳和卞赫實在不放心,於是也跟著上樓,急敲門進了酒店房間,這才知道誤會了白準。白準到酒店房間,是給小朋友書媛過生日,並給他們表演節目,而權帝勳和卞赫則打攪了白準的工作,讓他們都覺得自己的行為尷尬極了。白準因為自己高額兼職被破壞,又被權帝勳和卞赫將她的打扮與性關係掛鉤,讓她非常生氣所以將他們兩人都給大罵了一頓。白準因為權帝勳多管閒事,忍不住問起權帝勳有喜歡的人的事情,想知道他是不是在談辦公室戀情。卞赫一聽辦公室戀情,馬上把他能想到的人都說了出來,權帝勳聽了非常煩便指責卞赫,聲稱自己不是卞赫,不會一心動就表白, 一定會等到確定能守護一生了才表白。卞夫人一早來找卞赫,想跟卞赫一起吃早餐,可沒想到卞赫一早就出去找李泰京了解BS公司的情況。卞夫人正為沒有見到卞赫失望之時,白媽媽帶了小菜來給白準,便邀請卞夫人和權帝勳一起到樓上去吃飯。白媽媽看著權帝勳吃飯,忍不住直誇權帝勳,絲毫沒有在意卞夫人在場,讓白準很是尷尬。權帝勳離開之後,卞夫人便讓白媽媽談一談卞赫,白媽媽馬上說卞赫是蹭住的,讓卞夫人很不高興。權帝勳被卞宇成叫走處理他的事情,正好卞赫回來遇見了,便阻止權帝勳去見卞宇成,自己去了酒店。卞赫看到卞宇成是為了讓權帝勳來處理他玩過的女人的事情,生氣地指責了卞宇成,並表示權帝勳是通過實力考進公司的,不是為卞宇成處理這些私事的。卞宇成聽到卞赫的話,氣得想打卞赫,沒想到卞赫卻直接還手了,還警告卞宇成,說明他越來越像卞強秀了。卞赫離開之後,卞宇成教訓了權帝勳,罵權帝勳是廢物,讓權帝勳最好為了他父親的處境考慮,好好做好自己的事情。白媽媽知道卞赫是卞強秀的兒子,堅決反對白準再與卞赫做朋友,還想讓白準搬走。離開的時候,白媽媽正好碰到了卞赫回來,便讓卞赫不要以朋友的名義,圍在白準的身邊,讓白準心軟想要幫他。權帝勳猶豫著要離開強秀集團,正好看到了權父一個人喝酒,他便跟權父一起喝一杯,讓權父也跟他一起離開強秀集團,可權父不肯答應。權父認為權帝勳是為了自己替卞家人頂罪的事情,對卞家懷恨在心對卞赫很討厭,所以他把當年的事情不是卞赫所為的事情告訴權帝勳,讓權帝勳知道造成他頂罪坐牢的人不是卞赫而是卞宇成。權帝勳沒有想到,自己討厭了11年的卞赫,並不是害自己父親的人,一回家就去質問卞赫,為何要瞞著自己。卞赫表示,他是因為心懷愧疚,覺得卞家對權家有愧,所以才沒有臉說出真相,而他一直當權帝勳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權帝勳聽了卞赫的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自責似地坐在一邊掉眼淚。張哲珉幾次三番發現韓室長在他們公寓附近逗留,覺得他一定有問題,這天晚上他又看到了韓室長,所以不動聲色回了房間,等韓室長準備動手之際,他再出來看韓室長的圖謀。韓室長闖進了權帝勳的家裡,偷走了權帝勳存有強秀集團遊說清單的電腦,正好在離開的時候驚動了權帝勳。權帝勳與韓室長動手之時,卞赫開了燈,這才認出韓室長是閔相浩的人,可韓室長卻不顧他們阻攔執意要逃。張哲珉在樓下等著韓室長,打算將韓室長給逮捕了,可沒想到卻被韓室長給打傷了,權帝勳只好攔著不讓張哲珉去追韓室長。卞宇成拿到了權帝勳的電腦,看到了他電腦裡的資料,馬上打電話想質問權帝勳要做什麼,沒想到權帝勳直接將電話給掛了。權帝勳掛完電話後,跟卞赫商量著,要一起對付卞宇成。


第14集
白準準備去權帝勳家詢問今晚的事,就在門口偷聽到卞赫和權帝勳兩人的商量。卞赫隱瞞了要對抗父親和大哥的真相,謊稱是在討論滑雪。白準完全不信,她問假期是什麼時候,權帝勳將錯就錯說就是明天,他邀請白準明天一起去滑雪。白準滿懷疑問地回了自己家,河燕姬因為害怕就去她家和她一起睡。白準問她張哲珉現在如何了,河燕姬支支吾吾透露,張哲珉總是對她說些曖昧的話語,這讓她有點迷惑。白準想到明天的計劃,便邀請河燕姬也一起去,河燕姬興奮地要求加上張哲珉。權帝勳睡不著,他去找了張哲珉,卞赫偷偷跟著,他在門外偷聽到權帝勳說筆記本內要交給警察的資料他還有備份,而且他要求警方保護好卞赫。最後,權帝勳懇請張哲珉把明天的計劃延遲具體的時間,因為他約了朋友,也許以後有很長一段日子再見不到他們了。張哲珉點頭應允,卞赫卻擔心不已,他害怕權帝勳會因為自己遭受傷害,便直接去找了薛專務。卞赫懇請薛專務告訴他權帝勳現在所做的是什麼,薛專務不想讓他知曉,因為他決定自己去改變這件事。卞赫再三懇求,也表露出自己對抗卞強秀的決心,薛專務最終把實情告訴了他。第二日,張哲珉向上級金檢察官申請今天的計劃時間延遲,而且他說現在要去保護權帝勳。金檢在計劃沒有變動的情況下答應了,隨後,張哲珉告辭,卻在門口遇到了黃檢。二人互相都不認識,但張哲珉很明顯感受到了黃檢的奇怪。張哲珉躲在門外偷聽黃檢和金檢的對話,就連黃檢和卞宇成的通話也聽的一清二楚。卞宇成找權帝勳發現他請假了,他氣急敗壞地讓閔代表找人跟踪他。權帝勳帶著白準、卞赫、河燕姬和張哲珉一同去攀岩、遊樂場、KTV。卞赫對這三個地方都表現出不屑的神情,可他發現白準非常喜歡這種安排。當他在KTV看白準唱歌時,卻突然發現權帝勳也同樣在註視著白準,而且那種神情是只有在喜歡一個人時才會露出的。卞赫回想起很多權帝勳所說的關於自己對感情的看法,再看到他面對白準才露出的笑容,他頓悟,原來權帝勳喜歡很多年的人就是白準。卞赫突然覺得心酸,他最親愛的好朋友隱瞞了自己的感情那麼多年,從未說出口,卻只是默默待在白準身邊。卞赫下定了決心,要給權帝勳和白準一個機會。唱完歌,卞赫假裝肚子痛要上廁所,他讓白準乘坐權帝勳的車先走。權帝勳開車走後,卞赫卻突然說自己好了,然後他給河燕姬和張哲珉開車。最低時速80邁,卞赫硬生生開著60邁的速度,張哲珉猜到他是在幫權帝勳。就在此時,他們車後出現一輛跟踪車輛,卞赫示意張哲珉保護好河燕姬,而後以s型路線堵住那輛車。把人逼停後,那人直接交代自己是受卞宇成的指示跟踪的,卞赫奪了他的車就開去找他大哥。與此同時,權帝勳和白準已經到了天文館,白準興高采烈地用望遠鏡望向那令她痴迷的太空,言語中滿懷來的太遲了的可惜。權帝勳問她有沒有後悔的時刻,而後自言自語地說他其實從大學時白準向他告白,但自己沒有好好回答就後悔了。白準聽懂了他喜歡自己的意思,彷彿多年前的告白在今天才畫上圓滿的句號,白準感動落淚,權帝勳給了白準一個緊緊的擁抱後單獨離開,他給張哲珉發短信說他已經開始行動了,讓張哲珉照顧好白準。權帝勳在路上被前後左右共四輛車逼停,那四輛車上下來十幾個彪形大漢,權帝勳被他們帶走,失去了聯繫。打不通權帝勳的電話,張哲珉便通知了卞赫,白準焦急中摸到了自己口袋裡的U盤。她突然想起,這是權帝勳在給她擁抱時放進她口袋裡的。卞赫那時已經到了公司,卞宇成正帶著人要離開。兩兄弟正面相遇,卞赫逼問他權帝勳在哪裡,卞宇成冷漠告訴他,權帝勳現在要做的是對公司不利的事,如果卞赫也要這麼做,那就是背叛父親背叛親哥。卞赫擔心權帝勳,他大吼著要求卞宇成把權帝勳放回來,卞宇成沒有理睬他,在眾人的擁護下離開了公司。閔代表毒打權帝勳並問他源文件在哪,權帝勳死守著秘密沒有說出口。黃檢見權帝勳時對他飛蛾撲火不惜一切也要毀掉強秀的行為面露不屑,權帝勳用被打得僅剩一隻能睜開的眼盯著黃檢,一字一句地告訴他:現在能動搖強秀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卞赫回家時,白準等在權帝勳家門口,她把U盤交給卞赫。卞赫看完內容後就得知,權帝勳已經被檢察機關以貪污受賄罪帶走了。檢察院來人收拾權帝勳的文件時,金基燮趕緊通知了白準。權叔叔得知自己兒子被帶走後,久未露出害怕神情的他竟也被嚇的不知所措。卞赫此時唯有去找薛專務,薛專務拿出三大袋文件給他,這些都是權帝勳此前給他的。他說卞赫可以用這些文件做兩件事,一是拿去給檢察院,便能繼續權帝勳未做完的事;二是立刻拿去威脅卞強秀,那麼權帝勳必定會立刻被放出來。卞赫仔細想著,到底權帝勳會希望他能選擇哪一件。他抱緊文件,走出了薛專務的辦公室。白準一路跑來公司,她焦急詢問卞赫現在要如何做,卞赫報之以溫柔一笑並告訴她,他現在要走一條能避免所有人受傷害的路,白準只需好好相信他就可以了。


第15集
白準看了權帝勳給她的ü盤,突然明白了權帝勳所說的話,得知權帝勳一直一個人在強秀集團鬥爭。白準知道權帝勳的想法之後,便去強秀集團找卞赫,質問權帝勳的事情,而卞赫則讓白準只要相信他就好了。卞赫剛轉身離開,就看到權父緊張地進了卞強秀的辦公室,讓他的心非常的疼。權父為了救權帝勳,一進門就跪求卞強秀和卞宇成,求他們救一救權帝勳。卞宇成不僅不答應幫忙,還因為權父的苦苦哀求,警告權父離開,否則就殺了權帝勳。權父被趕出辦公室,見到卞赫站在門口,他馬上又去向卞赫下跪,求卞赫救權帝勳。卞赫把權父扶起來,說明他本來就是為了救權帝勳而來的,讓權父放心,然後他便進辦公室談判。權帝勳拿著薛基煥給他的信封,去求卞強秀放過權帝勳,而卞宇成則在一旁一直示意卞強秀絕不能答應卞赫。卞赫保證,他是不會背叛卞強秀的,讓卞強秀做一回大人大量,放過權帝勳一次。卞強秀接受了卞赫的要求,在卞赫離開之後,指責卞宇成忙著對付權帝勳,卻讓卞赫把局勢扭轉了,然後讓卞宇成通知黃檢察官,放過權帝勳,自己則去找薛基煥。薛基煥將BS的秘密資金賬戶的資料給卞赫之時,就做好了隨進離開的準備,等卞強秀來的時候,他便直接收拾東西,說明這是他輔佐卞強秀的方法,然後直接離開。白準知道卞赫救權帝勳的資料是薛基煥給的,特意跟離開的薛基煥談了一下,問薛基煥原因,薛基煥於是告訴白準,那些資料並不能證明什麼,留在他的手上並沒有什麼用處,反而到卞赫的手上,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權帝勳離開檢察院之後,得知救他出來的是卞赫,他馬上就去找卞赫質問,怪責卞赫沒有將事情做下去,反而為了救他把證據都交了出去。卞赫說明他不能讓權帝勳因為貪污罪毀了整個人生,可權帝勳卻沒有接受他的解釋,跟卞赫大打一場,直到白準出現才讓他們分開。白準追上離開的權帝勳,讓權帝勳相信卞赫,她認為卞赫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一定能解決問題。卞赫和權帝勳在打架的時候,兩人約定好開始演戲,卞赫開始重新倒向,成為了卞強秀的貼心兒子,站在了卞強秀那一邊,而權帝勳則表現出與卞赫斷絕友情的樣子。權帝勳重回公司上班,表現出對卞赫一臉厭惡的樣子,而卞赫則在卞強秀的祝賀下,接替了薛基煥的職位,把整個企劃室裡的人都搞得一頭霧水。權帝勳故意在公司叫囂卞赫,然後被卞赫叫去辦公室,表面上兩人又在打架,而實際上則在談下一步計劃。卞夫人因為卞赫得到卞強秀的表揚,又被卞強秀升職,開心地買了一切所需去看白準,感謝白準讓卞赫進步,而白媽媽則還是一如既往地生氣,跟卞夫人一直抬摃吵架,讓白準夾在中間很為難。白準從卞夫人那裡知道卞赫升職的事情,特意把李泰京他們找出來,想要讓他們幫忙,讓卞赫與權帝勳和好。白準很著急要幫卞赫他們和好,李泰京只好把他們兩人沒有吵架的事情,告訴給白準知道。白準知道卞赫和權帝勳沒有吵架,便先後去質問他們兩人,結果兩人都絕決地告訴白準,他們已經絕交了。卞赫因為欺騙了白準,心裡特別的難過,他只能用自己肩上的大任,讓自己艱難地挺過去。卞強秀外出打高爾夫的機會,卞赫和權帝勳在公司展開了他們的計劃,白準不知道他們究竟在搞什麼,便一個人偷偷跟去了公司。金叔特意去卞強秀的辦公室,把卞赫和權帝勳在天台打架的事情告訴他們,想讓他們通知卞強秀,正好卞強秀不在公司,金叔便順利地將他們騙上了天台勸,然後將天台門給鎖上了。卞赫在卞強秀辦公室裡偷資料,試了很多密碼都沒有用,權帝勳於是讓卞赫試一下他自己的生日。卞赫覺得卞強秀不可能用他的生日當密碼,可沒想到試了之後真的打開了保險櫃,而且保險櫃裡的資料還特別的多,讓他們根本無從找起,這時白準闖了進來,加入他們的行列。卞強秀回了公司,把卞赫安插在公司內部的所有眼線都給控制了起來,讓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通知在盜資料的卞赫他們。卞強秀一開門,便給了卞赫一個耳光,然後讓秘書確認他的買賣合約是否安全,可他沒有想到卞赫竟在他拿到合同之時,推開了他搶走了合同逃跑。卞宇成派人在公司圍堵卞赫他們,安女士他們則結合了所有清潔工,替卞赫他們解圍逃脫。公司的大門被保安給封死了,卞赫於是把合同拿出來,分給權帝勳和白準,然後他拿著文件袋引卞強秀的注意。卞赫被卞強秀抓住了,他還想勸說卞強秀回頭,可卞強秀卻生氣地表示,卞赫不再是自己的兒子。就在卞赫和權帝勳抓走之時,張哲珉突然出現,給卞赫他們安了一個罪名,將他們給當場逮捕帶走了。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