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The Package(5-8集)

image
The Package(5-8集)



第5集
金景宰的人生也可謂充滿了艱辛,高中畢業好不容易進了一個大學,大學畢業找工作卻處處受阻。此前,他經朋友介紹差點誤入傳銷組織,也就是在那裡,遇到了同樣受朋友騙而去那裡的韓素拉。金景宰帶著韓素拉逃離組織,兩人在患難中見證了真情。度過了甜蜜的戀愛前半期,金景宰忙於成就一番事業,所以自己創業要拉投資,學長曾告訴他旅行過程中會拿到投資,可這幾天的旅行裡,投資卻沒有拿到。他整天忙於電話沒能顧及韓素拉,因而兩人之間的感情出現了裂縫。金景宰和韓素拉吵完架後買了禮物回去道歉,韓素拉一臉不高興。但其實,韓素拉不知道的是,金景宰如此執著於投資是因為他本打算在拿到投資的旅行期間向交往了七年的韓素拉求婚的。金景宰向韓素拉解釋電話是學長打來的,只要拿到投資以後就不會受罪了,韓素拉絲毫不理解,直說已經聽膩了,金景宰失望離開房間。
尹素素埋怨山馬陸在僅有的三天旅行裡惹出這麼多讓她難堪的事,更重要的是,尹素素難以相信,山馬陸竟然是她命運中的另一半。山馬陸以為尹素素是受了市長的責備才有這樣的反應,於是他決定去找市長,尹素素看他找不到路,就帶著他一同前去。兩人去了一家酒店喝酒,山馬陸向她講述自己和女友之間的矛盾,也透露了他是因為抓到了公司的犯罪事實才跑出來旅行的,可惜的是女朋友沒有按時出現,而且還埋怨他放棄了未來。尹素素讚揚他的大無畏精神,同時傳達自己的想法就是,不應該一味地為公司工作,因為是人養活公司,而不是公司養活人,所以出來旅行遊玩往往是有必要的。這與吳藝菲的想法大相徑庭,山馬陸很高興尹素素能理解他。
 喝完酒後,兩人又一次路過聖米迦勒天使雕像前的教堂,尹素素像嘲諷過去的自己般講述了和前男友的故事。山馬陸勸誡尹素素不要像坐旋轉木馬一樣停在始點,因為人總要向前看,痛苦的往昔終究要過去,而她,一定會遇到命運的男人,到時候,應該責怪是那個男人來的太晚了。山馬陸的話語像春風一樣吹拂到尹素素耳中,她感動萬分,情不自禁地親了這個天使腳下的命中註定的男人。短暫的親吻結束,山馬陸雖然心裡給這個吻的定義是“寂寞久了,女人就會失誤”,但他隨後也很不清醒地主動吻上了尹素素。尹素素無意中用酒瓶砸到山馬陸,兩人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而變得清醒了,尹素素逃一般離開教堂。
金景宰出去遇到了同樣受氣而離開房間的鄭言成和大叔,三個男人仿佛失去控制一樣開懷暢飲直至淩晨,而他們的隨行女伴則都不約而同地失眠了。如此狀況的也包括覺得今天衝動了的尹素素和山馬陸,兩人都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天明集合,山馬陸準備乘車去機場離開法國,大叔自從知道他是在製藥公司後就主動攀談起來,大叔懇請山馬陸回國好好找一下抗癌藥物,還約定回國後聯繫山馬陸。
吳藝菲和科長吃飯時透露山馬陸今天回韓國,科長卻滿懷信心地打賭他今天不會成行。就在科長詢問吳藝菲翻找山馬陸家裡是否發現資料時,吳藝菲突然記起來,山馬陸還有一個舊電腦沒有翻找。她趕緊去山馬陸家查找,她登錄帳號時山馬陸的手機收到了遠端登入的提醒,山馬陸猜到是吳藝菲所為,便立刻打電話給她。不過因為山馬陸使用了把檔藏在照片中的技術,他似乎是警告般地讓她好好考慮一旦刪除,這即將意味著什麼。吳藝菲沒有絲毫猶豫開始翻找,當她看到自己和山馬陸的合照時,她果斷使用了技術解鎖了照片中所含的檔,果然,裡面的檔是科長心心念念的《世界製藥違法新藥實驗報告書》。山馬陸遠端監測到吳藝菲刪除了那份報告,自然而然,也就是刪除了兩人親密的合照,很顯然,這也意味著兩人不會再有共同的未來了。想到這裡,山馬陸讓司機調頭返回。
 尹素素使用市長給予的權利帶著旅行社眾人去往聖米迦勒天使雕像前,眾人站在天使腳下都非常興奮。大叔大嬸率先上去,其餘人依次等待攀爬。尹素素的弟弟在貞操帶前看到了山馬陸的照片,他焦急詢問一旁的員警是否見過這人,員警告訴他此人在天使雕像那裡。他迫不及待跑去找人,可因為沒有許可,員警沒有放行。山馬陸趕到了天使雕塑前,尹素素很欣喜他沒有離開這裡。兩人要離開門口時,尹素素弟弟恰好逮到了他倆,山馬陸上前攔人時被尹素素弟弟一拳擋回。山馬陸看著眼前這男人一步步走向尹素素,尹素素又抱著他哭泣,山馬陸以為他是尹素素的前男友,他便落寞離開。
韓素拉思考了她和金景宰繼續在一起的理由,可她始終只能把這段感情定義為“不是因為愛而在一起,而是因為害怕分手才在一起”,她最終向金景宰提出了分手。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第6集
分手之後,韓素拉抬頭望天,希望能在這個悲傷的時刻下雨,可甜蜜的過往卻在腦海中一點點襲來。畢業于普通大學的她入職一個700人的大型公司,拿著普通的工資,有幸在危難時刻遇見待她好的金景宰。可是這樣一天天交往下去,情侶中的爭吵和矛盾頻現,痛苦在兩人中產生,加之此前說要在她回國後就會告白的組長,分手已成必然。
金景宰對韓素拉緊追不捨,他苦苦哀求說只要三天他就能拿到投資了,韓素拉絲毫沒有回應。金景宰最終問她是不是有別的男人了,韓素拉本還帶著內疚,可現在,卻著實被刺痛了,她頭也不回地離開。這時,金泰英組長的短信來了,他首先恭喜韓素拉的設計案通過,又約定回國後請她吃飯,韓素拉猶豫著連感謝都不知如何說出口。一會兒,她終是回了感謝,可心裡卻因為剛結束一段七年的感情而雜亂不已。
尹素素弟弟名叫尹秀秀,他拉著平復好心情的姐姐就要去機場,尹素素看向已只剩背影的孤獨的山馬陸,她不顧弟弟的阻攔要留下,兩人就此僵持著。山馬陸聽到兩人的爭執又轉身回來,他把尹秀秀打倒在地,尹素素一時氣急說了維護弟弟卻傷害了山馬陸的話,山馬陸難堪離開此地。
 尹素素追問自她離開後的家中情形,尹秀秀略帶好笑地告訴她,自那以後,爸爸還“埋怨”她離開沒有帶太多錢,擔心她的安危。而媽媽雖然每天對著家人罵姐姐,卻每天都在希望著她能回來。尹秀秀抓住這個機會仍舊勸她趕緊回國,尹素素還是沒能答應。
山馬陸接到吳藝菲的電話,她說自己現在在法國的蒙馬特高地,山馬陸沒有驚訝,甚至連高興都沒有。吳藝菲自顧自地說著高興,山馬陸不無冷漠地問她還記得今天刪掉了照片麼,刪掉那張照片,我們之間就已經結束了。最後,山馬陸以自己尚在休假,不回公司的理由掛了電話。他脫下鞋子,以一向自信高興的笑容拍下了一張自拍,可誰都能看出,那笑容裡,分明有些疲憊和難過。
尹素素把時間拖到了沒有航班,她要求弟弟今晚留下,而且要給山馬陸道歉。尹秀秀以為自己道歉就能換來姐姐跟他回國,便允諾了。尹素素著急出去找山馬陸,她給山馬陸打電話才得知這人已經進入了此前她嚴重警告不能踏入的危險島嶼。那島嶼只能在退潮前進入,但是如果沒有專業導遊帶著,很有可能會因為踩到坑而陷進去。都怪山馬陸沒有在旅行過程裡聽話,尹素素慌亂起來,怕他出事,她只能趕緊去島嶼。尹秀秀突然發現姐姐不見了,於是趕緊聯繫老闆問他要姐姐的聯繫方式,老闆至今仍懷疑尹秀秀是否找到了尹素素,所以沒有把聯繫方式告訴他,尹秀秀唯有自己尋找。
好不容易找到人,老闆就給尹素素打電話問她是否有事,尹素素埋怨老闆讓她接這個總是有人闖禍的團,一旁的山馬陸不禁自責起來。尹素素掛了電話就帶著山馬陸往外跑去,可還是遲了一步,大海漲潮了,兩人終究是被困島嶼。山馬陸得知要明早退潮才能離開這裡後也驚慌了,他略開玩笑地問這裡是否有宿舍和洗手間,尹素素想著今晚要在這裡呆上難熬的一夜,她強忍住火氣沒有發洩。
 這一夜,大叔大嬸相處甚好,鄭言成和小三也很愉悅,唯有還處於尷尬的尚未斷清楚的金景宰和韓素拉徹夜難眠。金景宰抓著最後機會解釋說最近的電話真的是為了投資,是為了兩人美好的未來。韓素拉受夠了金景宰長掛在嘴邊的“等以後……”的未來設想,她穿上衣服帶著包離開房間,又一次逃避金景宰無時無刻的追問,並且說“等以後再談兩人的事。”
而另一邊的韓國,科長則向吳藝菲三令五申,既然確認檔被刪除,山馬陸這人在公司就是被徹底辭退了。
夜還很漫長,山馬陸問起尹素素老公還好麼,尹素素知道他誤會了,於是解釋那個追著自己的男人是她親弟弟。山馬陸得知兩人的關係,心裡的難受突然都柳暗花明,只剩開心了。把自己的外套給尹素素披上後,山馬陸厚臉皮地靠近尹素素說是取暖,兩人牢牢抓住這次彼此靠近的機會,深情擁吻。
韓素拉這一走就走到了淩晨,她靜靜回想組長送她回家當晚說會追求她而她隨後便拒絕的情景,那時,終究還是因為深愛著金景宰,可是此刻,倒真應了組長的那句“回來以後再做決定也許就不一樣了。”
來源1  來源2





第7集
尹素素和山馬陸終於在早上成功地回來了,他們一致決定去看日出,兩人牽手同行,享受美好的日光,心情大好。
大嬸和韓素拉相遇在高地,兩人也同樣是為了等待看日出,大嬸請求韓素拉幫她拍照,韓素拉欣然同意。大嬸因為病情的緣故拍照不太自然,韓素拉主動給她講解該如何拍照,兩人有說有笑,打破了以前的冷漠關係。她們離開後遇見了從對面而來的山馬陸和尹素素,山馬陸為了防止別人看出他和尹素素的關係,他立刻就轉換成遊客的角色說自己申請了早上的導遊陪同,遊客只需繳納30歐元就可以。韓素拉和大嬸都已看出二人之間的貓膩,尤其是在尹素素不自然地離開時,韓素拉觀察到她的後背粘上了和山馬陸後背一樣的蛛網。韓素拉和大嬸看笑話般提醒兩人,山馬陸和尹素素更加尷尬。因為旅遊期間旅行社明令禁止導遊和遊客有親密關係,尹素素便私下責令山馬陸不要在大家面前表現的過於親近。用餐時山馬陸給尹素素送餐,所有人都發覺兩人之間非同尋常的關係,不過都故意表現的很正常。
尹秀秀找了尹素素一整晚,終於在大巴車即將離開聖米迦勒時找到了人,他氣憤地沖過去困住山馬陸,大吼問二人昨天一整晚去了哪裡。遊客們的八卦心理作祟,都眼巴巴看著尹秀秀和山馬陸。尹素素勒令弟弟上車,然後給眾人介紹尹秀秀。
下一個目的地是聖馬婁,旅程過半,大家經過這麼多時間的相處,都打開心扉愉快相處,韓素拉興奮地像個小孩子一樣和大嬸說話,大叔則盛情邀請金景宰回國後去他們家餐廳吃飯。
尹素素一人乘坐旋轉木馬,山馬陸偷偷從觀光小火車上去尋她,他邀請尹素素一起夜間旅遊或者直接約會,但是就在這時,尹秀秀追著山馬陸到了這裡。尹秀秀不同意尹素素和一個只是來法國旅遊而且隨時可能離去因而再次傷害姐姐的人談戀愛,尹素素把他拉到一旁勸誡。尹秀秀無意中透露出自己曾因為在即將要和初戀女友多麗結婚前的音樂會上打了尹素素的前男友而進了監獄,尹素素既心疼弟弟又埋怨自己。尹秀秀苦口婆心地告訴她,多麗的媽媽還給他一筆經費讓他來法國把姐姐帶回去,而後他就可以回家並在來年春季與多麗完婚。他寬慰尹素素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討厭姐姐,唯有一個人那就是她自己。尹素素聽完感動更甚,她拉著弟弟去給他買結婚用的新西裝。山馬陸一路追隨,他很開心看到姐弟倆之間的愉快氛圍。
自由購物期間,金景宰給韓素拉買了好多衣物和吃的,韓素拉心疼他沒拿到投資還花那麼多錢,最終兩人握手言和,解除了分手的煩惱。
臨近離開聖馬婁,尹素素給大家發放了明信片,寓意是在它們三四周後被寄到韓國,可以讓眾人回憶起這次快要被忘掉的旅行。一對對的情侶想著三四周後,想著最想給那個人寫的話,都自動遠離身邊人獨自開寫。
明信片收上來後,尹素素讓尹秀秀送去離那裡很遠的郵局,然後她立刻讓司機發動了大巴。尹秀秀回到原地發現大巴車沒了,姐姐給他發了短信。尹素素告訴他他的行李已經被打包在服務站,包內留下了一封明信片,明信片上尹素素通知弟弟自己下一程是哪裡,而之後又會去德國,巴黎等地。她向弟弟道歉,因為她現在還沒有原諒自己,所以希望弟弟能先回去,等她原諒了自己再回國。尹秀秀看著姐姐給他的零花錢,傷心地坐在大馬路上。但是他並沒有立刻離開法國,反而又回到旅行社找老闆借宿一宿。
而此刻遙遠的韓國正是夜晚,科長讓吳藝菲簽署違法確認事實確認書,上面書寫了山馬陸私自盜取公司機密的資訊,吳藝菲為山馬陸據理力爭,可科長說如果她拒絕簽署,那山馬陸即將被公司起訴14億的賠償。吳藝菲斟酌良久,終究是簽署了確認書。
又是夜晚,尹素素和山馬陸單獨約會,他送了一雙鞋子給尹素素,異國街頭,兩人默默看著對方眼裡的自己,愛意濃濃。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第8集
尹素素接到酒店強制要求大叔大嬸退房的電話,因為大叔在房間用酒店熱水壺為妻子做泡菜湯,那味道引起了酒店其他住客的不滿,所以他們被投訴了。酒店要求大叔大嬸賠償150萬韓幣,大叔大嬸這才急了。山馬陸意識到大叔是因為大嬸的病情才做飯給她吃的,因為此前大叔曾向他請教治療癌症的藥物。山馬陸把大叔大嬸叫走,自己和尹素素留在那裡向酒店管理人員求情,山馬陸直接和管理人員說那位大嬸患了癌症,這是她最後一次旅行,而她最希望來的地方就是法國。管理人員設身處地地想了一下大叔大嬸的處境,最終感動于大叔對大嬸的真摯愛意,他同意兩人在這裡繼續居住,也不再要求賠償,還善意地為大嬸送上了紅酒作為禮物。尹素素為山馬陸翻譯時越發對山馬陸改觀,她深刻意識到山馬陸是一個好人。
旅程繼續,金景宰想在異國他鄉和韓素拉來一次浪漫,但由於韓素拉說自己月經痛,金景宰就關切地為她買止痛藥和巧克力,韓素拉非常感動;鄭言成則因為長時間和別人聊天惹惱了他的情人,兩人一時間為同意來這裡旅行的理由而爭執;山馬陸送尹素素回她的租房,尹素素上樓後,山馬陸要求一同居住,尹素素既感動又驚喜。
尹秀秀第二日的航班要到了,他衷心請求旅行社社長一定勸姐姐回家,社長寬慰他說人無論去哪裡,最終都會回家的。尹秀秀感受到社長的好意,他非常感謝社長一直以來的照顧,還由衷說如果以後遇到,一定認他做大哥。
凱薩琳聖堂,大叔大嬸很感謝尹素素這些天的照顧,他們主動提議遊客們一起交三萬韓幣給尹素素做小費,眾人都很贊同。大叔把錢交給尹素素後,尹素素倍感榮幸。
自由活動期間,大嬸留在聖堂為自己的生命祈禱,大叔嘴上說不好,行動上還是留下來一起為妻子祈禱;鄭言成的情人相當導演,她找了一處地方為鄭言成拍攝錄影片,兩人想法不同,總是有爭執,但情人還是為鄭言成拍攝了說我愛你的錄影;金景宰和韓素拉一如既往地街頭購物,兩人之間從那次分手風波過後,感情更加和睦;而尹素素則帶著山馬陸去見她在法國交到的男性朋友迪迪埃,山馬陸看著迪迪埃熱情奔放地和尹素素交談,內心醋意橫生。而後,尹素素又見了另一位男性朋友阿蘭,山馬陸接二連三地看到尹素素和法國男人親密熱情地交談,他再也不能待在原地。略有不爽地獨自告別後,山馬陸氣憤踢了街頭的四個擺在一起的易開罐,殊不知,易開罐的主人大發雷霆,她緊抓山馬陸不放,尹素素在附近聽到立刻趕去。通過主人尹素素得知這易開罐有政治人的腦、商人的道德,宗教人的靈魂和你的錢包四個不同的寓意,而且它們還是價值380歐元折合韓幣50萬七千的藝術品。山馬陸聽完一臉不可思議,尹素素教訓他說再怎麼渺小的東西,加了意義以後的價值都是非凡的。這時,阿蘭也來了,他認識藝術品的主人並主動要幫忙說情,山馬陸卻因為對阿蘭印象不好,他執意刷卡一次性付清了賠償。
山馬陸好朋友羅丙世被吳藝菲要求簽署確認山馬陸犯罪的確認書,羅丙世打電話要求山馬陸立刻回國,但是他沒有透露這件事,山馬陸剛因為付了冤枉錢而苦惱,此刻更是不願回國。
不久以後,阿蘭和尹素素執手出現在山馬陸面前,山馬陸偷偷躲起來沒讓他們發現。接著,他就看到了迪迪埃,他眼睜睜看著阿蘭和迪迪埃爭執打起來。尹素素慌忙勸止兩人,而這一切在山馬陸看來,似乎是兩個男人在為尹素素爭風吃醋,他心情瞬間低落起來。山馬陸再看不下去這個場景,他出現在三人面前對尹素素說她這樣不好。尹素素沒懂山馬陸的意思,反而認為他還在因為易開罐藝術品而生氣。
集合後山馬陸沒有出現,尹素素髮短信給他他只回復說不舒服,待會兒會回大巴集合。
尹素素接到上一次住房的電話,管理人員通知她山馬陸有行李沒拿,尹素素立刻回去拿。可是尹素素髮現那沒拿的行李是一雙和山馬陸前兩天送她的一模一樣的皮鞋。尹素素突然意識到,怪不得山馬陸送她的鞋有點小,原來不是買給她而是買給他前女友的!尹素素生氣失望至極,她出去時,恰好遇見同樣回來拿鞋的山馬陸。尹素素提著鞋還給他,回以同樣的一句話“山馬陸,再怎麼你也不能這樣啊。”然後,尹素素脫掉自己腳上的皮鞋扔進垃圾桶,赤腳遠離酒店,山馬陸撿起那雙鞋,默默看向越走越遠的尹素素。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

The Package



Part 1 B1A4-You Are My BabyPart 2 The Ade-UnrealPart 3 John Park-像命運一樣
Part 4 JB & Jackson - U &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