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鬼使Black(13-18集完結)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和室內
鬼使Black(13-18集完結)

OST:Black OST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TNmS全國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所有節目
戲劇節目
13
2017/11/25
2.532%
2.707%
3
2
2.4%
14
2017/11/26
3.038%
3.234%
1
2.8%
15
2017/12/02
2.453%
2.395%
2
1
2.0%
16
2017/12/03
3.470%
3.810%
1
1
2.6%
17
2017/12/09
3.085%
3.403%
2 2
2.2%
18
2017/12/10
4.181%
4.518%
1 1
3.4%


第13集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和戶外




第14集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坐下和室內






第15集





第16集
6 (2).jpg




第17集
「play 블랙 17화」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18集完結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和室內



Black

Black OST
Part 1 南太鉉 - Take Me OutPart 2 leeSA - Like A FilmPart 3 Min Chae - Another Me
 


[分集劇情]

第13集
秀婉根據韓武江別的結賬單,來到一家餐廳打聽當天的情況,老闆娘當時回憶道,韓武江與一位口齒不清的朋友一同來到飯店裡,似乎是在等什麼社長,但並沒有見到,韓武江將藥遺落在餐廳後就離開了。秀婉拿著處方藥,偷偷潛入醫院的檔案庫查找韓武江當天買下的藥品,氣沖沖地找到地獄使者醫生,韓武江不能服用此藥,為何還有人利用他的名義買下,醫生解釋道,是韓武江自己為一個外國國籍的朋友買來的。正當秀婉急於求證時,韓武江被醫生推了進來,得知在荒郊檢測的近兩升血液是姜夏嵐本人後,韓武江急火攻心暈了過去。醒來,韓武江看到秀婉正陪在身邊,韓武江一把揪住秀婉,質問她為什麼告訴她真相,不然不會橫生這麼多禍端奪走性命,得知姜夏嵐已死,秀婉愧疚不已,失魂落魄地走進車中,突然,一把刀子抵住了秀婉的脖子,是光明春,他通知秀婉計劃提前,結束後自己會立即離開韓國。光明春回到自己的住處數著錢,看到了姜夏嵐死亡的新聞,當時的薑夏嵐拿著刀,質問自己的父親是否被他殺害。當年,自己正要對小俊下毒手,姜秀赫找到光明春,想要將他擒拿,並問出幕後主使,卻不幸被殺。幼年的薑夏嵐便一眼在現場發現了紋著蜘蛛的自己,迫使他強行毀掉自己的紋身,多年來一直裹著紗布。間諜為了掩蓋案件,將薑夏嵐死亡案再一次搶奪過來,並故意詆毀姜夏嵐引韓武江出手傷人,獲得停職處理,正當韓武江被同事們強行拉走,姜母來到警局,哭著向警察確認死亡的消息,韓武江默默地拿著當天發生的線索出局,決定自己偵查,羅警官看著姜母,突然覺得有些眼熟。韓武江在當天的通話記錄中找到了一個舉報光明春的人,於是來到澡堂,發現他正是之前找他們麻煩的混混,混混告訴韓武江,光明春曾和他都是A國的同鄉,光明春在A國參加了一個叫做毒蜘蛛的阻止,做受僱殺人的工作。韓武江將這個線索告知羅警官,羅警官立即找到了當時曾加入過毒蜘蛛的組織人員審問,他們告訴羅警官,自己與光明春已經20年沒有聯繫,這些話自己很早之前便告訴過韓武江,羅警官回想起韓武江當時執意進入警局,說是為了很重要的一件事,而他的哥哥又在之前莫名被殺,韓武江查到了毒蜘蛛,說明小俊極有可能也死於光明春之手,但光明春當時已經拿走了妻子的保險金,為什麼還要做受僱殺人的事情,正當羅警官疑惑不解時,看到了韓武江在姜夏嵐家中找到的光明春申請和十天后中止受保的保險單,羅警官帶著保險單找到吳萬洙的大哥吳萬浩,根據保險單上的信息,在光明春停止受保的十天后,吳萬浩突然緊急批准支付光明春十億保險金。而在這十天內,克拉拉和小俊身亡,據羅警官了解,吳萬浩曾是克拉拉酒吧的超級會員,極有參與未成年性交易後滅口的嫌疑。吳萬浩心虛不已,將羅警官趕了出去。韓武江坐在姜夏嵐家中,反复傾聽姜夏嵐手機中的報警電話,突然聽到一陣回收舊家具的卡車聲,韓武江跑出來,等待著這個時間經過的卡車,有一輛駛過來,司機正是被姜夏嵐救下的人質,司機告訴韓武江,那天自己在附近無意中碰到了一輛貨車,車牌號已經損毀,韓武江根據司機提供的地址來到了一個昏暗的房間,套間中,韓武江找到了許多被冷凍的屍體,卻不見姜夏嵐的。還有一些受害者的照片,正當韓武江尋找剩餘受害者照片時,發現了一張恐嚇明星的信,光明春下一個目標是萊昂。就在這時,光明春回到家,兩人廝打在一起,打鬥時,光明春無意間看到了韓武江脖子上地獄使者燃燒的紅印,感覺十分熟悉,韓武江最終制服了光明春,光明春答應帶著韓武江去找姜夏嵐。


第14集
韓武江被間諜誤傷,昏迷在醫院趕來的救護車上,模糊的意識中,韓武江音隱約想起自己再找姜夏嵐時,曾在草叢中看到一把廢棄的鑰匙,韓武江立即下車找到鑰匙,發現了奄奄一息的薑夏嵐,原來現場留下的並不只有姜夏嵐的血,在姜夏嵐正要慘遭黑手時,吳萬洙及時趕到,想要阻止,卻反被捅了一刀,姜夏嵐情急之下帶著吳萬洙來到一處鐵門內,將自己反鎖,暫時阻止了光明春的暗殺,光明春見下手不成,索性直接拿走鑰匙,讓兩人慢慢死去。吳萬浩得知是吳萬洙洩露了九七年的保險記錄時,氣急敗壞地找到父親,一氣之下,用枕頭活活悶死了自己的父親,韓武江母親得知死訊帶著醫生進行遺體告別,護士趕來告訴母親,吳萬洙被送往急診室,母親立即準備手術,臨走前,母親看了眼屍體,突然發現了會長手中緊攥的鑰匙。姜夏嵐一路陪著受傷的吳萬洙不肯離開手術室,韓武江遠遠看著,心疼不已,卻又不敢靠近,此時秀婉得知韓武江受傷後急匆匆來到醫院,韓武江請求秀婉勸姜夏嵐接受治療,秀婉來到姜夏嵐身邊,向她講述了自己年少時一個男孩為了保護自己被誤殺的故事,姜夏嵐感同身受,終於接受了治療。韓武江離開時叮囑羅警官,萊昂是光明春下一個目標,羅警官帶著警力來到了光明春的家,找到了威脅萊昂的信件,幾人來到警局找到待機的萊昂確認,發現這封信正是準備寄給萊昂的信件,羅警官臨走前詢問萊昂是否有關於武鎮的記憶,萊昂搖了搖頭,待兩人走後,經紀人卻十分不解,萊昂明明曾經在武鎮生活過一段時間。韓武江母親找到羅警官,礙於吳萬浩和吳萬洙的情況,將會長手裡的鑰匙交給了羅警官保管。吳萬洙醒來,姜夏嵐立即來到病房看望,確認沒事後,姜夏嵐走出房門,卻看到了偷觀察兩人的韓武江,姜夏嵐冷冷地問起光明春現狀,漢武江沒有多言,拉著姜夏嵐來到了停屍間,看著殺父仇人,姜夏嵐流著眼淚咒罵著光明春,也十分怨恨為什麼當初沒有人肯相信自己兇手正是蜘蛛紋身的人,而這些話都被門外偷聽的羅警官聽到,羅警官這才發現姜夏嵐時姜秀赫警官的女兒。羅警官帶著鑰匙來到保險公司,經理經過調查,發現正是會長託付給公司保管的,只有吳萬洙才能代理打開,羅警官找到吳萬洙單獨談話,拜託姜夏嵐出去幫忙買一杯薄荷茶,看到鑰匙,吳萬洙認定是父親讓他拿給自己的,羅警官吞吞吐吐地告訴吳萬洙會長去世的事實,吳萬洙一時無法接受。此時姜夏嵐正買來咖啡,看到吳萬洙的主治醫生後,便將手中的咖啡遞給醫生,醫生喝了一口便吐了出來,是羅警官的薄荷茶,醫生對薄荷過敏。姜夏嵐有些難堪,吳萬洙推著輪椅出來,大聲質問姜夏嵐為什麼沒有預料準確會長的死亡,姜夏嵐無話可說。吳萬洙與羅警官來到保險公司打開保險櫃,發現正是所有人心心念念的錄影帶,羅警官打開錄影帶,上面的少女遮住臉,詳細地講述了自己與會長性交易的過程,羅警官找到拍攝這個帶子的金議員詢問當時的情況,金議員告訴羅警官,當時他還是電視台的記者,得到消息後便來到酒吧,找到了當事人金善英,錄下了帶子,金善英告訴金議員,千秀生命的會長看上了自己,由吳炳植交錢與克拉拉交易。然而錄下帶子後沒多久,便發生了超市倒塌事件,金議員在現場忙碌幾天后回來,發現帶子被偷,只好將此事擱置到現在。金議員還回憶道,當時的宋廳長曾在出事那天要求與自己見面,好像自己發現了殺害真淑的一些真相以及吳萬浩的事情。得知宋廳長為此事送命後,羅警官氣急了,離開辦公室便要申請逮捕吳萬浩。申請拘捕令上報沒有幾天后因為沒有直接證據後再一次被撤回,羅警官十分氣憤,所有警員垂頭喪氣著,突然,吳萬洙一瘸一拐地走進警局,帶著一整箱文件,裡面全部都是自己查到的吳萬浩賄賂的證據,以及飛機失事那天自己在吳萬浩家中合影留念的名貴的蝴蝶手錶,正是除了吳炳植之外的另外一塊,看到這張直接證據的照片後,班長立即再次申請拘捕令,在吳萬浩宣布上任會長的第一天,將吳萬浩拘捕歸案。全體警員來到餐館慶祝吳萬浩落網,羅警官更是喝得忘乎所以,開心地抱著薄荷茶一邊喝一邊踉蹌地走著,來到隔壁的桌旁不小心打翻了客人的餐盤,正要幫客人拾起時,看到了掛包上的藍色兔子,突然想起了什麼,立即清醒過來,跑了出去。不久後,羅警官打來電話,班長已經喝醉無法接聽,間諜接了起來,聽到了羅警官所說的話,立即緊張起來。深夜,羅警官從墜翻的車中艱難地爬出來,眼前黑影蹲在面前,晃著手中的蝴蝶手錶挑釁著。蒂芙尼帶著女兒看望吳萬洙,不小心放出了之前被光明春劫持時錄下的視頻,吳萬洙得知韓武江為了救姜夏嵐,不惜冒著生命攀上公交,思索許久,將視頻發給了姜夏嵐。秀婉找到姜夏嵐,將韓武江的真心告訴她,並囑咐她一定陪在他的身邊,說罷便開車離開。姜夏嵐心中也十分複雜,不知該如何面對真實的感情,韓武江來到家中,向姜夏嵐離別,姜夏嵐從背後一把抱住韓武江,告訴他,自己並不是因為小俊,而是真正愛上了韓武江這個人。說罷,便吻了上去。


第15集
韓武江驚奇地望著姜夏嵐的吻不知所措,脖子上地獄使者灼熱的痕跡顯現了出來,母親來到姜夏嵐的家中看到這一幕,正要默默離開,突然看到了韓武江脖子上的痕跡,嚇得癱坐在地上。吳萬浩被抓之後,父子倆的罪行通過新聞昭告天下,吳萬洙看到新聞後,不敢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於是找到韓武江,吳萬洙看著滿黑板被父親害死過的人,十分崩潰姜夏嵐來到警局安慰完吳萬洙後,與韓武江會合,兩人一起來到遊樂園進行第一次的約會,看到姜夏嵐十分興奮地看著跳樓機,韓武江。十分崩潰,跳樓機是地獄使者來到人間的唯一通道,韓武江早就做膩了,姜夏嵐告訴韓武江,自己很少來到遊樂園,小時候自己和父親出去玩迷路後,夜晚兩人來到遊樂園,父親卻突然十分緊張,極力阻止自己。韓武江心軟,便陪著姜夏嵐一起做遍了所有項目回到家。韓武江接到電話,素泰告訴自己,羅警官因為酒駕去世了。葬禮上,冷血的韓武江,第一次感覺到了什麼是悲傷和不捨。韓武江離開葬禮來到姜夏嵐家尋求安慰,離開家後,母親突然衝出來,命令韓武江離開姜夏嵐,韓武江感到莫名其妙,母親立即說出了韓武江的真實身份,韓武江大吃一驚,急忙摀住母親的嘴帶著她來到一處角落,質問她是怎麼知道自己的身份,母親告訴韓武江,當初秀赫帶著姜夏嵐迷路之後,自己帶著救援隊出來搜尋,母親也四處尋找,來到一處斷崖邊,發現秀赫正拼命拽著即將掉落的女兒,看到了與韓武江脖子的痕跡,秀赫看到妻子恐懼的眼神,不得已說出了真相,此後妻子再也不肯正視丈夫,即使心痛,也只能任憑丈夫被人殺害死去。他認定女兒也會如此,便要拽著韓武江到姜夏嵐家說出真相,韓武江攔住母親,威脅母如果阻止兩人在一起,變會殺了姜夏嵐,讓母親給自己一點時間,時候到了自己自然會走。韓武江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看到前輩,詢問他姜秀赫警官的真實身份,前輩告訴他,結婚後的姜秀赫其實是上一任444,姜秀赫在一場婚禮之後,便在公路上出車禍死亡,而在後座等待的444,卻無意間看到了血泊中的新娘的眼神,便情不自禁的愛上了新娘,也就是姜夏嵐的母親,於是自己附身秀赫,一直陪著妻子,他為了這個家付出許多,甚至為了保護懷孕的妻子,不惜觸犯條例,殺害了挾持妻子的人類,才導致自己再一次被殺後,被地獄帶走消滅,而妻子卻在知道了身份之後,選擇離開。韓武江聽後,假裝不會在意,反复提醒自己快速找到蔡秀東,忘記對姜夏嵐的感情韓武江來。到警局要到槍之後,帶著姜夏嵐找到正在醫院拍戲的萊昂,想要借姜夏嵐的眼鏡看看萊昂身上有沒有黑影,藉此判斷曾身為經紀人的蔡秀東會不會找萊昂報仇。拍戲結束後,兩人聊了起來,韓武江詢問光明春殺害自己的原因,與吳家的關係,萊昂都一無所知,離開時,萊昂突然反复詢問韓武江,是否確定羅警官死於酒駕。韓武江在賣CD的店鋪找到了正在聽歌的姜夏嵐,兩人來到小俊的墓碑前,姜夏嵐告訴韓武江,就在超市倒塌的第四天,自己來到小賣鋪看到了新聞,正當自己為聖哲傷心時,店老闆告訴自己,小俊剛才買了生日賀卡剛剛離開,姜夏嵐立即來到小俊家,小俊當時並沒有任何異樣,卻沒有想到就在這一天,小俊死於車禍。韓武江回到家,打開了姜夏嵐曾拿給自己的小俊的吉他,剛一上手,不知為何就馬上可以流暢的彈出樂曲,放下吉他,看到琴盒裡有一張生日賀卡,正要打開,前輩走進來,韓武江收起卡片,告前輩,自己決定讓鬼差將自己帶走,結束這段感情。吳萬洙在病房走著,親生母親突然來到病房,焦急地詢問自己病情,吳萬洙冷笑一聲,呵斥母親離開,姜夏嵐來到醫院撞見這一幕,看到吳母背後散發著黑影,負責的使者正是前輩和416,姜夏嵐來到病房看到滴水未進的吳萬洙,只好放下粥離開,臨走前提醒吳萬洙,吳母可能會死於自殺。韓武江正在家中練習道別,卻無意間被一道光影閃到,韓武江感到奇怪,來到光影的源頭,來到發現屋內佈置著望遠鏡監控韓武江的家,牆上也貼滿了韓武江的照片,就連姜夏嵐的電話也被監聽,韓武江悄悄藏起來,過了一會,殺手來到家中,兩人在屋內廝打起來,追捕時心髒病突然發作,倒在地上。韓武江只好回到屋內找秘密,發現之前殺害真淑和羅警官的兇手,還有之前做的重重莫名的死亡時間,都是這位殺手所為韓武江根據羅警官生前的路線,發現他從飯店走出來後,曾經去過警局,發從監控現他正記錄著什麼,韓武江根據地址找到了一位警察,警察。正要將二十年前的一些東西交給羅警官,是一個兔子的玩偶和一個塑料撥片。韓武江在撥片上找到了秀婉的指紋。韓武江找到秀婉,秀婉說出了全部實情,當初給自己拍攝的金議員,並非宣章正義,而是想要強姦她,秀婉昏迷之中拽下議員包上的兔子,偷偷拿走了記錄自己被姦的錄影帶,想要報警,卻被克拉拉抓走,接到報警撿到兔子的警察,正是克拉拉。光明春接到命令想要殺掉秀婉,小俊為了引開敵人,慘遭殺害。時隔多年,韓武江出事那天留下了語音,秀婉判斷,韓武江知道帶子的下落。而現在的韓武江是444,根本對事情一無所知。


第16集
時間再一次回到韓武江被擊斃的那天,韓武江幫助原本被槍殺的人質接走母親,半路得知錄像帶的下落時,便按照地址,找到了錄影帶可能存在的地方——姜夏嵐的家。韓武江看到家中的照片,立即認出了她就是當年一直黏在小俊身邊的小女孩。韓武江給姜夏嵐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沒有聯繫到姜夏嵐,韓武江十分著急,於是先開車來到酒店尋找與秀婉和小俊有關的人,而走進那個房間後,韓武江失魂落魄地走出酒店,來到廣場,被人挾持當做人質,再被殺手滅口。韓武江回到警局,看到班長正在思考萊昂與吳萬浩的關係,韓武江告訴班長,兩人沒有血緣關係。環顧四周,韓武江想起秀婉的話,之前秀婉逃出報警後,正是警局的間諜透露了自己的行踪,韓武江想起光明春之前被隔壁組的警察槍殺,於是拉著班長離開了辦公室。韓武江帶著小組來到自己家中的地下室開會,韓武江告訴幾人,羅警官,突然想起的死並非意外,當初羅警官喝醉後撞到了客人,看到包上的兔子,突然想起在金議員記錄金善英性侵過程的錄像帶中,金議員包上的兔子也出過鏡,與自己當年接到報警來到酒吧撿到的兔子一樣,羅警官恍然大悟,來到金議員的辦公室試探,金議員接到間諜的電話,知道羅警官已經懷疑到自己的頭上,於是趁羅警官酒醉走在街上,聯合殺手用車撞倒了羅警官並扔到橋下。得知真相的同事們十分心痛,決心要找到那份性侵的錄像帶,抓捕金議員,而知​​道下落的人除了已經死去的韓武江,還有當時一起查證的被金議員殺害的李正培的兒子李秉泰。而此時,李秉泰看到金議員競選總統的消息十分氣憤,決定找到姜夏嵐拿到錄像帶,於是開車來到武鎮,來到曾經與韓武江一起吃飯的飯店,得知老闆娘不知道後,失望地離開了,老闆娘看到眼前的李秉泰正是當初把藥遺落在這裡的人,立即打電話給秀婉,秀婉將這個消息告訴韓武江後,警察全部出動,前往武鎮。李秉泰查到姜夏嵐很早之前便搬去首爾,只好開車離開武鎮,路上,卻發現一輛車正在監視著他,李秉泰察覺到後,立即掉頭逃跑,車在身後緊追,兩車追逐時,正好路過開車尋找李秉泰的韓武江一行人。幾人在武鎮苦苦尋找,都沒有找到李秉泰的踪影,只好回到首爾,班長與其他幾個警察合計,決定幫助韓武江恢復記憶,然而無論用什麼辦法,444都無法知道韓武江之前的想法,當他瞥到韓武江的照片時,突然靈光一現,讓前輩找回韓武江的靈魂,詢問他所知道的事情。第二天,同事們上班,韓武江換回了粉色的運動服,恭恭敬敬地向他們鞠躬,並告訴他們,自己恢復了記憶,一旁的間諜看到後,急忙打電話同事金議員。韓武江離開警局之後,立即將開車來到置放物品的地方,將錄像帶取出,而殺手正在後面緊緊跟隨,車上,秀婉打來了視頻電話,卻發現她正被金議員綁在家裡,金議員威脅韓武江見面交出錄像帶,韓武江沒有辦法,只好答應了。幾人見面,金議員見錄像帶到手,於是便痛快地說出了當年的事件始末,原來,就在自己強姦金善英後,克拉拉打來電話,威脅他公佈錄像。正當金議員不知所措時,在千秀生命的名單中看到了光明春的名字,於是以十億作為交換,利用他殺害克拉拉後,便聯合醫院將他關進精神病院,光明春恢復意識後,決定報仇,於是一步步殺害了院長,妹妹,殺害了情人美素,還要殺掉親生兒子——萊昂。接下來的所有為這件無辜交易死去的所有人,金議員都一一承認了,韓武江憤怒地抓著金議員的衣領,卻被金議員打翻在地,正當金議員拿著錄像帶揚長而去時,卻發現門外佈滿了警力,一台台攝像機對著他,所有罪行,已經通過直播曝光在眾人之下,所有人都看到了金議員醜陋的真面目,打開門,韓武江換上黑色的西裝,冷冷地走了出來,原來韓武江根本沒有回來,這只是大家為了逼迫金議員說出真話上演的一場戲而已。姜夏嵐看到新聞,氣沖沖地找到警察局,為自己的父親報仇,而等到姜夏嵐走後,金議員卻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並沒有殺害姜秀赫。韓武江扶著失控的薑夏嵐走出警察局,看著姜夏嵐得到真相釋然離開的樣子,韓武江鬆了一口氣,現在真的到了離開的時候了。第二天,姜夏嵐在街邊找到了吳萬洙的親生母親,兩人見面後,母親告訴姜夏嵐自己兒子的故事,一天,母親接到電話,兒子景秀在電話中不停啜泣,念叨著南中尉的名字,也就是現在的南議員,這才知道,南議員的兒子性侵了自己的兒子,正當母親報警,想要為兒子討回公道,負責此事的軍醫卻判定,在兒子重要部位上性侵的膏藥,不過是自己手上貼的膏藥,景秀還曾偷拿過抑鬱症的藥,警方便將此事壓了下來。景秀不能接受這樣的判決,選擇自殺。姜夏嵐看到醫生的照片,想起他正是那天薄荷茶過敏的醫生,姜夏嵐找到他,用含著薄荷的的毛巾附在醫生的謊言,瞬間戳穿了他膏藥栽贓景秀的結論。姜夏嵐跑出醫院想要報警,突然再次遇到了那個提醒自己不要救人的老人,老人告訴他,自己也能看到黑影,飛機失事那天,正因為自己救下了抑鬱症想要自殺的機長,才導致他上飛機,開始自殺飛行,導致了整個飛機的死亡。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