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Melo Holic 沉迷愛情(6-10集完結)

배우 정윤호, 경수진, 한주완 / 사진제공=몬스터유니언
Melo Holic 沉迷愛情(6-10集完結)



第6集
「games」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7集
「lip」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8集
「meloholic [8화 예고]」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9集
「meloholic [9화 ] 171204 EP.9」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10集完結
배우 정윤호, 경수진, 한주완 / 사진제공=몬스터유니언




Melo Holic


Melo Holic OST
Part 1 Martin Smith-那時的溫度Part 2 朴智敏-沒關係嗎 Part 3 TaeilXBlock B-Falling You
Part 4 璉靜-愛情中毒Part 5 金琦芝-縈繞


[分集劇情]

第6集
韓藝璃一個勁兒的給恩浩使眼色,奈何嘴巴被粘住只有在心裡讓恩浩趕緊離開。黑衣人從暗處走出來,摘下了頭上的帽子,恩浩發現他居然是劉炳哲。恩浩起身向劉炳哲揮拳,卻不想很快就被制服,和韓藝璃一樣被綁住了。劉炳哲對著他們說起自己對韓藝璃一見鍾情,然而在她馴化了自己之後又無情的拋棄了自己。劉炳哲認為他和韓藝璃之間出現問題都是因為恩浩的出現,恩浩見狀趕緊安撫他,試圖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解決這件事情。劉炳哲根本就听不進去,站起來就要打恩浩。韓藝璃發現劉炳哲的意圖後,奮不顧身的擋在了恩浩的面前,趁勢將劉炳哲推倒在地,自己也隨著力道飛了出去,腦袋剛好撞在了書架上。韓週璃甦醒過來,對於恩浩在這裡並沒有表現的很高興,說恩浩這是自討苦吃。韓週璃碎碎念著自己被劉炳哲糾纏,大罵他就是個變態。恩浩發現劉炳哲醒來後,一個勁兒的向韓週璃使眼色。韓週璃面不改色的對著劉炳哲撒嬌,劉炳哲挫敗的將她推到在沙發上,轉身抓起書架上的書向她砸去,恩浩見狀趕緊護住韓週璃。劉炳哲將恩浩按在地上,韓週璃見狀趕緊說自己有話要告訴他。趁著劉炳哲放鬆警惕,韓週璃用高跟鞋將他打暈。當汝珍和重新和好的男友回來時,正好看到韓週璃賴在恩浩的身上,恩浩聽到了她心裡想要和恩浩走下去的想法,嚇得趕緊將她推開。汝珍見狀用包將韓週璃打暈,韓藝璃甦醒過來了。韓藝璃向恩浩坦白了韓週璃會在自己緊張或者興奮的時候出現,恩浩表示自己不會在意,但是藝璃說自己都不知道她會做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自己都接受不了,認為恩浩抵擋不了她。恩浩卻很堅持自己是可以的,韓藝璃敞開自己的外套問這樣也可以承受麼,恩浩替她穿好衣服,說自己不在乎是雙面人,就算韓週璃做出再驚人的事情自己依然喜歡她。恩浩將韓藝璃帶回了金柱成家裡,說是不放心把她放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金旻延對韓藝璃的到來很不高興,但是很快就呼呼大睡。恩浩和韓藝璃發著信息,兩人覺得幸福不已。恩浩帶著韓藝璃和汝珍一對兒戀人在酒吧約會,意外的發現金柱成喝的醉醺醺的到處向人訴說自己被甩了。四人想要金柱成幫忙買單,於是將他拉到了自己桌上。金柱成滿嘴酒話,不小心將恩浩可以聽到女人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恩浩趕緊把他的嘴捂上。酒吧的老闆宣布要是誰在舞台上表現優秀的話可以獲得十張入場券,恩浩和汝珍的男朋友忍不住跑上去一試。看著兩人在舞台上熱舞,韓藝璃一激動暈了過去,韓週璃有甦醒過來。韓週璃跑上舞台性感大秀引得場下尖叫連連,汝珍趁著大家不注意將她打暈。韓藝璃清醒過來看到自己站在舞台上嚇了一跳,恩浩將她護在自己的懷中。回到家後,恩浩忍不住打趣韓藝璃耍酒瘋,韓藝璃鬱悶不已。兩人正準備接吻時,金柱成裹著被子坐在沙發上鬼哭狼嚎。警察將恩浩受傷的監控調出來,告訴他們當時襲擊他們的人不是劉炳哲,很有可能是那個連環殺人犯,要他們一定小心。恩浩將韓藝璃的所有行李都搬到了金柱成家,金柱成提出要藝璃給金旻延補課作為報酬。趁著藝璃給金旻延補課,恩浩將韓週璃的事情告訴金柱成,金柱成分析這一點不像是單純的厭男症。早上,韓藝璃到恩浩房中將他從噩夢中叫醒,告訴他真相就像是太陽或許會被遮住一時但是不會總被掩蓋的。恩浩說自從三年前後自己就很討厭抓住別人的手,現在自己很感激藝璃讓自己這麼期望和她牽手。恩浩抓著韓藝璃的手,聽見她的心裡說自己喜歡恩浩,忍不住和她擁吻起來。很快恩浩發現了不對勁,原來是韓週璃醒了過來。韓週璃醒來後對著恩浩撒嬌,讓恩浩帶著自己去吃東西、買衣服,讓恩浩放棄韓藝璃和自己在一起。恩浩聽到她想要搶在韓藝璃前面睡了他的心思,嚇得趕緊和她保持距離。回到家後,恩浩讓韓週璃好好想想是不是那個前男友現在回頭來找她,發現自己在她的身邊,因為嫉妒心理對自己下殺手。韓週璃想了很久,說金善浩一定不會這樣對藝璃的。恩浩追問著金善浩是誰,韓週璃藉故跑進了廁所。韓週璃不敢相信金善浩會有如此歹毒的心思,驚嚇之下韓藝璃清醒過來。恩浩見韓藝璃的胃實在不好受,一定要出門給他買藥。回來的路上,黑衣人緊緊的跟在恩浩的後面,恩浩察覺後趁著下雨趕緊往前跑,黑衣人緊追不捨。在一個拐角,恩浩停了下來,黑衣人險些沒有收住腳步。恩浩直接問黑衣人是誰,黑衣人將帽簷拉的更低了。


第7集
恩浩緊追著黑衣人不放,不巧在拐角的時候來不及避讓突然出現的摩托車,被撞暈在地上,黑衣人趁機逃脫。藝璃見外面下雨出來找恩浩,看到恩浩躺在地上趕緊將他扶起來。恩浩醒來後告訴藝璃,說自己記起了那個連環殺人犯。而此時,黑衣人躲在暗處看著兩人,他抬手將帽簷拉起,赫然就是書店老闆。回到家後,恩浩將殺人犯的衣服圖案畫了出來。恩浩的畫工實在令人堪憂,金柱成和金旻延對他的畫冷嘲熱諷,只有藝璃安慰他一定會將兇手找出來。而回到書店的老闆處理著自己的傷勢,眼中盡是勢在必得的光芒。早上,藝璃聽著陷入噩夢中的恩浩不斷叫著犯人別跑,擔心的進去我是看他。藝璃看著恩浩被汗水打濕的批复,竟覺得很是性感,緊張之下韓週璃又跑了出來。恩浩醒來的時候就看到韓週璃風情萬種的看著他,恩浩問她到底的罪過什麼人,是不是金善浩。韓週璃一個勁兒的迴避,無奈恩浩只好按著她的手將她困在床上,不想這時藝璃西行了過來,看著恩浩這麼姿勢曖昧的對待自己,將恩浩一頓揍氣沖沖的就出門了。汝珍的朋友見到恩浩的畫是在慘不忍睹,就按照他的描述畫了出來,貓頭鷹的形象栩栩如生。恩浩在校園網站上發了貼,詢問有誰看到過這個圖案的衣服。藝璃對恩浩不理不睬,恩浩只好主動去找她解釋。藝璃要恩浩告訴自己他和韓週璃做了什麼,恩浩欲言又止。藝璃氣呼呼的跑了出去,恩浩追上去只好將實情告訴她。恩浩拉著藝璃的手感知她內心的想法,順著她的意思向藝璃保證自己以後和韓週璃的神情都會告訴她,自己不會對韓週璃產生感情。恩浩安撫好藝璃,接到有人說知道貓頭鷹圖案的消息就和藝璃告別了。藝璃感受到周圍人的注視和議論,緊張之下韓週璃又跑了出來。韓週璃等到汝珍,告誡她一定不能告訴恩浩金善浩的事情。恩浩從知情者口中得知這件衣服一直放在教室,是個叫小說研究會的社團留下的,他們的社長叫金善浩。恩浩聽後困惑不已,思索著這個金善浩是不是和藝璃的前男友是同一個人。韓週璃聽到後兩人的對話緊張不已,想著一定不能讓恩浩追查金善浩。韓週璃撒嬌的又恩浩帶自己去吃東西,恩浩再次問起她和金善浩的事情跟,韓週璃表面上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樣,但是心裡卻在咕噥著要是恩浩知道金善浩的事情,她和禮儀都會活不下去的。恩浩聽到了她內心的想法,一個勁兒的追問她金善浩的事情。韓週璃很快就發現恩浩能讀懂她內心的想法,怎麼都不讓恩浩接近自己。韓週璃故意讓恩浩答應和藝璃分手,卻悄悄的讓藝璃清醒過來。藝璃聽到恩浩說和自己分手的話憤怒不已,任憑恩浩怎麼解釋都沒用。金旻延因為小說投稿沒有入圍傷心不已,在書店大哭特哭。書店的老闆建議她寫小說一定要有真實的經歷和感受,金旻延說自己最喜歡的小說家向戀葵據說就是這樣的。金旻延和老闆分享著自己暗戀書店老闆的故事,老闆一臉寵溺的看著她。警察到金柱成的辦公室,恩浩發現連環殺人案的第一個受害者的手機裡的殺人犯背影和自己記起的團一模一樣。恩浩想起今天的得到的消息,想要告訴警察話到嘴邊又收了回去。恩浩一直關注著浴缸連環殺人案的消息,心中幾乎已經肯定從背後襲擊自己的人就是那個殺人犯,但是又想起自己說起金善浩時韓週璃的反應,心中有強烈的不安。恩浩將汝珍約了出來,但是汝珍言辭閃爍,說自己對於金善浩和藝璃的事情毫不知情。藝璃回到自己的房子裡發現一片狼藉,房東告訴她是有人來看房子自己才知道的。藝璃怎麼也想不出來誰會這麼對待自己,回去的路上,藝璃總覺得背後有人跟著自己,回頭看卻沒有任何的發現。回到家裡,恩浩向藝璃解釋了自己說分手是為了取得韓週璃的信任,好讓她說出金善浩的下落。藝璃回憶了金善浩失踪的前後,說金善浩失踪是蓄謀已久的,韓週璃應該也不知道。恩浩聽到了藝璃內心自責的聲音,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只是纏著讓藝璃叫自己哥哥。恩浩找到金柱成,說自己想了解全部當年連環殺人案的情況,金柱成將犯人的作案手法和細節講述給他聽,並分析犯人很容易獲得別人的好感和信任,對於他來說殺人就是一個儀式,是有計劃性的殺人。金柱成還悄悄的告訴他犯人會用消毒水清洗屍體,這個細節從來沒有向外界透露。金旻延突然冒了出來,說自己喜歡的小說家向戀葵的小說中就有這樣細節的描述。金旻延將小說找出來,小說描述殺人的細節和金柱成講述的一模一樣。金旻延說當時救因為向戀葵對殺人後的心裡描述特別的精準,還傳出過是他親手經歷的傳聞。晚上,恩浩看著向戀葵的官網,意外的發現有一本雙面戀人的書沒有內容。


第8集
恩浩到書店去找雙面戀人的書,兩人一見面就想起了在首飾店見面的場景。老闆把書作為禮物送給了他,問起恩浩女朋友是否喜歡他送的項鍊,恩。浩只有敷衍說還可以儘管老闆對恩浩笑臉相迎,恩浩始終覺得不對勁。恩浩走後,老闆的笑臉陰沉了下來,眼裡發出淬了毒的殺氣。老闆來到地下室,對著電腦忙碌起來。恩浩將雙面戀人拿給藝璃看,說這完全就是藝璃的故事。藝璃認為書的作者愛迷就是金善浩,但對於金善浩知道雙面性格的事情毫不知情。藝璃讓恩浩在大庭廣眾之下親吻自己,希望以此來喚出韓週璃,好讓恩浩有機會問她金善浩的事情。但是韓週璃就是不出現,無奈恩浩只好讓藝璃回憶韓週璃第一次出現的情景,自己利用超能力去告知韓藝璃。恩浩進入了藝璃的會議中,看著小小的藝璃被欺負心疼不已。但是韓週璃出現了開始反攻,浩趁機誘惑藝璃跟自己一起去。韓藝璃轉眼從小孩變成了大人的模樣,向恩浩提出只要他不再追查金善浩自己就永遠不會出現。恩浩見自己問不出什麼,就答應了她的條件。恩浩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金柱成和藝璃都陪在她的身邊,但是他的眼睛卻短暫的失明。恩浩拒絕了醫生的進一步檢查,金柱成讓他一定要控制使用讀心術的頻率,否則很有可能會永久性的失明。恩浩答應了金柱成的要求,說以後能用到的機會也不多了。恩浩知道金柱成擔心,正抱著他撒嬌的時候,藝璃給他帶來了換洗的衣物,恩浩馬上翻臉讓他先走。恩浩和藝璃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周圍的人議論紛紛,藝璃很是奇怪居然這樣韓週璃都不出現,恩浩笑到什麼都沒有說。回到家後,恩浩還是將愛迷就是藝璃的前男友這件事告訴了金柱成,說自己已經告訴了警察,說自己以後不再使用讀心術,找人的事情就交給警察好了。金柱成聽後放心了,讓他先想想期末考試的事情。恩浩準備和藝璃出去旅遊,藝璃說比起山自己更喜歡大海。恩浩陪著藝璃回家收拾衣服,藝璃被房東叫了出去,恩浩在韓週璃的衣櫃裡意外的發現一件貓頭鷹圖案的衣服。恩浩的腦海中轟的一響,想起了自己被襲擊後在雨中看到的那個兇手,兇手的面容在恩浩的腦海中越來越清晰。恩浩慌神了,藝璃回來後就藉口有事匆匆離開了,藝璃還以為他是要和自己外宿而害羞呢。恩浩再次來到自己被襲擊的地方,一遍一遍的回憶當時的場景,韓週璃的臉清晰的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中。當時恩浩敲開門的情景也出現在腦海中,記憶中有一個人坐在電腦前,在屏幕上敲出通通要殺死的字樣。回到家裡,恩浩看著浴缸殺人案的案卷資料,心中猶如外面的天氣一樣翻湧不。第二天,藝璃一改平時諾諾的樣子,主動拉著恩浩出發去海邊。兩人都盡情的享受著這難得二人世界。夕陽西下,恩浩陪著藝璃看著月亮升起的大海,恩浩明顯的感覺藝璃有些不對勁。果然藝璃說自己知道恩浩將那件衣服拿給警察的事情,就像大多數人只看到月亮的正面看不反面,但是有了正反面才是完整的月亮一樣的道理,韓週璃所做的錯事,也不能已不是自己做的為藉口掩蓋掉。藝璃問恩浩襲擊他的人就是自己對不對,恩浩一時語塞,說藝璃不是韓週璃,而且韓週璃好像就是浴室連環殺人案的兇手。藝璃是在不願接受自己殺過人,恩浩緊緊的抱住她,說就算是全世界都認為是她殺了人自己也一定站在她這邊的。激動之下,韓週璃又出現了。韓週璃說殺人的並不是自己,而是金善浩。恩浩拉住韓週璃的手,再次進入當時的作案場景,將韓週璃目睹金善浩殺人後襲擊恩浩,自己把恩浩叫醒後倉皇逃走的全過程看的一清二楚。恩浩無力的跪坐在沙灘上,韓週璃擔心不已。恩浩反應過來後一把抱住韓週璃,說自己就知道她不會殺人的,這樣藝璃也就沒事了。恩浩問韓週璃是如何發現金善浩殺人的,韓週璃說自己看到金善浩房間中寫了字的照片牆以為是他出軌了,本想著捉姦在床讓他丟臉不敢在接近藝璃,但是看到了那麼驚人的場景,想到警察也有可能不會相信的話,所以一直隱藏著韓。週璃問恩浩說過的就算是她殺了人也會袒護藝璃到最後的話是不是真心的,恩浩說自己對藝璃的心一直都是認真的。恩浩說要快點將金善浩找出來,韓週璃說找不到金善浩了,因為自己殺了他。


第9集
恩浩本來還不相信韓週璃的話,韓週璃將自己殺死金善浩的全部過程都講給他聽。韓週璃說自己發現金善浩和其他女性接觸以為他出軌了,想要跟踪揭穿他讓他離開藝璃,但是不想自己卻目睹了他殺人的全部過程,包括恩浩送蛋糕然後被襲擊的事情。當時恩浩被襲擊後陷入昏迷,是韓週璃將他叫醒,所以恩浩看到的是周璃的臉。韓週璃沒有料到金善浩早就已經發現了她,於是追上她想要掐死她。在兩人掙扎拉扯的過程中,韓週璃不小心將金善浩推下大橋。恩浩聽後離開了,韓週璃以為恩浩是嫌棄自己,解釋說自己也是被逼無奈。恩浩只是拿來的毛毯將韓週璃裹起來,告訴她這不是過失致死,而是正當防衛。韓週璃問恩浩會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藝璃,恩浩讓她自己對藝璃說。藝璃醒來後發現恩浩留下的紙條,看了韓週璃說明事情原委的視頻,心情十分的複雜。恩浩告訴她,不管她做任何的決定,自己都會陪在他的身邊,所以她想好後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金旻延精心打扮一番準備出去約會,金柱成對金旻延不求上進的態度大為惱怒。金柱成說服不了金旻延忍不住的向她抬起手,金旻延見狀傷心的跑了出去。恩浩陪著藝璃到警局自首,重案組的警官告訴他們金善浩被鎖定為連環殺人案的兇手,馬上就會在全國范圍內張貼她的通緝令。藝璃本想說金善浩已經被自己殺死,但是恩浩阻止了她。重案組的警官給他們看了向戀葵最近更新的雙面戀人,裡面記錄了金善浩掉下海裡前發現了韓週璃的存在,死裡逃生後一直跟踪藝璃,發現恩浩在他的身邊後就開始對恩浩展開了報復。恩浩看到通緝令上金善浩的臉萌系一口涼氣,心裡對金旻延擔憂不已。金善浩發現了街邊張貼的通緝令,急匆匆的返回了書店。金旻延到金善浩的書店,意外的發現了金善浩隱藏在書架後的工作室。金旻延好奇的闖了進去,金善浩陰測測的跟在後面。等金旻延意識到情況不對後想要離開時,金善浩已經下定決心要將她留在這裡。金柱成打不通金旻延的電話著急不已,恩浩帶著警察趕到書店,金柱成也跟著過來了。金柱成在書店發現金旻延的鏡子和金善浩買蠟燭的快遞單,心中聯想到之前被害人死亡的場景,一時心如死灰。警察在書店也沒有找到金善浩,調查監控後發現金旻延確實來了書店,但沒有出去過。警察讓金柱成回家等消息,藝璃自告奮勇的說自己回家等,讓恩浩陪著金柱成在這裡。警察發現書店的格局有些奇怪,這時恩浩收到藝璃的短信,按照短信的提示,恩浩打開了金善浩的秘密閣樓。果然金旻延被金善浩迷暈了捆綁在這裡,金柱成趕緊叫了救護車把她送到醫院。恩浩拉開簾子,發現裡面全是藝璃平時的照片,這也意味著金善浩一直在他們的身邊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恩浩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重案組的刑警看到後直罵金善浩是個變態。重案組的刑警接到線索所金善浩和一個女的坐上車去了釜山,馬上向釜山警方求助。藝璃醒來時發現自己被金善浩捆著,整個房間佈置的唯美浪漫,和連環殺人案相同的燭台、浴缸、花瓣一樣不少。金善浩坐在浴缸邊寫作,思路枯竭的他暴躁不已。在接到藝璃苦苦哀求的眼神下,他突然文思泉湧,還安慰她說反正要死的又不會是她。金善浩將完成的雙面戀人上傳到網上,走到窗邊自言自語的說應該做到了啊。藝璃趁著她不注意將金善浩踢到,一邊拼命的呼救,但是始終沒有任何的回應。金善浩說自己一切都是為了寫出完美的小說,藝璃毫不客氣的說這都是因為他沒有才氣。金善浩說自己現在已經完成小說了,只要實現小說中的情節就不會有人覺得自己是三流寫手了,而是照搬的小說的情節。恩浩接到金善浩的信息,發現他所發送的地址正好和照片牆上的一模一樣。恩浩瞞著警察趕到樓下,在樓上觀察的金善浩拉上了窗簾。恩浩匆匆的跑了上去,剛進門就被從後面打暈了。恩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浴缸裡,手腳被韓週璃綁住。韓週璃說自己對不起恩浩,但要是自己不這麼做的話她和藝璃都會死。金善浩說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讓恩浩迷上藝璃,自己一直都是利用恩浩來寫小說。韓週璃趁著金善浩不注意推開他趕緊逃跑,金善浩見狀將浴缸的水龍頭打開,並且將恩浩打暈過去。韓週璃下樓的時候不小心扭傷了腳,藝璃帶著傷堅持往下跑,金善浩緊追不捨。韓藝璃被追到地下的一處展覽室,悄悄的藏在一道縫隙中,正當她慶幸金善浩找不到他的時候,金善浩出現在她的身後抓住了她。


第10集完結
金善浩拉著韓週璃來到懸崖邊上,在這裡,他要完成自己小說中和心愛的女人在約定的地方共同赴死的情節。韓週璃驚恐不已只得苦苦掙扎,但她在力量上明顯不是金善浩的對手,只得任由金善浩一步一步的強拖著她來到海邊。就在金善浩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成功的時候,恩浩出現阻止了他。原來韓週璃在綁恩浩的手時,將一把小刀悄悄的塞到他的手裡,並且拉著恩浩的手在心裡告訴他自己會引開金善浩,讓他逃脫後趕緊報警。金善浩被趕來的警察控制帶走,恩浩和韓週璃因為死裡逃生慶幸不已。韓週璃很感激恩浩一直保護著藝璃,恩浩也敢感激韓週璃沒有事情。韓週璃靠在恩浩的懷中昏睡過去,醒來時已經是藝璃。藝璃對於中途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看著金善浩被抓走也是一臉茫然。金善浩回頭看到兩人覺得刺眼不已,趁著警察不注意,他掙脫警察的控制衝了過來,將恩浩撞到在地上,掐著藝璃的脖子要將她推向大海。警察見勢不妙開槍打傷了金善浩的手臂,藝璃的手也緊緊抓住了欄杆。金善浩用腳使勁踩著藝璃的手,恩浩清醒過來趕緊將他推開。金善浩再次被警察帶走,恩浩抓著藝璃的手想要把她拉上來。藝璃的手抓住了恩浩,但是身體依然搖擺著使不上力氣。眼看這樣下去會把恩浩也拖下去,藝璃主動放開了恩浩的手,任由自己掉進冰冷的海水里。恩浩見狀也挑了下去,在海底抓住了藝璃的手。朦朧中,恩浩又來到了藝璃的小時候,孤單的藝璃一個人蜷縮著小小的身體哭泣,說是自己擔心別人都不會喜歡自己。恩浩抱著她,告訴她不管現在怎麼,以後一定會有一個既帥氣又愛她的人出現在她的生命力。韓週璃也坐在以前的小床上,韓週璃得到了恩浩的保證後,徹底的消失不見了。昏睡中的藝璃也在一片金黃的菜花地見到了韓週璃,韓週璃將一朵鮮豔的紫羅蘭送給她,然後笑著向她告別。藝璃醒來後,看到床頭放著的紫羅蘭盆栽,心中感動不已。藝璃到恩浩的病房看他,發現恩浩對她完全沒有任何的印象。看著他和護士調笑,藝璃傷心不已,金柱成告訴她恩浩喪失了部分的記憶。金柱成不小心把一個護士撞倒,恩浩趕緊去把她扶起來。金柱成看到恩浩的手,想起了他的超能力。藝璃不死心的告訴恩浩是他救了自己 ,但是恩浩還覺得是自己正義感爆棚所致。回到病房後,藝璃想到今後恩浩將不再記得自己,忍不住傷心大哭。令人沮喪的是,恩浩的超能力也消失了。他怎麼也想不起自己為什麼會到懸崖邊上,每每想起事情的經過,自己的心臟總是空落落的像缺了一塊。出院的時候,藝璃將自己打扮成韓週璃的樣子,主動向恩浩表白。藝璃主動親吻了恩浩,以前和藝璃經歷的點點滴滴在恩浩的腦海中一一浮現。藝璃告訴他失憶了也沒有關係,那些失去的記憶自己會用美好的記憶將它們填滿。在新生歡迎儀式上,恩浩當著所有的人面和藝璃秀恩愛,引得同學陣陣尖叫;金善浩對於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金柱成愛上了重案組的女刑警,但是女刑警卻選擇了胖胖的警察;汝珍和男朋友一起瘋狂一起鬧;金旻延將恩浩和藝璃的故事寫成小說在網上發表。無論面對什麼,我們總是準備好去愛,都是愛情中毒者,這就是所謂的愛情。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