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Melo Holic 沉迷愛情(1-5集)

「collage」的圖片搜尋結果
Melo Holic 沉迷愛情(1-5集)


第1集
「gesture」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2集
「glasses」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3集
「ear」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4集
「jaw」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5集
「lip」的圖片搜尋結果



Melo Holic


Melo Holic OST
Part 1 Martin Smith-那時的溫度Part 2 朴智敏-沒關係嗎 Part 3 TaeilXBlock B-Falling You
Part 4 璉靜-愛情中毒Part 5 金琦芝-縈繞


[分集劇情]

第1集
銀河大學,白雪雅和朋友有說有笑的走在路上。白雪雅的男朋友俞恩浩在樓頂製作了巨幅的海報,大聲的向白雪雅求愛。朋友們對白雪雅羡慕不已,白雪雅內心對此很是抵觸,但在眾目睽睽之下也只有強裝笑臉和恩浩互動。雪雅生日的時候,恩浩帶著自己親手做的蛋糕去找她,卻怎麼也敲不開她的家門。回家的路上,恩浩還沉浸在雪雅收到蛋糕的浪漫幻想中,不想收到了雪雅發來的分手資訊,說他不懂女人的心。恩浩傷心難忍,這時天下起了大雨。背後一個全副武裝的人握著磚頭砸向恩浩,恩浩倒在了地上,被風刮斷的電線落在地上,電流順著雨水傳到恩浩的手上。恩浩死死抓住襲擊者的腳,恍惚之間看到一間昏暗的房間裡,一個男子在電腦面前打著殺死你的字樣。恩浩在醫院醒來之時,意外的發現自己可以聽到對方的想法。恩浩嚇了一跳,可是他試圖向員警證明時,卻發現好像有消失了。恩浩回到學校,通過實驗才知道自己讀心術的超能力只對女性有用。恩浩興奮的跑去找白雪雅,因為他覺得白雪雅說他不懂女兒心的問題完全不是問題了。白雪雅對於恩浩的到來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高興,恩浩想要證明給她看而抓住了她的手,意外的發現她已經有了別的男人。白雪雅的新男友說自己要出去一下,恩浩看著他脖子上的口紅印格外刺眼。恩浩突然就不想知道白雪雅和那個男人發生了什麼,跪下來求白雪雅和他繼續在一起。白雪雅想要扶他起來,手一碰觸到恩浩,她和男人廝混向恩浩分手的場景就出現在恩浩的腦海中。恩浩大罵白雪雅是個懷女熱,白雪雅也將自己對恩浩的不滿通通的都倒了出來。晚上,傷心的恩浩在河邊遇到了失戀的韓藝璃,兩個同樣失意的人喝的甯酊大醉。早上恩浩被打掃的環衛工人叫醒,而韓藝璃早就已經夠沒有了蹤跡。恩浩不堪其擾只有向心理學教授金柱成求助,金柱成以為他是異想天開讓他去找精神科醫生諮詢。正好碰到心理系的美女朴教授來找金柱成,恩浩拉著朴教授的手意外的得知她與金柱成的不當關係,至此金柱成完全相信了。就在金柱成還對擁有讀心術的恩浩寄予厚望時,恩浩卻選擇了入伍服兵役。三年後,服完兵役的恩浩回到學校繼續研讀心理學。這天,恩浩正在做彙報,知名娛樂圈美女J來到學校,徑直闖進教室給了恩浩一耳光,然後一把抱住了恩浩,恩浩也緊緊的抱住了她。從外面偷偷溜進來的韓藝璃剛進來就看到這一幕,恩浩使眼色讓她坐回去。 J和恩浩戀愛的緋聞傳的沸沸揚揚,恩浩心裡卻明白這只是J為了掩蓋自己劈腿而製造的新聞,但還是很有風度的配合了她。金柱成拿來恩浩的腦部CT,說她的腦血管有爆裂的危險,讓他還是要少用自己的讀心術,讓他好好的談一場戀愛。恩浩對此不屑一顧,說除非是遇到不做作、沒心機、不說謊、不可預測的四無女人,否則他是不會戀愛的。下樓後,韓藝璃將恩浩堵在了櫃子前,問他是不是見過自己,以後在學校要當做不認識。恩浩感到非常奇怪,他也覺得韓藝璃很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是在哪裡見過。韓藝璃打工的咖啡店裡,一對戀人正在過生日,看的韓藝璃心中十分不爽。原來男主角是因為在服兵役的時候因為恩浩的説明才和女朋友和好,也軍營裡的眾多士兵也因為恩浩和女朋友複合。聽到消息的劉炳哲攔住恩浩,讓他幫忙追到自己的女神金高恩。恩浩藉口撞到金高恩,卻發現她對劉炳哲一點印象都沒有,單劉炳哲堅持稱自己已經和她度過了很多的日夜。上課的時候,恩浩意外的發現韓藝璃也在上這節課,她的名字是金高恩。突然外面傳來的喧鬧聲,劉炳哲站在高樓上向金高恩求愛,拜託一定要讓自己留在她的身邊。學校負責人將金高恩帶到現場,韓藝璃想要趕緊逃走,卻被恩浩一把抓住。


第2集
恩浩知道了金高恩說服韓藝璃代替自己上課的交易,也聽到了韓藝璃心中急切的想要逃走的聲音。眼見著劉炳哲舉著條幅向自己示愛,韓藝璃趁恩浩不注意反剪他的雙手趁機逃跑。還好,劉炳哲落在了氣墊床上,及時的被送到了醫院。恩浩撿起地上的條幅想起自己當初向白雪雅告白時的情景,心中一時回味無窮。當年調查恩浩被襲擊的員警找到他,說自己很愧疚還是沒能找到兇手。恩浩想起課堂上金柱成講述的犯罪案例,意外和發現和自己被襲擊發生在同一天。韓藝璃穿著女僕裝在室外清醒過來,發現自己正被一個小混混調戲。韓藝璃不斷的提醒自己要清醒過來,劉炳哲向他告白的場景有出現在她的腦海中,一時之間她只覺得五臟俱焚頭疼欲裂。韓藝璃去向金柱成請求原諒,並拿出金柱成之前的著作請他簽字。金柱成問他是否要接受劉炳哲的告白,韓藝璃卻說自己不認識他。韓藝璃走後,恩浩走出來說韓藝璃也勾引過自己。恩浩去韓藝璃打工的咖啡館打探情況,正在整裝的韓藝璃赫然發現鏡子中另一個妖嬈的自己在向自己眨眼。恩浩還想借機瞭解韓藝璃心中的想法,但是韓藝璃拒絕了肢體接觸,並讓恩浩不要想要總是給別人牽線搭橋,還是先談好自己的戀愛。恩浩又去找了劉炳哲問他是否真的和韓藝璃有交往,劉炳哲說韓藝璃反轉的魅力簡直無法抵擋。恩浩建議劉炳哲在韓藝璃心裡脆弱的時候向她浪漫的告白,不想韓藝璃以為是劉炳哲在跟蹤調查她,將他一頓狠揍。傷心的劉炳哲哭著跑了回來,對恩浩說現在他要用自己的方法了。恩浩原本想要阻止,不想劉炳哲根本就不聽。韓藝璃質問這一切是不是恩浩策劃的,說要是有下次的話自己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恩浩抓住她的手,只看到了她獨自戰在橋上面對洶湧的大海。回去的路上,恩浩看著一身紅裝患者明豔妝容的韓藝璃和自己擦身而過,好像根本就不認識他一樣。韓藝璃醒來時發現自己身處異處,趕緊叫來閨蜜汝珍將自己帶走。回家後,韓藝璃只記得劉炳哲喝醉在自己家門口大吵大鬧的事情,對於之後發生了什麼一點都沒有印象。恩浩一直沉醉在和一身性感的韓藝璃接吻的美夢中,剛醒過來就發現金旻延守在他的床邊說要和他結婚。恩浩急匆匆的出門去了,金旻延告訴金柱成恩浩有了喜歡的女人,睡覺都在叫著韓藝璃的名字。韓藝璃和恩浩在校園中遇到,韓藝璃本想向恩浩證實自己昨晚的行蹤,但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金柱成將韓藝璃,說對她的處理方式就是未來六個月裡擔任自己的事務助理,韓藝璃感激不已。當金柱成介紹恩浩是自己的助教時,韓藝璃趕到了非常的無力。恩浩趁著握手的機會再次問她是否認識劉炳哲,卻發現她根本就沒有說謊。恩浩向金柱成說起這件事,金柱成不以為然說哪有女人不說謊的。很快,金柱成的目光被一個正在跑步的性感美女吸引了去,匆匆和恩浩告別後一路追著對方去了食堂。性感的美女原來是食堂的料理師尹京愛,金柱成深深被尹京愛揮動手臂攪拌米飯的樣子迷住了,甚至覺得她手臂上的汗珠都十分的性感。尹京愛提醒他要打飯先要去買餐券,金柱成馬上照辦。金柱成吃飯的時候,一身性感裝扮的尹京愛向他講述讓米飯變得好吃的方法,金柱成看的出身,拿出自己的全部餐券說要為她用光,尹京愛笑笑後全部收走了。汝珍的前男友因為汝珍的苦苦糾纏向恩浩求助,而汝珍接到男友分手的資訊後大哭,韓藝璃建議兩人分手就要當面說。兩位分手的當事人帶著各自的後援團來當面分離,汝珍很快就不安套路苦苦哀求男朋友不要離開自己。恨鐵不成鋼的韓藝璃站到兩人的身後,將在自己心中隱藏多年的話全部吐了出來,說要分手就應該向對方當面說明原因,這才是分手的禮儀。恩浩趁著韓藝璃經過自己身邊時探知她的內心,得到了依然是她獨自俯視洶湧大海的畫面。恩浩跟著韓藝璃的身後,看著她和汝珍不歡而散,悲傷的自己一個人前行,背影落寞而傷感。恩浩跟在她的後面,看她在旅遊海報錢站住,想起汝珍講的韓藝璃那個不告而別的前男友。恩浩拉住韓藝璃的手,讓她不要覺得哭是懦弱的表現,其實哭是為了更好的生活,讓她放心的哭出來。韓藝璃漸漸放下心房,眼淚順著臉龐就直直的留下了。恩浩看著這樣隱忍的韓藝璃,忍不住疼惜的抱起她的臉吻了上去。


第3集
韓藝璃大罵恩浩是個瘋子,恩浩想起了當年自己失戀第二天醒來後手掌心被人寫下的瘋子,難怪他一直覺得韓藝璃有些似曾相識。恩浩追問韓藝璃是否記得自己,韓藝璃以為這是恩浩追求女生的手段,嚴厲警告恩浩不要自以為是的很瞭解女生的想法,說自己最討厭的就是耍心機、偽裝、和謊言。恩浩想起自己說過的四無女,不顧韓藝璃的鄭重拒絕,頓時覺得自己得到了愛情的眷顧。恩浩回去的路上,感覺全世界都是光彩炫目的。金柱成看到恩浩一臉的春心蕩漾,猜測他已經表白但是遭到了拒絕。金柱成對於恩浩和韓藝璃之間的互動非常的感興趣,在辦公室當著恩浩的面和韓藝璃互動。恩浩看著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心中非常的不爽,煩躁的將手邊的檔推到地上,卻意外的發現了當年連環殺人案的卷宗,地點正是白雪雅的隔壁,恩浩好像想起了什麼,急匆匆地沖了出去。恩浩到圖書室找到韓藝璃,她正在看擁有雙重人格的人自殺的書籍。恩浩再次向韓藝璃告白,說自己會用真心得到她的心,但韓藝璃還是堅決的拒絕了他,並明確表明自己不喜歡恩浩。恩浩趁著韓藝璃擦身而過探知她的內心,韓藝璃的心裡依然是她面對波濤洶湧的海面,忍不住的想要投身大海的場景。恩浩找到了以前員警,問是否連環殺人犯就是當年襲擊自己的兇手,自己總覺得兇手是故意跟在自己身後的。按照這樣的邏輯,那自己當年拜託他轉交蛋糕的男人應該就是兇手,可惜的是時間過去的太久,兇手的面容已經記不清楚了。金柱成專心致志的和尹京愛勾搭,將參加學術會議的任務交給了韓藝璃。韓藝璃回家拿出藏在衣櫃裡的裝滿回憶的盒子,決定趁此機會去海邊了結前情往事。恩浩打電話給韓藝璃被掛掉了電話,一問金柱成才知道她的行蹤。恩浩擔心韓藝璃會想不開,奈何去正東津的火車汽車都已經停運,他最後騎著電瓶車趕往了正東津。韓藝璃站在海邊看著自己和前男友的照片,想起兩人曾經經歷的點點滴滴,將照片撕成碎片撒入大海。韓藝璃趴在橋邊俯視大海,恩浩大叫著不可以從後面跑過來,將她緊緊的抱入懷中,嘴裡還一直安慰韓藝璃只有好好的活下去才是對前男友最好的報復。兩人來到沙灘,韓藝璃想起金柱成給自己看過的恩浩以前的照片,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兩人在沙灘上遇到了韓藝璃以前的朋友,韓藝璃抓住恩浩的手就開跑。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他們走後一個全身黑衣的人撿起韓藝璃拿給恩浩的紙巾使勁嗅。兩人手牽著手躲過了追過來的人,恩浩問韓藝璃是不是真的對自己沒有感覺。在恩浩的注視下,韓藝璃也有些意亂情迷,眼看兩人就要親吻在一起的時候,追他們的人返了回來,韓藝璃丟下恩浩自己就跑了。恩浩發現追他們的人正在路上搭訕女孩兒,恩浩發揮自己的讀心術説明他們成功的約到女孩,兩人對他倍加尊重,請他去吃生魚片。席間,兩人告訴恩浩起當初追過韓藝璃的人都遇到了倒楣事。黑衣人跟在韓藝璃的後面,韓藝璃發現後趕緊往前跑,黑衣人窮追不捨。還好恩浩及時出現,黑衣人匆匆離去。晚上,恩浩和韓藝璃在海邊吹著海風,恩浩說自己已經知道韓藝璃不願戀愛的原因。韓藝璃緊張的握緊雙手,恩浩說自己會打破魔咒,就是自己真的進入到她的心裡面也會平安無事的。韓藝璃呆住了,恩浩說自己一定會使出吃奶的勁兒對她好,而且自己不會受傷。韓藝璃和恩浩幸福的開著電瓶車兜風,韓藝璃想起朋友的話,決定向恩浩坦白自己的雙重人格。不想電瓶車突然不聽使喚,恩浩讓韓藝璃聽從他的口令一起往旁邊倒。就在從電瓶車上摔落的瞬間,黑衣人襲擊自己的場景又出現在恩浩的面前。


第4集
恩浩在韓藝璃的呼喚聲中醒來,昏迷中自己比襲擊的畫面又湧上了腦海。因為電瓶車已經光榮下崗,恩浩和韓藝璃只有坐在階梯上看著滿天的星星聊天。恩浩看著側臉的韓藝璃特別的吸引人,忍不住的想要去親吻她。正好天空劃過了流星,兩人虔誠的對著流星許願。恩浩坦白了自己因為事故擁有了讀心術的超能力,韓藝璃卻有些不相信是真的。晚上,金柱成和尹京愛泡著玫瑰花鴛鴦浴,昏暗的燈光加之酒精的作用,一時間也是濃情蜜意。可惜的是中途不請自來了一個外國男加入到兩人的行列中,金柱成開始覺得不是滋味了。金旻延因為發現恩浩夜不歸宿而傷心不已,出去的途中被一個白衣男生不小心將奶茶灑在了衣服上。失意的金旻延很快就被白衣男生吸引,男生因為沒有帶乾洗費給了她名片,讓她來書店挑本書作為禮物。陷入熱戀的恩浩和韓藝璃讓金柱成感覺兩人很奇怪,但因為韓藝璃的堅持,恩浩已經答應不講兩人的戀情公佈出來,所以兩人只好偷偷的通過寫小動作互動。兩個陷入熱戀的年輕人像其他的戀人一樣,開始了甜蜜的約會。恩浩利用自己的讀心術接受到韓藝璃心底的想法,承諾一定會帶她去完成她的夢想。失靈的電瓶車經過檢查發現是有人故意擰松了螺絲,韓藝璃直覺的想起了那個追趕她的黑衣人。員警經過推測,也開始覺得殺人犯和偷襲恩浩的是同一個人。員警因為恩浩再次遇到黑衣人向金柱成尋求説明,金柱成分析襲擊恩浩的人和連環殺人犯極有可能是同一個人,員警只能寄希望恩浩能夠想起兇手的相貌。金柱成問員警為何瑞關心這個案子,員警告訴他連環殺人案的第一個死者就是自己的親妹妹,對兇手突然停止了殺人感到疑惑不解。恩浩和韓藝璃甜蜜的約會,恩浩為韓藝璃抓了很多的娃娃。恩浩也終於如願的親到了韓藝璃,把她送到家門口才依依不捨的離開。汝珍看到後問韓藝璃為何接受了恩浩,韓藝璃說自己的心已經不聽大腦的控制了。汝珍擔心韓藝璃身體的另一個自己會傷害恩浩,韓藝璃只有拜託她裝作不知情。此時的恩浩還沉浸在和韓藝璃的親吻,幻想著韓藝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各種的想入非非。金旻延告訴恩浩自己有了喜歡的男人,問恩浩是不是自己沒有魅力,恩浩表示自己把金旻延當做自己的妹妹,不會讓任何欺負她的那種。白衣男子在書店聽著音樂,接到了金旻延的資訊,臉上浮現出了然的笑容。恩浩到學校想著電瓶車被人動手腳的事情,心中總是有些不安。汝珍的前男友可憐兮兮的求恩浩幫自己和汝珍複合,說汝珍好像跟自己的朋友好上了。恩浩說自己以後再也不會幹這些事情了,說著就去櫃子裡拿東西,不想一袋碎玻璃渣赫然出現在櫃子裡,恩浩的手被紮的鮮血直流。韓藝璃遠遠的看著恩浩的手,不敢再往前一步。韓藝璃對於恩浩受傷自責不已,但是恩浩卻將一條項鍊掛在她的脖子上,讓她二十四小時不准摘下來。金旻延去白衣男生的書店,途中遇到了一個變態的暴露癖好者,白衣男生及時出現趕跑了變態者。金旻延問他有沒有女朋友,他說自己的女朋友愛上了別人。金旻延在他的書店挑了一本雙面戀人的額書,這才發現兩人都很喜歡這本書,兩人很快就熟絡了起來。恩浩想起玻璃渣很像劉炳哲喝水的瓶子,決定去找他問個清楚。不想他到的時候看見韓藝璃已經在質問劉炳哲了,劉炳哲堅決不承認是自己所為。第二天,恩浩問藝璃為什麼要去見劉炳哲,藝璃認為恩浩在懷疑自己很是生氣。金柱成剛剛宣佈下課關閉電源,教室一片黑暗。恩浩拉著藝璃跑進教室,正在兩人拉拉扯扯的時候,窗簾被同學拉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們的身上。同學們對兩人議論紛紛,藝璃忍不住的抱著頭痛苦不已。這時藝璃身體裡的另一個自己復蘇了,她緩緩的站起來摘掉眼鏡放下頭髮,風情萬種的向恩浩打招呼。


第5集
韓藝璃身體裡甦醒的另一個靈魂和她平時的做派完全相反,她放下自己的頭髮,鬆開自己緊束的胸部,引得學生和金柱成生生尖叫,眼睛幾乎都粘在她的身上。恩浩見狀趕緊拉著她向外走,但是她好像很享受現在的狀態。復甦的靈魂就像是脫韁的野馬,肆無忌憚的向路過的學生打招呼,這樣的變化讓恩浩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下定了決心要讓恩浩離開藝璃,於是拉著恩浩去遊樂園玩驚險刺激的項目,這和平時藝璃想要玩旋轉木馬的心願完全背離。恩浩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但是她還是不願放過,在恩浩面前大吃特吃,不斷的向恩浩發文,對他的任何回答都挑三揀四。無奈恩浩的手受傷不能用,只能陪著笑臉任由她怎麼高興怎麼來。更過分的是,她從遊樂園偷來表演用的公主的衣服,非要穿著和恩浩照大頭貼,恩浩也只能順著她。照完大頭貼出來,恩浩發現藝璃和劉炳哲親密的大頭貼也在其中。她想著這下恩浩應該不會再跟著來了。恩浩出來沒有見到她正在奇怪,不想在遊樂場遊行的花車上看到了她。她開始還在熱情洋溢的向大家打招呼,很快就受不了花車的顛簸大吐特吐,周圍的人都被熏得不行。第二天一早,韓藝璃從陌生的家裡醒來,躡手躡腳的走出去發現自己完全不知道這時那裡。韓藝璃正在奇怪的時候,恩浩出現在她的背後,說她被自己發現了,。韓藝璃的腦海中聯想翩翩,恩浩說自己發現韓藝璃居然是個雙面人,這麼重大的問題居然不告訴他,是不是打算一直瞞下去。韓藝璃緊張不已,說自己有好幾次都準備告訴他的。恩浩說既然要撒酒瘋就不能喝醉酒。原來昨晚的她喝的難醉被恩浩帶回來,吐了金柱成一身,還險些被金旻延誤會。恩浩陪著韓藝璃去警局處理偷衣服的事情,韓藝璃對於自己昨晚的行為一無所知。警察和恩浩聊天說起殺人案的事情,最近這麼安靜自己心裡總是覺得怪怪的。警察問恩浩的手怎麼回事,恩浩輕描淡寫的說不小心被割破了。警察覺得韓藝璃很是眼熟,後來才想起三年前韓藝璃因為自己男朋友失踪而來警局連續找過他們好多次。恩浩說自己現在是她的男朋友,警察連說自己說錯話了。恩浩覺得韓藝璃很不正常,問她昨天遊樂園的事情明顯對不上。恩浩問她有沒有要對自己坦白的,韓藝璃想要抓恩浩的手恩浩縮了回去,說要是欺騙自己他就會看到不想看到的事情。韓藝璃結結巴巴的不知如何向恩浩解釋,恩浩站起來頭也不回的就走了。恩浩帶著疑問去找金柱成,金柱成讓他不要自己嚇自己,一切等真相明白了再說。金柱成告訴他每個人都有苦衷,要是韓藝璃有苦衷的話,他應該耐心的等著她說出來。恩浩去首飾店取韓藝璃在遊樂園弄丟的項鍊,書店的老闆恰好也在。兩人都是送給女朋友的,巧合的是名字還是一模一樣。書店的老闆說是自己的前女友,自己想要把他追回來,恩浩也沒有多想。金旻延等著書店的老闆,發現她的脖子上掛著一枚刻了字的戒指。兩人討論著心目中的戀人,突然書架的書滑落下來,老闆用身體將金旻延保護起來。第二天,恩浩將刻了字的項鍊送給韓藝璃,開始覺得好多事情都特別奇怪。韓藝璃暈倒在恩浩身上,身體裡的那個她又甦醒過來。恩浩呆住了,她卻洋洋自得。恩浩這才想起劉炳哲說的話應該是真的,她拿過恩浩的項鍊,讓他既然知道了就趕緊離開,不要再糾纏下去。恩浩拉住她說想和韓藝璃談談,她抱住恩浩陷入沉睡中,韓藝璃得以清醒過來。韓藝璃將自己的身體有兩個靈魂的事情告訴恩浩,說另一個她叫韓週璃,恩浩這才明白為什麼韓藝璃要他保密兩人交往的事情。恩浩問韓藝璃怎麼這麼大的事情都瞞著自己,藝璃說比起她為什麼會成為這樣,恩浩在乎的還是自己隱瞞了他。韓藝璃向恩浩道別,頭也不回的就走掉了。恩浩和金柱成走在路上,尹京愛從後面走過來,但是恩浩沒能從她的身上感知到什麼。恩浩懷疑他是變了性的男人,金柱成想起之前發生的種種,不覺得被從中來。想起韓藝璃毅然決然的和自己分手,恩浩心中傷痛難忍,和同學在KTV不顧形象的大唱起來。晚上,恩浩來到韓藝璃家,想著要把項鍊拿給她。恩浩打不通電話正準備離開,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一聲悶哼。恩浩進屋一看,韓藝璃被人粘著嘴綁著倒在地上,恩浩趕緊跑過去,而身後的黑衣人慢慢出現在他的身後。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