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二十世紀男女(1-4集)

<20세기 소년소녀>, 찾아라 '응답하라'와 닮은 점 이미지-4
二十世紀男女(1-4集)



第1集
三十五歲還未結婚的生活,是否真的如同剩女一般可憐而可悲。三十五歲的司珍珍與從小到大的姐妹們,從少女到女人,卻始終不變的圍坐在一起熱聊著各種各樣的話題。

司珍珍是韓國當紅明星,是許多後輩都視為理想型的偶像,街頭大大小小的標牌上都清晰地貼著珍珍的代言。司珍珍就這樣享受著紅帶來的無上榮耀。
司珍珍受邀參加化妝品的拍攝,而同行的後輩鄭多盈一直覬覦司珍珍地位的鄭多盈姍姍來遲,鄭多盈雖然名氣不高,但卻十分虛榮,在片場極盡嘚瑟,卻最終被司珍珍壓制,兩人之間的火藥味越來越重。
韓雅凜,珍珍從小到大的姐妹之一,如今已是三十五歲的機務長,雅凜上了年紀之後便不再愛惜自己的身材,天天喝酒夜宵,身材也漸漸松垮。對男人也持有無所謂的玩味態度,然而在某天飛往河內的航班時,一個高大帥氣的男人上前打招呼,他是新來的副機長,李東勳,李東勳恭敬而熱情地上前打招呼,並在下飛機時主動向雅凜交換電話,雅凜的同事見狀,便調侃兩人之間的曖昧之情,雅凜難得的心動,珍珍開車接雅凜下班,和姐妹張英心一起談論起今天的曖昧事件,三人不禁回憶起當初在高中時立下的幼稚的約定,永遠不為男人吵架,而直到都沒有嫁人的現在,三人想起,還是會心的一笑。
司珍珍應約來到香港參加綜藝,而商業精英孔志源正來到酒店參加李嘉誠的晚餐會面,來到大廳,恰巧趕上司珍珍綜藝節目的拍攝,孔志源看著精心打扮的司珍珍,原地愣在了那裡。(EP01)

節目進行到一半時,有一個視頻通話環節,然而這個神秘嘉賓,竟然是死對頭鄭多盈,鄭多盈在視頻中明嘲暗諷著珍珍的年齡,還將當年的緋聞爆出,借此抹黑珍珍,珍珍怒火中燒,為了回敬鄭多盈,將當年的那些事情全盤托出,另節目組堂皇不已,也被代表埋怨,整個節目也遭到全盤剪輯。
珍珍認為這一切都是代表為了推鄭多盈上位而使出的計謀,心情十分糟糕的她決定留在香港,和自己最親的助理美達一起逛香港的夜市散心,人山人海中,珍珍和孔志源許多次擦肩而過,美達忙著為親戚朋友買禮物,珍珍便一個人坐在臺階上,遠遠望著街頭歌手唱歌。
孔志源在咖啡廳看到了窗外坐著的珍珍,想起了少年時的往事,珍珍是他美好而心酸的初戀,時隔多年,兩人已經有了各自的生活。珍珍起身離開,孔志媛急忙跑出咖啡廳想要追趕,卻不見了人影。正當孔志源失望而歸,卻發現珍珍的包遺落在臺階邊。
早上,美達退房時,發現珍珍的包被原樣返回,包中還寫著一張字條:I will be back。興奮的美達跑到酒店的欄杆旁,拍醒正在發呆的珍珍,而珍珍被嚇一跳,手機從樓上摔落,無法接聽電話。全然不知公司那邊已經亂成一團。
不知是誰向媒體暴露了一個疑似司珍珍與男人開房的視頻,尺度極其之大,輿論一時譁然,珍珍霎時間登上話題熱搜。
珍珍毫不知情地回到韓國,卻遭到大批媒體的圍追堵截,突如其來的新聞另珍珍不知所措,只能無助的站在那裡,突然,一雙溫暖的大手將他牽起,堅實地擋在前面,珍珍抬頭不禁大吃一驚,他正是那個當年的初戀,也是除了兩個姐妹之外麵包派的一員——孔志源。(EP02)
來源1-1 來源1-2



第2集
孔志源的出現,再一次讓珍珍陷入年少時的記憶中,還未等她回過神,孔志源便拉著她沖出了記者的人流中,安全地將她送上公司派來的車中,用一個堅定的眼神目送她離開。
英心在面試無數家大律師事務所慘遭失敗後,來到一家規模十分狹小的事務所再一次面試,上司是一位年輕英俊的男人,卻沒有展露出一絲笑意,看完簡歷,上司提問英心為何選擇律師,英心想了想,告訴他想要做一個認真聆聽委託人說話的律師。上司聽完,沒有多言,在紙上寫下期望的年薪後,默默離開了辦公室。
滿目瘡痍的珍珍被送回了家,而珍珍並沒有直接回去,而是來到了樓下的父母家,得知女兒新聞的父母為了不讓女兒難過,立即裝出一副十分不自然的不知情態度,一如既往地與女兒聊天說話,卻被珍珍一眼看穿,珍珍平靜地告訴父母,不用擔心,視頻裡的人並不是他,讓父母放心後,珍珍回到家裡,即使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看到新聞漫天的誹謗,還是感到一陣無助。
雅凜做完手術後得知新聞,便發資訊讓珍珍和英心前來看望她,珍珍喬裝之後,半夜偷偷來到醫院,卻被監視的狗仔們盯上,拍下照片。來到病房,,雅凜和英心安慰珍珍不要再管新聞,還向珍珍介紹雅凜的主治醫生,曾經的臉蛋天才如今卻長殘的鄭宇成。珍珍在姐妹這裡暫時得到了安慰,半夜才回到家中休息。
早上,母親叫醒珍珍,告訴她超市里有關她的化妝品海報被換了下來,珍珍聽後十分煩躁,將委屈全部撒給了媽媽,媽媽無言,默默回到廚房做她最愛吃的烤肉,弟弟敏浩無意間刷手機,無意間發現了記者再一次扭曲了珍珍昨晚去醫院的行為,寫下後續報導。司珍珍半夜去探病的事實,被寫成去做人流手術。
珍珍來到公司準備與導演商討電視劇劇本,得到消息後無力地坐在窗邊發呆,代表動用所有人脈取消新聞,卻還是阻擋不了輿論的湧動。導演也發來消息取消與珍珍的合作,兩次連續的打擊,珍珍的名譽岌岌可危。
代表安慰珍珍回家休息,而早已經有一大幫記者蹲在家門前等待著,珍珍偽裝成外賣員來到門口,卻被眼尖的記者懷疑,珍珍無奈只好隨便敲開了一個家門,而門內,卻是回國後選擇在這裡居住的孔志源。(EP03)

隔著頭盔,珍珍不敢將自己狼狽的樣子展現給志源,門外記者的叫囂聲越來越大,珍珍在門口徘徊著,不敢出門。鄰居不堪其擾,趕走了記者,珍珍方才松了口氣,志源到客廳拿錢,溫柔禮貌地遞給了珍珍,隔著一層,珍珍悄悄注視著這個多年不見的男人。
晚上,孔志源來到酒店與投資方商談收購national chemical的事情,一切原本進行的十分順利,閒聊時,投資方談起了珍珍的新聞,語氣極其輕蔑,甚至認為她與三陪女相當。原本理智的孔志源氣憤不已,撤銷了與對方的合作,轉身離開了酒店。
英心和雅凜來到珍珍家中陪著受傷的珍珍,早上,珍珍重新振作,來到電臺參加與男團的見面會,在節目中,珍珍否認視頻來源於她,並為視頻受到的不公指責抱不平,並決定起訴誹謗她的媒體,節目播出許多聽眾都留言支持珍珍的行為,節目就這樣溫暖而順利地進行著。突然,所有人收到一條新聞,珍珍在香港被剪輯的片段曝光,鄭多盈在提問珍珍有關緋聞的事情時,珍珍大方承認自己從未談過戀愛,是母胎單身,視頻曝光後,謠言不攻自破。
而珍珍不知道的是,這則視頻是由與孔志源一起的同事在片場圍觀時拍下,為了挽救珍珍名譽,孔志源所上傳的。
英心接到上司電話,下周就可以到事務所上班,英心十分開心,而另一邊的上司看著英心在在紙上寫下的回答——年薪只要足夠給父親零花錢就好。會心的笑了。
代表也想到之前香港的視頻,在節目組的編輯室呆了一夜,第二天看到曝光的視頻後,正準備滿意地離開,突然,視頻放到結尾,主持人詢問珍珍是否會跳槽,珍珍笑著否定。代表不禁想起在幾年前,珍珍還是個無人知曉的新人,代表在冰天雪地為珍珍四處貼電影海報,兩人待在破車中也開心地笑著,這一切,珍珍都記在心裡。之前珍珍與代表一直互相懷疑對方的衷心,如今,一切誤會渙然冰釋。
晚上,珍珍回到家,正好碰見在樓梯口的珍珍,兩人尷尬的打著招呼,到家後,孔志源正要走出電梯,卻突然轉身詢問珍珍:你怎麼會是母胎單身。
珍珍吃了一驚,她以為孔志源早已忘記了少年時兩人的故事。
十幾年前的一個晚上,年少的兩人也是在電梯中尷尬地無法說話,臨走前,孔志源鼓起勇氣,低下頭,輕輕吻住了害羞的珍珍。(EP04)
來源1-1 來源1-2





第3集
1991年,少女偶像安索尼的腦殘粉珍珍,與性格火辣的雅凜,學霸英心因上下學做同一輛麵包車相識,組成了麵包派,其中也包括裡面唯一的男成員孔志源,接送他們的司機與孩子們十分要好,某天晚上,司機見車中氣氛沉悶,通過隧道時給他們講述了一個傳說,在面前將要通過的這個隧道中憋氣的話,將會收貨愛情,少女們一邊假裝不屑,一邊卻又小心翼翼地開始憋氣,珍珍沒有堅持到最後,而這個玩笑,卻真的應驗了珍珍往後二十幾年的生活。
那天電梯一別後,珍珍躺在床上,想到孔志源,依舊臉紅心跳不止,而孔志源此時也在家中,收看珍珍在香港錄製的節目,傾聽她這幾年依舊單身的原因。
雅凜手術時與曾經的高中同學鄭宇成重逢,曾經的臉蛋天才如今已經成為了中年大叔,兩人見面後彼此閨蜜一般地聯繫著,晚上,雅凜盯著李東勳推特的動態,正苦惱著如何約他見面,恰好鄭宇成打來電話,雅凜便借機詢問辦法,鄭宇成勸告雅凜找一個公司會餐的藉口增加見面的機會。雅凜拍手叫好,向鄭宇成發去短信等待回復。而此時的珍珍正在電腦上搜索孔志源,想知道他現在的狀況,卻在網頁中找到了孔志源與一名身穿婚紗的新娘手牽手的照片,珍珍失落極了。孔志源收拾行李時,也看到了這張照片,笑容凝固在臉上,化成一縷歎息。
珍珍回家時不小心蹭壞了孔志源的車,無奈之下只好打電話見面商議,孔志源處理之後,關切地詢問珍珍要不要一起吃飯,珍珍礙于孔志源結婚,彆扭地拒絕了,但因為此事,兩人也彼此記住了電話號碼。而尾號直到現在也沒有變。
晚上,孔志源下班後,路過公司前的街道,看到有一位老奶奶正在賣玫瑰,孔志源想了想買了幾支回到家中。珍珍回到家遲遲沒有上樓,而是在樓下一層層數到孔志源的樓,發現他沒有回來,正失落不已,耳後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EP05)

孔志源從背後拿出幾朵玫瑰,塞到了珍珍手裡,珍珍害羞地跟著孔志源一起坐電梯,正當孔志源想要詢問珍珍為什麼沒有結婚的事情時,電話響起,另一頭是一陣十分可愛而撒嬌的女聲,孔志源表情寵溺的回應著,珍珍以為這是孔志源的妻子,看著手中的玫瑰花,此時卻變成了憤怒的導火索,珍珍在家中將玫瑰一瓣瓣撕碎,沮喪地躺在沙發上。
而與孔志媛通話的,是他家中最親的妹妹,妹妹勸孔志媛回家吃飯,聊起了母親,孔志源卻總是以工作為藉口推脫回家,在妹妹的勸告下才無奈答應。
烤肉店中,近不惑之年的安索尼正與經紀人一起吃著烤肉,如今的他不再像之前那樣風光,曾經的偶像組合boyz ambitious已經作鳥獸散,成員也有了各自的生活,近幾年的安索尼藝人地位直線下降,生活也逼近潦倒。經紀人勸告安索尼答應無限挑戰的邀請,舉行bas二十周年回歸紀念。來到電視臺,安索尼找到了曾經的成員特拉佐,現在的鄭昌雲如今單飛後日子風生水起,安索尼試圖與鄭昌雲再敘兄弟情,而昌雲早已忘記曾經的友情,變得十分傲慢與虛榮,也完全沒有想要回歸的意思,安索尼聽後,沉默地離開了昌雲的辦公室。
英心上班第二天,陪著上司姜京碩面見了形形色色的委託人,姜京碩與其他律師不同,一絲不苟,從不接受委託人的賄賂,也從不接受錯誤一方的委託。一上午下來,薑京碩接到的案子寥寥。下午,清潔工阿姨如往常一樣討一杯咖啡,薑京碩微笑著答應了,英心看著這個不經常笑的上司,對待鄰里卻從不吝嗇自己的笑容。
老電影《情書》時隔多年重新上映,這時珍珍與孔志源在一起後第一次所看的電影,從此也成為了珍珍最愛的電影。晚上,珍珍來到電影院,走進寥寥幾人的劇場,再一次看到這個電影,還是感觸良多。而幾排之後,孔志源也正在重溫著這部電影。
安索尼在家中無聊地換著台,無意間看到了珍珍的節目,想起經紀人提到的安索尼多年鐵杆粉絲,安索尼停止換台,饒有興趣地看了起來,主持人詢問珍珍對於她來說愛情的開始是什麼,珍珍思索許久,說出兩個字,電影。這正是那天與孔志源一起時的體會,也許電影內容並沒有十分關注,但那天悄悄牽起的手,害羞的兩人的臉,卻永遠留在了那天看電影的記憶中。(EP06)
來源1-1 來源1-2



第4集
2000年的某一天,珍珍端坐在鏡頭前,留下高中時期最後的一張證件照,照相館老闆將她擺在了櫥窗最顯眼的地方,正是這一張照片,珍珍被現在惡經紀人一眼看中,也正是這一天,孔志源在櫥窗前呆呆望了許久,隨著家人搬家離開了這座城市。
電影結束,孔志源正準備離開,看到珍珍也來看這部電影。等到珍珍走出影院,孔志源叫住了珍珍,珍珍尷尬至極,不知該與他說些什麼,電話響起,來自警局,弟弟敏浩因為面試未通過,撒酒瘋被拘留,珍珍礙于明星的面子不敢做擔保,孔志源帶著珍珍來到警局保出了敏浩,車上,看著醉酒的敏浩,兩人聊起了小時候的事情。看著對自己絲毫沒變的孔志源,珍珍為前一次機場的事情道謝,孔志源笑笑,告訴珍珍,那一次並不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面。珍珍不明白孔志源所言何意,直到第二天自己回到家,翻開那日在香港丟下的背包,看到了紙條,才恍然大悟。
珍珍母親從集市回來拿不動東西,打電話給敏浩下樓幫忙,敏浩躺在床上懶得動,沒有搭理母親,正當母親苦惱之時,志源從身後拿起菜,向母親打了個招呼,母親看到許久未見的志源,激動難以言表,詢問家裡現在的情況,和許久未聯繫的志源母親也通了電話,聊到那幾年發生的事,珍母大為震驚,兩人在電話中默默啜泣著。
晚上,志源與母親通完話後,看著面前的炸醬麵,兒時,父親教他將雞蛋攪碎放進炸醬麵中會更好吃,並告訴他就算父親不在也要記住這個吃法,如今這種吃飯成了習慣,而父親,也真的不在了。
雅凜精心打扮,來到聚餐的地點,東勳過一段時間也來到了這裡,卻意外沒有坐在雅凜身邊,而後輩智慧的表情不知為何變得十分害羞,雅凜沒有在意,同事們把酒言歡之後,智慧和東勳不知所蹤,雅凜喝醉出處散步,無意間看到了東勳與智慧在一起,在智慧喝醉後吻上了她,雅凜這才明白,東勳真正喜歡的並不是她,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
後輩向孔志源訴苦父母逼婚的事情,後輩詢問志源自己的父親是否也總這樣嘮叨自己的婚事,孔志源沒有說話,記得自己很小的時候,父母買來蛋糕,不知為何一定要慶祝,年幼的孔志源對著蛋糕許願爸爸媽媽一定要活到一百歲,父親聽後不禁哽咽,緊緊抱住孔志源,父親的願望,則是希望看到孔志源上學。而這個願望,再也無法實現了,想到這裡,孔志源強忍住淚水。(EP07)

經紀人來到演藝公司,詢問珍珍劇本的情況,然而珍珍期望的申導演的劇卻被她人取代,經紀人十分生氣卻無可奈何,回家時,經紀人接到我結導演的電話,希望珍珍出演我結的電視劇,原本想要拒絕的經紀人突然決定答應導演的請求,勸說珍珍出演這部戀愛劇。
八月二十四日,是父親的忌日,當年父親突然昏迷,母親匆忙跑到醫院,將孔志源留給珍珍母親照顧,然而父親肺癌晚期無力回天,在最後的幾天,全家人拍下了最後的全家福。
忌日的那天,孔志源來到家中,與繼父母親一起祭奠。那年父親去世後,繼父與母親重新組成家庭,從此家中便有了三個孩子,而繼父那邊的兒子,正是當年當紅組合中的安索尼。忌日那天,安索尼也來到家中,參加孔志源父親的祭祀。
血緣不同的兄弟姐妹久違地聚在一起,時隔多年,儘管繼父視如己出,孔志源依舊無法從心裡接受繼父,安索尼理解弟弟的苦楚,總是替他解圍,幾人的晚宴就這樣彆扭而溫暖的進行著。
第二天,珍珍與閨蜜三人相約來到漢陽小學門口,而孔志源也不約而同地來到這裡,幾人見與以前一般熱烈熟絡,二十幾年前的今天,各自的父母帶著四人一起在小學門口合影留念,父親也如願看到了孔志源上學的樣子。二十幾年後四人在同一個地方,再一次留下寶貴的合影。
孔志源回到家,發現自己的東西都搬了出來,原來珍珍母親想要在孔志源家中為他做點小菜,卻不小心炸了鍋爐,壁紙全部損壞,四處漏水,珍珍母親拉著孔志源到自己家住,孔志源無奈之下只好答應。
珍珍坐在三明治店,等待著與男主和導演的會面,然而她沒有想到,迎面走來的男主,竟然是她崇拜了多年的偶像安索尼。(EP08)
來源1-1 來源1-2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