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魔女ㄉ法庭(9-12集)

「gesture」的圖片搜尋結果
魔女的法庭(9-12集)



集數
播出日期
TNmS 收視率
AGB 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9
2017/11/06
8.7%
9.1%
10.1%
10.3%
10
2017/11/07
11.1%
12.4%
11.4%
11.9%
11
2017/11/13
9.3%
10.8%
10.5%
12
2017/11/14
11.2%
12.3%
11.9%
12.3%


第9集
「lady」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10集
「girl」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11集
「girl」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12集
「witch's court ep 12」的圖片搜尋結果





魔女的法庭


Part 1 率智-在風中等待Part 2 金輔炅-Tell Me


[分集劇情]

第9集
閔智淑回到辦公室,馬利盾便向她問個明白。閔智淑知道馬檢竟然是郭英實的女兒時十分震驚,於是把自己這些年來的調查結果和過程都告訴馬檢。馬檢起初不相信,知道閔智淑把案件資料都拿給馬檢後,馬檢終於接受了事實。自己的媽媽曾經是當年慘遭曹甲洙性侵的一員,是性暴力案的受害者。另一邊廂,如鎮旭察覺到自己的母親與此案牽連甚大,他看見母親後沒有當面捅破,而是希望母親能對他說實話。高院長被兒子質問後,一直編出各種謊言,企圖掩蓋自己協助犯罪的事實。作為精神科醫生如鎮旭,通過母親的動作神態,便明白了這個難以接受卻又讓人心酸的事實。閔智淑的各種調查,都指明曹甲洙就是綁架了自己母親的犯人,可惜一直以來都苦無證據。馬檢越想越氣,她跑到兄弟集團的大樓上站著,引來了很多記者。她對著記者把曹甲洙當年犯下的性暴力案說了出來,要求曹甲洙出現在她面前,不然她就跳樓。馬檢這麼一弄,讓曹甲洙騎虎難下,不得不與馬檢當面對質。兩人見面便勢成水火,馬檢毫不避忌地把曹甲洙的犯案過程說給記者們聽,目的是想通過記者的調查,把事情的真相挖出來。如檢知道馬檢用自己的性命去威脅曹甲洙後十分擔心,他駕車趕到現場,幸好馬檢安然無恙。如檢和馬檢心裡都有著大家,但如檢清楚馬檢的媽媽和自己母親的關係,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面對與馬檢之間的感情。曹甲洙被踩住了尾巴,樣樣事都更加小心謹慎了。然而,百密還是有一疏,曹甲洙的親信,白旻相的弟弟和兄弟酒店的執絝子弟胡混在一起,兩人在酒店房間中把兩個援交少女玩死了。其中一名少女,就是孔秀雅。馬檢和如檢把皮條客“鰻魚”抓捕歸案,威逼利誘之下,總算問出了點消息,可惜已經為時已晚。兩人趕到案發現場時,孔秀雅已經死了,被棄屍荒野。孔秀雅在臨死前,曾經給馬檢打過電話,而馬檢在那裡正忙著“跳樓”,造成巨大騷動,沒有理會秀雅的電話。看著秀雅的屍體,馬檢自責不已,她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把犯人繩之於法。


第10集
馬利盾知道自己的母親已經死亡後,一時之間難以接受。她問到母親埋葬的地點,發現連骨灰都因為年代久遠而找不到了,馬檢隨即悲痛欲絕地哭了起來。日子總是要過下去,案件還是要繼續查下去,馬檢擦乾眼淚,繼續搜尋把安泰圭、曹甲洙定罪的證據。另一邊廂,如鎮旭質問高院長,當年為什麼明知郭英實是被冤枉的,還是要幫曹甲洙。高院長此時毫無悔意,還把自己的錯說成是為了不影響如檢的仕途,才一直隱瞞下去。隨後,高院長還勸如檢不要再查這些陳年舊賬了。如檢看見母親如此不知悔改,心裡甚是心寒,他回到住處,正好碰見馬檢。如檢想到高院長畢竟是自己母親,想先勸住馬檢冷靜下來,沒想到馬檢一語便說中了高院長剛剛向如檢說的話,還諷刺她毫無良心毫無道德。馬檢知道自己跟如檢的關係往後會有所改變,為了真相,為了公義,她決定與如檢恩斷義絕。白相昊拿著決定性的證據,跟曹甲洙攤牌。原來安泰圭當晚暴打孔秀雅的時候,被拍了下來,視頻就在白相昊手上。曹甲洙看見後,立馬一改之前的態度,求白相昊再幫自己一次。白相昊見狀,便心軟了,相信了曹甲洙的說話,把視頻交了給他,隨後還約了時間,打算把曹甲洙與王國集團有利益輸送的證據薄交出來。與此同時,馬利盾與白相昊見面時,被人偷拍了。照片被送到檢察院後,馬檢隨即便被人拘留起來審問,說她與白相昊有關係,被指控她有貪腐行為。面對如此空穴來風般的指控,馬檢身正不怕影子斜,隨便對方怎麼問,自己依舊保持沉默。曹甲洙來到白相昊家中,與他交收犯罪證據。沒想到曹甲洙出爾反爾,逼白相昊寫白旻昊的認罪書之時,殺死了他,還偽裝成自殺。在法庭上,白旻昊一邊被許允京和安泰圭說著針對性的證詞,一邊得知哥哥已經身亡,立即鬥誌全無。如檢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但現在人證已死,物證又不夠,根本幫不了白旻昊。閔智淑為了救馬檢,自行認了和白相昊接頭的罪,說馬檢是按照自己的指示才在夜裡與白相昊見面。馬檢被釋放後,發現外面的世界已經變了天。閔智淑辭職、白相昊死亡、曹甲洙當選了營波市市長。安泰圭作為從犯獲刑三年,緩刑五年,白旻昊則被定罪入獄。馬檢感到十分無力,收拾好行李後不辭而別。


第11集
馬利盾離開檢察院後過了幾個月,突然出現在如鎮旭面前。這次,她的角色是被告人。馬檢原來想著離開檢察院,做自由身律師,靠自己的力量去調查曹甲洙。然而事與願違,馬檢之前製造了不少爭議性案件,在社會上引起了爭議,沒有人敢找她打官司,久而久之沒有了收入,目前面臨財務危機。喝酒向來是馬檢在生活不如意時的發洩方式,一天晚上她喝多了後,便找了代駕司機。沒想到清醒過後,馬檢便被代駕控告她性騷擾。這個案件來到如檢面前,命運一次又一次地安排了兩人的相遇。代駕男子的口供有了漏洞,如檢很快便還了馬檢一個清白。事情結束後,如檢捉緊機會拉住馬檢,想問問她的近況,卻遭到馬檢的不屑。馬檢現在急需五千萬來向一家債務公司買關於曹甲洙的證據錄像。然而現在的馬檢,別說要拿出五千萬了,連生活費都成問題。為了生計,馬檢只好在街上拉生意。從檢察院出來後,碰巧在門口聽見一名男子在打電話,看樣子十分焦急想找個律師為他辯護,應付一件性騷擾案。被告人叫李尚賢,是為當紅的麵包師,而受害者是一位叫梁有珍的雜誌攝影師。兩人是在工作時搭上的,加上樑有珍本身性格熱情,喜歡和男人打交道,檢察院看了資料,都認為兩人應該是醉後生情才發生了關係。然而,梁有珍卻報了警,這便立為了強奸案。初審時,馬利盾拿出一張便利店的小票作為證據,指出避孕套是梁有珍購買的,所以發生關係是你情我願的事。然而,這案件其實還有不少疑點,如檢作為檢察官實在看不下去,說要是以前的馬檢,這案件輕而易舉便能把做了壞事的李尚賢定罪,可現在的馬檢為了贏官司,不顧公義了。馬檢心裡雖然認為李尚賢本身也有問題,但當務之急她還是想要贏官司,然後拿走李尚賢答應給她的四千萬。馬檢在吃飯時,不小心撞見李尚賢在泡別的女孩子。在他身邊的女孩子喝了幾杯便開始暈暈乎乎地。很明顯是酒有問題。但是馬檢作為李尚賢的辯護律師不便說什麼。沒過一會兒,馬檢便把一張照片發了給如檢。二審開始了,如檢利用之前搜尋的證據,證明了李尚賢在酒裡加了迷藥,讓梁有珍失去思考能力。在李尚賢被質問時,馬檢突然倒戈相向,主動拆穿了李尚賢的謊言,還一手拿了李尚賢裝有迷藥的胸筆,當眾驗證他對女孩子下藥。緊接著馬檢提出不再擔任李尚賢的律師,原因是他沒有向自己說出實情。案件結束後,李尚賢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如檢看見馬檢良心發現,向她表示了感謝。然而馬檢其實不是因為良心發現,而是因為偷聽了李尚賢和別人的電話,說沒打算把四千萬給馬檢,等贏了後只會隨便拿點錢去打發她便算了。馬檢一氣之下,決定讓李尚賢付出代價。以前的同事看見馬檢“還像以前一樣善良”,並想起她現在有生活困難,於是推薦她去一家律師務所。馬檢應邀前往,但看見主理人竟然是原來的上司閔智淑。馬檢咬咬牙,提出想在她底下做事,卻遭到了閔智淑的拒絕。


第12集
榮波現任市長曹甲洙的代言人金衡秀,無意中被捲入了一件酒吧殺人案。經過警方查證後,酒吧老闆的死與金衡秀無關。然而,一件陳年舊案卻因此被翻了出來。警方在拿取金衡秀的DNA時,發現他的DNA和一件20年前未破的強奸案加害者的DNA一模一樣。這個案件即將到達期限,在金衡秀想著悄悄逃罪之前,被人翻了出來。馬利盾被舊同事孫係長介紹到閔智淑的事務所工作,但剛見面時,她的工作申請便被閔智淑拒絕了,理由是馬利盾那種為了贏官司不惜出賣別人的辦案風格讓閔智淑敬而遠之。在馬利盾的軟泡硬磨之下,閔智淑同意給她一次機會,就是擔任塵封了二十年之久的強奸案受害人——洪仙花的辯護律師。檢察院受理了警方發過來的強奸案辦理申請,如檢是這個案件的檢察官。閔智淑放心不下馬利盾,於是提前給如檢打了聲招呼,讓他多留意馬利盾。馬利盾和如鎮旭再一次因為辦案而合作,馬檢先是找到洪仙花,希望說服她站出來勇敢面對,自己為自己作證。洪仙花知道馬檢的來意後,表示拒絕,對於二十年前的事她不想再提,懇求馬檢不要逼她。然而馬利盾看著洪仙花,就想起自己那曾經遭受過強奸的媽媽,她無論如何都想幫助洪仙花。馬利盾軟硬兼施,實在沒有辦法,只好跟在她身後找機會去感化她。這時,馬利盾看見洪仙花的兒子在她休息時間出現,母子兩人的溫馨場面讓馬利盾感觸良多,馬利盾繼續勸說洪仙花,並以自己和媽媽的過去作為說辭,終於感動了洪仙花。洪仙花和金衡秀兩人在審訊室,由律師陪伴著當面對質。兩人的說辭都不一樣,洪仙花說二十年前,她和金衡秀在郊外約會,但對方突然撲倒自己,然後實施了強姦,迷迷糊糊時還看見了粉紅色的草。然而金衡秀卻一口咬定那天晚上的事是兩情相悅所為,而且還是洪仙花先撩起的。洪仙花聽見對方誣陷自己,情緒開始激動起來,金衡秀看準時機,拿出一份洪仙花的精神病報告,說她有病。洪仙花看見的粉紅色草,經由執法人員查證,發現時五年前進口的植物,跟案發時間並不吻合。馬利盾和如鎮旭看見現在的證據都對金衡秀十分有利,但他們不打算放棄,於是根據記錄,去尋找當時的一位目擊證人,一位前綜合醫院的護士長。如鎮旭和馬利盾按照線索,結伴來到一家醫院找到當年的護士長,如鎮旭立即認出了是熟人,是他的媽媽高在淑管理的精神病院的前員工。護士長知道洪仙花的事後,便立刻答應下來,這下洪仙花便獲得了有利的證詞。護士長看著馬利盾,覺得十分眼熟,於是好奇地問如鎮旭她的身份,發現真相竟然如此巧合。當年郭英實在精神病的火災現場救了兩個人,一個是如鎮旭,一個便是這位護士長。護士長十分感激郭英實,對馬利盾立即熱情起來,給了她很多禮物。如檢和馬檢結束工作後,便駕車離去,路上與一位毀了容的中年女性擦身而過。金衡秀屢次惹了司法案件,被曹甲洙嫌棄了。曹甲洙一聲不吭便換了代言人,直接把金衡秀打入冷宮。而洪仙花的案件取得了新的證詞,加上如檢查出了二十年案發地點附近曾經在放煙火,剛好把草映成了粉紅色,印證了洪仙花的口供。金衡秀這次在劫難逃了,他看見曹甲洙放棄了自己,於是想起之前馬利盾給過卡片自己,說如果有猛料的話,可以跟她聯繫私下做點交易。金衡秀把曹甲洙一直讓自己妻子昏迷的證據交了給馬利盾,以此來交換馬利盾對自己的反辯護。兩人見面時,剛好被閔智淑看見了,閔智淑突然對馬利盾十分失望。案件開庭了,金衡秀輕鬆地上了被告席。沒想到馬利盾不按套路出牌,竟然把金衡秀私下找馬利盾時說的話錄了音,這下更加是鐵證如山,馬利盾懇求法官給金衡秀判重罪。如檢和閔智淑看此情景,便知道自己錯怪馬利盾了,心裡對她頓時充滿了認可。洪仙花在二十年後終於獲得了應有的補償,她也不再害怕男人,重新和自己的丈夫、兒子生活在一起。閔智淑認同了馬檢,正式讓她加入事務所,一起調查曹甲洙的案件。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