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機智ㄉ監獄生活(13-16集完結)

機智ㄉ監獄生活(13-16集完結)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TNmS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大韓民國(全國)

13
2018/01/10
10.142%
11.077%
10.2%

14
2018/01/11
10.615%
11.531%
11.3%

15
2018/01/17
10.477%
11.620%
10.9%

16
2018/01/18
11.195%
12.299%
%



第13集





第14集







第15集





第16集完結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

機智牢房生活


Part 1 BewhY-OKPart 2 昇潤,MINO-
Part 5 Heize - Would Be Better





[分集劇情]

第13集
劉漢陽跟大家講訴了自己的小時候,他的童年都在母親的忙碌,以及每天必備的泡麵中度過的。由於母親忙著工作,沒有時間照顧劉漢陽。導致他衣服邋遢,身有異味。漸漸的同學們開始遠離他,而他也從不習慣變成後面的也不在主動跟人接觸。直到志遠來到了他的生命,志遠跟他一起打球、一起玩,二人形影不離。漸漸的,二人都對對方生出了異樣的情愫。金濟赫跟所長特批用一個星期的手機,他在這一個星期裡無數次的撥打智孝的電話。可是對方卻一直都沒有接聽,無奈之下的金濟赫開始一遍遍的給智孝發短信。他誠懇的跟智孝道歉、示愛,可是還是沒有回音。不再存幻想的金濟赫給智孝發出了最後一封短信,可是沒有想到卻接到了智孝的電話。智孝表示下次面會,她會來見金濟赫,這讓金濟赫感到了歡呼雀躍。可是幾次面會安排下來,所有人的面會都參加了。只有金濟赫等的智孝遲遲未來,金濟赫為此難過的吃不下東西。終於,李俊浩帶來了智孝的消息。原來這段時間外面流感,而智孝也是其中一員。為了怕金濟赫擔心,她在住院的時候還不忘給李俊浩打來電話,讓他叮囑金濟赫千萬不可胡思亂想。安東浩被金濟赫拉入到了他的棒球行列,大家都不解金濟赫的做法。他為什麼要將這樣一顆不穩定的炸彈放在自己身邊,只有劉漢陽指出。安東浩依附別人生活慣了,與其讓他跟著壞人為虎作倀,到不如將他拉入門下,讓他改邪歸正。安東浩開始一心一意伺候金濟赫,憨厚善良的金濟赫卻讓他什麼都不用管,做他自己便好。可是這對安東浩來說,卻是個最大的難題。他早已經失去自己做主的能力了,無奈之下金濟赫只得安排他去照顧金民哲。姜鐵頭跟安東浩最近參與的監獄的獄聊,他們都認識了女子監獄很聊的來的女囚犯。可是,他們卻在對方的來信中,發現了相同的信息。大家判斷這二個女子很有可能是同一個人,這個女子稱自己馬上就可以出獄了。下次面會她選擇見他們之間的哪一個,那就代表她想要跟誰在一起。姜鐵頭跟安東浩為了下次的面會,都卯足了勁。可是有了面會後,卻是面見姜鐵頭的。姜鐵頭高興的來到面會試,卻發現來見他的正是他的前妻。前妻告訴他,他唯一的兒子建友被查出來肝功能不全。必須馬上手術,否則就會有生命危險。愛子心切的薑鐵頭立刻遞交了申請書,大家都以為申請書沒有那麼快下來。金濟赫甚至準備好了再去求一次金所長,卻沒有想到,李俊浩告訴他,由於這次事情特殊。會上新聞,大力表彰西部監獄,所以申請已經批復下來了。很快手術便進行了,由於建友表示不想要爸爸的肝臟。所以,大家都想盡辦法瞞著他。卻不曾想,姜鐵頭在做最後一項檢查時。由於電梯滿員的緣故,還是跟建友搭乘了同一輛電梯上去。在電梯裡,姜建友認出了姜鐵頭。聽著姜建友的那一聲爸爸,這個監獄的慣犯也激動的落下了眼淚。姜鐵頭病好出院時,卻被臨時告知他被調往了南部監獄。本來準備熱烈迎接他的其他犯人們,也面露了難過。一時之間,氣氛低迷。很快彭部長便帶來了好消息,由於金民哲在押期間,表現良好,他的假釋審請已經下來了。而這個曾經一身鐵骨的男子漢,聽到這個消息時,卻激動的手足無措。


第14集
金民哲的假釋申請馬上就要審批了,最近因為假釋的事情,他一直小心謹慎的生活。彭部長告訴金民哲,監獄給他安排了畢業生的採訪。本以為金民哲不會答應,卻沒有想到金民哲略思索了一下之後,便答應了。來採訪金民哲的是一個年輕又充滿活力的年輕大學生,她性格活潑開朗,很快便打開了話匣子。金民哲也從她的身上,感受了監獄所沒有的朝氣。他開始慶幸自己答應了採訪,並開始期待女孩的到來。劉漢陽發現了金濟赫的投球有問題,他無法投直線的球。李俊浩偷偷為金濟赫找來了心裡醫生,證實他患上了布拉斯綜合症。可是幾次三番治療試下來,金濟赫的情況卻沒有絲毫好轉,李俊浩找到了智孝。希望她能在金濟赫的棒球生涯結束時,能來見見他。智孝告訴李俊浩,他將金濟赫想的過於復雜了。對於這種單純的人,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最好的方式。按照智孝的方法,金濟赫成功的治好了心理疾病。 6號房的犯人們,大部分都到了刑期的最後段。安東浩提醒他們,現在應該安分生活。他覺得2舍棟的那些黑幫份子的首要目標應該是家庭寬裕的劉漢陽。劉大蔚卻在這時告訴他們,他的哥哥為了他的事情已經被校方開除了。而他居然一直瞞著自己,如果不是這次律師說漏了嘴,他可能還蒙在鼓裡。西部監獄爆發了監獄毒品的醜聞,為了挽回形象。金所長命令羅科長一定要將這些人全部挖出來,羅科長接到命令後,為了顯示自己的能力。強行讓癮君子多加二個嫌疑人上去,而癮君子們,為了能夠減刑,將目標定在了病殃殃的劉漢陽身上。為了給劉漢陽服下藥,他們將懲戒室的所有犯人包括自己全部下了藥。而另一邊安東浩告訴他們,癮君子們突然全部進入了醫務室。彭部長知道後,頓感不妙。當他趕到時,宋擔當早已經將人制服帶走了。而劉大尉還拿著筷子站在門口,原來,宋擔當為了答謝劉大尉昔日的救命之恩,特意請劉大尉吃炸雞。這時宋擔當的昔日同學,現在的醫務室醫生也過來了。並無意中透露了,醫務室只有癮君子在,這讓軍人出生的劉大尉感覺到了不同尋常。劉漢陽因為劉大尉救了自己一次,而開始不在針對他。劉漢陽知道劉大尉正在煩惱什麼,他告訴劉大尉,他應該尊從自己的內心去生活。明明心裡就希望哥哥不要放棄自己,陪自己走完這再審的這段路。那為什麼還在假裝的讓哥哥不要管自己呢?劉漢陽的話,打開了劉大尉的心門。他勇敢的告訴哥哥,希望哥哥能夠幫幫他。


第15集
李俊浩和金濟熙來到那家很難預約的餐廳吃飯,金濟熙中途去了洗手間,李俊浩無意中發現她的包裡裝著投訴她怠慢客人的投訴書。回來之後李俊浩試探的問金濟熙最近有沒有什麼事情,金濟熙不願說出口,便轉移了話題。
金哲民的假釋結果今天公佈,金濟赫讓李俊浩帶和自己早早的等在了所長的辦公室外。金哲民也被彭獄警帶來了,大家對於結果一致都抱有很大的信心。等所長出來後,帶給大家的消息卻很讓人受傷。金哲民並沒有通過這次假釋,羅部長說本來假釋名單報上去都會有百分之十到二十的淘汰率,沒有通過只能說明他的運氣不好,這樣的結果自己也很抱歉。金哲民靠著牆壁滑坐到地上,羅科長若無其事的安排隨行人員去吃飯,彭獄警一听就受不了了,指著羅部長的鼻子大罵。彭獄警說金哲民二十二年以來等著的就是這一天,現在他簡單的一句抱歉就打發了,是不是太不人當回事了。羅部長說要是彭部長再罵人他的獄警生涯真的就要結束了。彭獄警氣哄哄的扭頭就走,所長帶著抱歉的表情請金哲民進去喝杯咖啡,李俊浩說自己帶著他們回去好了。李俊浩和宋擔當買了炸醬麵和炸雞為金哲民打氣,卻發現彭獄警沒有回來,原來,彭獄警又折回去找所長了,讓所長一定要給一個說法,否則自己就走程序去確定結果了。所長無奈的告訴他馬上就有聖誕節特赦,金哲民有很可能會在那批名單裡,並囑咐彭獄警向不要將結果告訴金哲民,免得到時候再受傷害。金濟赫知道金哲民可能會被特赦也高興不已,李俊浩一再提醒他不能透露風聲。
劉漢陽只有三天就要出獄了,這天迎來了自己的最後一次面會。劉漢陽說自己不想宋志遠看到自己出獄的樣子,讓宋志遠在前面的部隊火鍋裡等著他,爸爸也會在那裡。宋志遠問他媽媽呢,劉漢陽連外婆死的時候媽媽都還再開店,她怎麼可能會來接自己。宋志遠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但始終沒有說出口。宋志遠問劉漢陽是否真的沒有吃藥了,劉漢陽讓他一定要相信。面會結束的時候。宋志遠告訴劉漢陽自己為他準備了禮物,劉漢陽急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禮物,可惜面會時間已經到了,劉漢陽被宋擔當強行抱了回去。
金哲民再次和女大學生面會,他問女生為什麼要選擇他,是不是認識他。女生慌張的把包掉在了地上,低頭去撿包的時候,藏在衣服裡的項鍊掉了出來。金哲民認識那條項鍊上的戒指,那是自己當湖送給女朋友的求婚戒指,金哲民問女生是不是她的女兒,女生承認了,金哲民瞬間大哭了起來,女兒看著他也傷心不已。原來當初自己求婚離開的時候女朋友已經懷孕,本想著晚上回來告訴他,卻不想當天金哲民就被抓走了。後來女兒得了獎學金去打印家族證明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父親還在人世。媽媽沒有辦法只好將金哲民在西部教導所的事情告訴她,於是女兒以大學生實習的理由找了過來。回到房間後,金哲民一直沉浸在自己有女兒的事情中,還是金濟赫發現叫他過來吃飯,但是眾人發現他的心情開朗了起來。
延班長投靠了黑幫老大,老大讓他勒索金濟赫,弄個兩三億來花花。延班長說金濟赫要是咬錯了就會被咬死的,所以要好好的計劃一下。延班長從園藝班其他服刑人員那裡了解到,金濟赫在這里居然有專門的訓練場地和運動器材。延班長將此事匯報給了黑老大,說這就是明顯的優待了,讓黑老大聯繫記者出新聞,一定要將金濟赫寫成擺臭架子的棒球明星。而此時,金濟赫卻因為智孝還沒有來看自己而煩惱不已。與他有這同樣滿腦的還有李俊浩,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讓金濟赫接受自己和金濟熙戀愛的事情。
劉漢陽終於得到了出獄的日子,宋志遠和劉漢陽的父母早早的等在了部隊火鍋店。劉漢陽沒有看到宋志遠和父親很是失望,雖然嘴上說不希望他們來接自己,可也沒有想到會這麼聽話。宋志遠和劉漢陽的父母等了很久還沒有看到流汗很著急,而此時的劉漢陽卻被當初帶他吸毒的人鎖在了車上,拿出一管毒品讓劉漢陽注射。劉漢陽無奈的將毒品注射到自己的體內,馬上就有警察撲了上來將他逮捕。劉漢陽沒有掙扎,因為他知道這是警察和毒販之間早就聯合設好的局。宋志遠在外面等著劉漢陽,看著警車疾馳而去心中的不安逐漸濃烈了起來,而為了接漢陽出獄而關店的媽媽已經不安的喝下了一大桶的水。
黑老大派小弟將金濟赫從訓練場地叫走,打開門一看延班長正在等著他。金濟赫對此並不覺得驚訝,延班長讓金濟赫愛一周之內給自己打錢,否則的話就會放出金濟赫被監獄和獄警特殊優待的新聞,到時候把金濟赫的名聲搞臭,讓簽約的球隊會很難堪。晚上,金濟赫獨自站在窗前,小嘍囉過來請他睡覺,金濟赫所自己給小嘍囉打了錢,就當是做自己捕手的工資,這讓小嘍囉隱隱感到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