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醫療船(1-4集)

 하지원, 차화연이 남긴 유품에 오열··· “미안해, 엄마!” 이미지-4
醫療船(1-4集)



第1集
波濤洶湧的海面上,醫療船搖搖晃晃的顛簸著。 外面的風雨越來越大,所有的人緊急撤離到安全的地方。 甲板上,姜正浩的手被風浪掀翻的井蓋夾住了,楊春浩緊張不已,說什麼也不願意讓正浩就此殘廢,非要和船長李漢偉搶奪方向盤,事務長秋元宮當機立斷決定就在船上做手術。 外科醫生宋恩彩在晨跑的途中眼睜睜的看著兩輛汽車相撞,趕緊打了急救電話,傷者被緊急的送到了首爾大韓醫院。 在手術準備的途中,傷者的心臟一度停止了跳動,金在煥卻遲遲不敢將急救針藥注射給傷者,宋恩彩見狀一把奪過去穩准狠的注射給傷者。 在傷者心跳恢復後,宋恩彩快速的做好手術的準備。 在一年一度的公共衛生醫生分配儀式上,金在傑和車俊英被分配到醫療船,兩人只好垂頭喪氣的跟著秋元宮和李漢偉走。 出發時,卻怎麼也找不到內科醫生郭賢。 郭賢開車剛到地下停車場,就被媽媽李秀慶從後面撞了。 李秀慶說自己就是故意撞他的,讓郭賢開著送她回酒店。 郭賢不耐煩的問媽媽會什麼這樣,媽媽說自己除了是他的媽媽,現在也想當女人。 郭賢不理會媽媽的無理取鬧,給媽媽叫了代駕,讓她一定要在酒店休息好。 媽媽拉著郭賢說自己回去找外公求情,一定可以在首爾附近為他找到可以工作的地方,郭賢不理會媽媽的哀求,將手機塞給她就走了。 郭賢來到醫療船,護士劉雅琳和表高恩對於他主動參加醫療船感到非常的意外,熱情的帶著他去參觀了醫療船。 傷者的情況非常的嚴重,金在煥緊張不已。 宋恩彩及時糾正了金在煥的心理,手術順利進行下去。 金道勳得知傷者是道盛集團唯一的繼承人張盛晧後,匆匆的換好衣服去了手術室。 手術結束後,宋恩彩將張盛晧的情況簡單的告訴了金道勳。 出來後,金道勳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宋恩彩悄悄的走開了。 記者問是否是金道勳親自主刀,金道勳說過程不要,結果還是最重要的。 金在煥為宋恩彩感到不平,宋恩彩讓他與其抱怨還不如練好自己的技術,也好讓患者少受痛苦。 金在煥不理解,朴泰成說宋恩彩的願望是成為最年輕的女外科科長,所以才將功勞拱手送給自己的老師。 金在傑和車俊英問郭賢為什麼要主動來條件艱苦的醫療船,是否是因為爸爸的原因,郭賢否認了,自己來醫療船是因為構想的轉換。 郭賢帶著二人在甲板的躺椅上坐下,說不能避免就享受,把醫療船當做是游輪好了。 劉雅琳看著三人悠閒的樣子,指責他們不像醫生,秋元宮也說自己在醫療船上20多年了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真想把他們丟到海裡。 島上的老人找到宋恩彩,恩彩給媽媽吳慧晶打電話確認,說這是最後一次。 晚上,金道勳說因為這次的事情,道盛集團要給醫院捐款,院長想要獎勵她,問她想要什麼。 宋恩彩說了島上來的患者,金道勳馬上就給她安排好了,說她要相當最年輕的女科長,還是要注意醫院的風評。 吳美晶問吳慧晶既然知道恩彩會累,為什麼還要無時無刻的炫耀。 吳慧晶說恩彩一直肩負著家人的生機,作為媽媽的自己卻只能束手無策的苟且偷生,說自己聽到島上的人們回來後對恩彩讚不絕口,就覺得自己的人生不是那麼失敗。(EP01)

吳美晶發現吳慧晶的狀態不好勸她去醫院檢查,吳慧晶說只是消化不良而已,吳美晶只好讓她去醫療船上去看看。 第二天一早,吳慧晶來到醫療上檢查了身體,郭賢發現她的心臟可能有問題,建議她去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 開藥的間隙,吳慧晶看到郭賢長得眉清目秀的樣子,心中忍不住的喜歡,說要是自己的女兒也遇到這樣的人就好了。 郭賢隨口問起她的女兒,吳慧晶將宋恩彩的照片拿給他看,說是要介紹給他認識,但是又擔心女兒的脾氣挑剔郭賢會受不了。 郭賢半開玩笑的說那也得克服,畢竟是愛啊。 而此時,秋元宮正看著雜誌上宋恩彩的報導出神,表高恩問他是否想將她挖過這裡來,秋元宮說這就相當於是畫中之餅,那麼出色的人才怎麼可能到醫療船上來。 回去的途中,吳慧晶才發現忘記將女兒的照片要回來了。 回去之後,吳慧晶的病情並沒有好轉,吳美晶讓她去大醫院檢查一下,順便還可以給恩彩帶些小菜過去,吳慧晶同意了。 恩彩累得連飯都沒吃倒在休息室休息,不想藍色警報響起,恩彩抓起麵包就跑向病房。 恩彩跑進病房一看,張盛道安然無恙的坐在床上,護士支支吾吾的說是病人自己按的藍色警報。 護士出去後,恩彩簡單的喂張盛道做了檢查,張盛道趁機將一個厚厚的紅包塞進了恩彩的口袋裡,恩彩立馬拿出來還給他。 不論張盛道怎麼說,恩彩都不為所動,張盛道只好威脅她說要是不收自己就一直按藍色警報,恩彩二話不說操起手機就要把他轉移到精神科。 吳慧晶帶著醬菜來到恩賜啊的醫院,正給恩彩打電話就看到了恩彩的身影,吳慧晶趕緊追了過去。 恩彩以為是媽媽帶著島上的病人來找自己,忍不住的埋怨起來,說上次的事情已經讓教授很不滿意了。 恩彩讓媽媽帶著病人回去,就先掛斷了電話。 吳慧晶一直尾隨著恩彩來到休息室,看到已經疲憊不堪的恩彩啃著乾燥的麵包被嗆得直流淚,心中忍不住的心態。 媽媽最終還是沒有打擾恩彩,提著醬菜一步一回頭的看著恩彩工作的地方回去了。 恩彩手術結束出來接到吳美晶的電話,說是吳慧晶馬上就要死掉了。 恩彩心中一驚,一邊向外跑一邊指揮吳美晶為媽媽做急救。 恩彩著急的想要回到吳慧晶的身邊,情急之下只好跑到張盛道的病房,讓他打電話叫來了私人飛機。 等恩彩趕到醫院時,媽媽已經沒有的心跳和脈搏,但是恩彩依然不願放棄。 就算恩彩做了再多的努力,還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媽媽永遠的閉上了眼睛,作為醫者,恩彩甚至連眼淚都不敢在人前流下一滴。 醫療船來了一位小朋友腹痛難忍,郭賢診治後發現要立即做手術,但面臨的問題是醫療船上沒有任何人可以做手術。 小孩年邁的爺爺苦苦哀求著大家救救自己的孫子,郭賢聯繫了海警最快也要三十分鐘才能趕過來。 恩彩出現說自己可以做手術,但郭賢阻止了她。(EP02)
來源1-1  來源1-2


第2集
宋恩彩說自己新來的外科醫生,秋元宮喜出望外。可是當秋元宮將恩彩帶到手術室時,發現手術室堆滿了雜物,手術器械佈滿了灰塵,別說手術了,連基本的消毒都做不到。秋元宮說牙科有消毒工具,恩彩權衡之下決定在牙科的治療床上為小男孩做手術。郭賢拉住恩彩說自己已經和海警取得了聯繫,在醫療船上做手術的風險實在太大。但恩彩認為現在把患者轉移出去的風險更大,郭賢說現在沒有能力選擇更好的,只能為了避免最壞的情況這種選擇。兩人正爭執著,表高恩出來說患者的病情迅速的惡化。恩彩決定立即手術,讓郭賢給自己當助手。不想在麻醉的時候劉雅琳失手將藥掉在地上摔碎了。郭賢找到了最後的五毫升麻醉藥,這意味著恩彩必須在三十分鐘內結束手術。恩彩給患者做好麻醉,郭賢見狀也答應盡力一試,在旁邊當起了恩彩的助手。恩彩在醫療船上手術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船上的所有角落,大家都緊張的等待著手術結果。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所有人的心都揪在了一起,聽到護士宣佈手術成功時,人群中響起了歡呼聲。晚上,恩彩沒有和大家一起回宿舍,而是來到了醫療船上的手術室。看著破敗的環境,恩彩讓秋元宮忘記她要上醫療船工作的事情。秋元宮問恩彩以那樣的方式被醫院開除,現在還有哪個醫院趕接受她,她需要東山再起的機會。恩彩說這裡什麼設備都沒有,根本就沒有自己的用武之地,秋元宮承諾這些他會想辦法弄到,這種在陸地根本就不算什麼的病已經奪去了太多島民的生命,而今天恩彩成功的救活了人,改變的並不是醫療船本身,而是因為醫療船上的醫生,恩彩答應留下來。恩彩不經意看到了吳慧晶的診療記錄,才明白媽媽來找她是想要做個全面的檢查。思及此恩彩心痛難忍,吳慧晶在自己面前去世的場景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恩彩從門外望著內科診室,仿佛看到了媽媽在對她微笑。三個男醫生都想不明白恩彩為什麼會來醫療船工作,郭賢覺得她很眼熟,覺得有可能是來找自己的。第二天郭賢上船後卻發現手術室已經變了樣,郭賢問恩彩是否認識自己,恩彩很認真的否認了。郭賢回去看到吳慧晶留下的照片才恍然大悟,拿著照片去問恩彩吳慧晶怎樣了,恩彩什麼也不說。秋元宮將郭賢拖了出來,這時他才知道恩彩的媽媽已經去世。李漢偉拿著恩彩的預算書來找秋元宮,秋元宮說出了自己的打算。秋元宮說恩彩一定會讓這條醫療船成為明星的,到時候上級要想來拍照做政績,自然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援助。秋元宮將李漢偉領出去,發現甲板上已經有電視臺的記者架起了攝像機。劉雅琳原本一心想要表達對恩彩的崇拜,卻被恩彩無情的指出她工作中的失誤,撅著嘴巴就回去了。醫療船的船員去村裡義診,剛到港口就聽到了裡長暈倒的消息,郭賢和恩彩趕緊飛奔過去,表高恩提醒兩人裡長患有心絞痛的病。郭賢和恩彩迅速的為裡長做檢查,郭賢卻在關鍵時候想起了前輩指責患者因為自己而死的情景,一時不敢下手。恩彩發現了他的異樣,兩人交換了分工。郭賢診斷出裡長是大動脈瘤,而且已經破裂。在這個危急關頭,恩彩果斷的打開裡長的腹腔,關鍵時候,海警終於趕到了。(EP03)

海警帶著裡長飛到最近的醫院,被告知醫院的說有外科醫生都在手術中。眼看著裡長越來越危險,恩彩決定就降落在醫院,由自己為他做手術。大家見裡長得到有效的救治松了一口氣,商量著如何進行慶祝,只有郭賢一個人慢慢的落在了後面。郭賢帶著狗來到海邊,想起自己剛才因為心裡障礙不能及時的為裡長施救而自責不已,只好問狗狗自己到底應該做什麼。金秀權得知醫院把患者交給醫療船的醫生手術後匆匆趕來醫院,卻發現恩彩已經在金星術後縫合了。恩彩在如此快的時間裡完成手術讓金秀權讚歎不已,手術結束後他將恩彩請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金秀權讓恩彩裡自己醫院上班,恩彩答應在不影響醫療船工作的前提下,自己會儘量攬下急診室的手術。恩彩出來後,郭賢將新買的衣服交給她,帶著她去了宿舍。晚上,金秀權打電話給金在煥瞭解恩彩的事情,金在煥將恩彩被醫院開除的事情告訴了他。恩彩接到金秀權的電話來到醫院,被告知醫院的當值醫生已經滿員了。恩彩知道他是向自己的老師金在煥確認過了,問金在煥是怎樣說她的,但金秀權不願多說。金在傑來到醫院剛好看到恩才離開,一打聽才知道恩彩被醫院炒了,理由是她在原來的醫院發生過醫療事故。金秀權看金在傑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問他誰讓他來的,韓熙淑說是自己讓他來的,今天是哲明的忌日,一家人總要在一起吃頓飯的。金秀權卻認為哲明的死是金在傑造成的,金在傑不顧媽媽的勸阻離開了。恩彩獨自一人喝著酒,想著金在煥對自己說過的話。回到醫療船上,想起自己盡力也不能挽回一個小女孩媽媽的生命而被金在煥責駡,恩彩緩緩的倒在了手術床上。第二天一早,秋元宮看到滿屋的手術設備,說恩彩不能因為別人說幾句就控制不住自己,恩彩堅持認為這是必要的。恩彩發生醫療事故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大家對她議論紛紛,恩彩只好裝作不知道。李漢偉得知恩彩的事情,讓她把買來的東西打包退回去,說醫療船上不需要她這樣的醫生,讓恩彩離開醫療船。恩彩強勢的表示自己覺得李漢偉的安排,說自己是被任命而來的醫生,他沒有資格開除自己。金在傑也覺得恩彩不應該在醫療船上動手術,說她莫名其妙的自信讓自己覺得很有負擔,但郭賢卻說正是那自信已經救活了兩條人命。郭賢來到甲板上,看到恩彩也正對著茫茫大海發呆。郭賢問恩彩為什麼會到醫療船工作,恩彩沒有直接回答,問郭賢為什麼到醫療船上來。晚上,醫療船遇到了惡劣的風雨只好返航。就在這個時候,正浩的手臂被甲板上的井蓋壓住,恩彩檢查後發現已經把不到那只手的脈搏,楊春浩請求恩彩一定要救救正浩,說手就是他的生命。 (EP04)

第3集
恩彩用酒給正浩的受傷的手腕消好毒,當機立斷的拿來斧子將手砍斷。楊春浩尖刺受不了了,狠狠的一把將恩彩推開,指責恩彩不是人。郭賢擋在楊春浩的前面,說只有這樣才能保住正浩的手臂,只有做斷肢手術才能讓他的手臂恢復。恩彩和表高恩將正浩扶到手術室為他處理創面,說是會為他一直輸液的。正浩嚷嚷著自己都要殘廢了光輸液有是你沒用,恩彩說創面很平整,只要在六個小時內做手術就可以保住手臂,正浩聽後情緒逐漸平穩了。李漢偉打電話給海警和119,但因為風浪太大直升機來不了,楊春浩記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說直升機來不了那就把船開上岸。秋元宮和李漢偉趕緊阻止他,說這樣把船開回去所有的人就都得死。楊春浩十分擔心正浩的情況,秋元宮決定就在船上做手術。秋元宮找到恩彩讓她在船上做手術,恩彩堅決不同意,說這是整形外科的老手才能做得手術,自己根本就沒有相關經驗。秋元宮說自己知道金秀權就是這方面的高手,想要說服恩彩向金秀權求助,恩彩依然拒絕了,秋元宮忍不住的問她,她的自尊心和患者的生命比起來哪個更要重。正浩求著恩彩給自己做手術,說自己還想用這只手臂抱抱自己的還未出世的孩子,恩彩依然拒絕了。恩彩也想給金秀權打電話,但是想到之前他對自己的態度又放棄了。郭賢走過來,恩彩以為他也是來勸說自己的,但郭賢說恩彩是一個只要是為患者好不管別人說什麼就會做的人,現在已經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所有。恩彩還是鼓起勇氣給金秀權打了電話請求説明,金秀權也爽快的答應了她的請求。在採訪組攝像機的説明下,手術室的畫面清晰的傳到了金秀權的面前,同時也在網上開始播出。在金秀權的指導下,恩彩不負眾望終於成功的完成了正浩的手術。朴泰成將恩彩手術直播的畫面告訴了金道勳,金道勳只好強裝鎮靜。金在傑看著直播,腦海中想起了自己和哥哥探險摔斷了腿,哥哥也是在父親的指導下為自己做了急救。回去之後,父親對於自己並沒有表現出關心,倒是對哥哥讚不絕口。醫療船上的其他人得知正浩手術成功後高興不已,秋元宮問李漢偉現在是否還要趕走她,李漢偉趕緊否認,說恩彩就是醫療船上的寶貝。經過檢查,正浩的斷肢再植手術非常的成功。金秀權再次邀請恩彩來醫院上班,說她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完全可以抵消她犯下的錯誤了。出了醫院,記者的長槍短炮對準了恩彩,問她為什麼回城首爾大韓醫院離開來到醫療船工作,電腦面前的金道勳緊張了起來。醫療船山的所有人也很好奇,但秋元宮說自己答應過恩彩永遠不說出來的。原來,恩彩不待吳慧晶喪期結束就回到醫院上班,金道勳主刀的病人手術後情況惡化心臟停止了跳動,在恩彩的急救下終於恢復了心跳。在隨後的檢查中,恩彩懷疑病人突發險情是因為手術失誤造成的。恩彩叫回了金道勳,打開病人的傷口查看,發現果然是手術失誤造成的。恩彩讓叫來心胸外科的來來協助,這時病人的心跳突然停止了。

恩彩果斷的對患者採取了急救措施,患者的心臟又開始了跳動。就在這個時候,金道勳直接宣佈了患者死亡,轉身就走出了手術室。恩彩急救的雙手無力的從患者身上垂下來,不敢相信這是自己一直信賴的老師對自己說的話。出了手術室,恩彩看著情緒激動的患者年邁的母親和患病的女兒,心中萬分不忍。恩彩找到金道勳,說患者不是因為簡單的併發症死亡的,按理應該對家屬說明原因病進行賠償。金道勳死活不願意將自己的失誤公之于眾,說自己會給恩彩封口費,讓她安靜的掩埋事實的真相,這樣的話,恩彩才可以救治更多的人。恩彩受不過自己良心的譴責,還是將實情告訴了家屬。金道勳知道後勃然大怒,但恩彩堅持認為家屬應該知道實情,否則就是以醫生的身份進行欺詐,這樣的話也就不能稱之為醫生了。金道勳大罵恩彩為了所謂的醫生而出賣自己的同僚甚至是老師,氣憤的讓她滾出去。後來,恩彩收到豐厚的封口費,但是卻從副教授的評選名單上被除名了。大家聽到了秋元宮的講述之後,更加關心記者向恩彩提出的問題,想著恩彩會不會將金道勳的猛料爆出來,但是恩彩只是說只要患者需要,醫生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記者繼續恩彩會不會回去,恩彩自信的說自己一定會回去的。金道勳看到恩彩的採訪心中一緊,說就算是這樣也沒有什麼用。晚上,車俊英和金在傑討論著恩彩還是要回去的事情,金在傑說恩彩從來的第一天就是這麼打算的,是為了能過風光的回去所以才來到可以受到矚目的醫療船,現在的醫院需要有人氣的醫生來賺錢,恩彩只有通過這種方式才能回去。郭賢對此並不贊同,說恩彩從上船已經救了兩條人命了。金在傑堅持認為這是恩彩為了自己把醫療船變得危險,說過不了多久醫療船上就會傳出來不好的風聲。兩人正爭論著,車俊英看到恩彩回來了,問她是否要離開醫療船回去。回去之後,李漢偉為恩彩舉辦了隆重的歡迎儀式,之前被恩彩救治的小男孩的爺爺送來了鮮活的魚。大家都拿活蹦亂跳的魚沒有辦法,最後恩彩用手術刀將魚切成了生魚片。歡迎儀式上,大家都喝的倒下,只有郭賢和恩彩還很清醒。郭賢問恩彩為什麼不把真想告訴大家,當著那麼多記者的面是揭穿真相的最好時機,恩彩說自己有自信,就算不曝光別人的弱點她也有自信憑著實力回歸的。聽到恩彩的話,郭賢對著寂靜的夜色陷入了沉思。劉雅琳對恩彩大獻殷勤,被恩彩無情的拒絕了。聞名而來的患者湧上醫療船,都要找恩彩看病,其他的三個醫生的診室空無一人,但恩彩近乎無情的冷靜讓前來看病的人很是不爽。直到有一位叫朴郝琳的神棍患者前來,就連秋元宮和所有的患者都對她恭恭敬敬,恩彩依然是那副冷淡的態度。朴郝琳一來就讓恩彩給自己開藥,說作為代價自己會為恩彩看相。恩彩發現朴郝琳的病情已經到了晚期,讓她去抽血檢查,但朴郝琳聽到要抽血就不幹了。恩彩實話實說不盡快檢查的會死,朴郝琳大怒,撲上去就抓住了恩彩的頭髮。


第4集
4-1


來源:openload(此來源會彈出強制廣告,不要點到即可,請多多見諒。)

4-2


來源:openload(此來源會彈出強制廣告,不要點到即可,請多多見諒。)


本網誌不提供影片資源存儲,也不參與錄製、上傳,所有視頻資源均來源於互聯網,僅供網路測試分享交流之用。版權歸屬原影音公司所有。

醫療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