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魔女ㄉ法庭(13-16集完結)

魔女的法庭(13-16集完結)


集數
播出日期
TNmS 收視率
AGB 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3
2017/11/20
9.4%
9.8%
10.9%
10.6%
14
2017/11/21
11.9%
12.0%
12.6%
12.3%
15
2017/11/27
9.9%
10.2%
11.9%
16
2017/11/28
12.0%
12.6%
14.3%
14.1%


第13集
「마녀의 법정 - 정려원, "딱 기다려요"(검사로 돌아오나).20171120」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14集
「마녀의 법정 - 정려원의 증거 제출로 뒤바뀐 재판 결과!. 20171121」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15集
「마녀의 법정 - 전광렬, 정려원보다 한 발 빨랐다… ‘악마의 미소’. 20171127」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16集完結
「마녀의 법정 - 정려원X윤현민, 전광렬 죽음 막고 법정에 세웠다! "이렇게 쉽게 죽으면 안되지". 20171128」的圖片搜尋結果



本網誌不提供影片資源存儲,也不參與錄製、上傳,所有視頻資源均來源於互聯網,僅供網路測試分享交流之用。版權歸屬原影音公司所有。


第13集
曹甲洙一直把王國酒店作為性賄賂的場所,吸引各位社會權貴,上流人士進行,以此來進行交易,讓自己爬升到更高的層次。進雪熙曾經在王國酒店工作,是其中一位被當作交易工具的舞小姐。幾年前因為性暴力而自殺身亡,她的死深深地影響了妹妹進妍熙。進妍熙一心要絆倒曹甲洙,私下聯合閔智淑,把自己蒐集回來的證據交給她。儘管閔智淑認為妍熙的做法太過於危險,但妍熙有自己的想法,閔智淑也拿她沒辦法。這天晚上,曹甲洙把韓國大學的校長金浩京邀請到王國酒店,洽談大學走後門入學和附近公寓項目之間,進行利益輸送的事宜。進妍熙是今晚的陪坐小姐,她帶著錄音耳環進場,打算把曹甲洙的骯髒交易錄下來。沒想到進場時,被安檢保衛崔龍雲和東植掃到了身上有違禁品,妍熙立即找機會把耳環扔到一間空房,才逃過一劫。結束後,妍熙冒著危險去把耳環找回,雖然沒有錄下曹甲洙和金浩京的談話,但把崔龍雲和東植的對話了下來。原來崔龍雲就是幫忙處理安泰圭對孔秀雅施暴視頻的人,作為證據的視頻在他手上。另一邊廂,負責進行安泰圭指套鑑證的工作人員鄭英浩幫曹甲洙做事後,便被拋棄了,為了逃脫法律責任,只能潛逃海外,沒想到被人發現後,被送返韓國。如鎮旭知道後,立即聯繫相關人員,對鄭英浩進行審問。鄭英浩在如檢的威逼利誘之下,終於答應把真相說出來。妍熙和閔智淑還有馬利盾一起聽了崔龍雲和東植的錄音後,感覺要從這兩人下手。妍熙知道崔龍雲疑心重,不好下手,馬檢便自信滿滿地提出由她去色誘東植。馬檢在酒吧,故意靠近東植,對他施展渾身解數。然而東植對馬檢毫無興趣,甚至想躲開她,此時,妍熙抓準時機出現在東植面前,在馬檢面前把他“救走”,兩人在事後,還確立了情侶關係。東植一直對妍熙有意思,看見妍熙對自己也有意思時,便想擺脫崔龍雲幫忙,讓妍熙脫離王國酒店,好讓她和自己過上正常日子。崔龍雲對妍熙將信將疑,正好這時收到了曹甲洙的命令,讓他找一找高爾夫球的去向。崔云龍翻找了幾個房間都沒找到,於是便翻查監控錄像,看見高爾夫球被帶出酒店了,隨即臭罵一頓,說這些缺心眼。本來這無關痛癢的事情結束後,崔云龍便打算退出監控錄像,沒想到這時,讓他發現了驚人的一幕。妍熙在送走校長和曹甲洙後,竟然鬼鬼祟祟地折返酒店,還走進毫無關聯的房間中。崔龍雲把這事告訴曹甲洙,兩人立即便查出了進妍熙的身份。崔龍雲請示曹甲洙,是否要把進妍熙處理掉,但曹甲洙看出了端倪。這麼一個姑娘不可能有這個膽子做這些事,背後一定還有人。崔龍雲知道妍熙的目的後,便故意引她出來,然後撥通東植的電話,故意在妍熙面前提讓她為了東植,放棄王國酒店的工作。果然如崔龍雲所料,妍熙會說出只是跟東植玩玩的話,還強調她會繼續幹王國酒店的性交易工作。東植透過電話聽見了真相,非常生氣。馬檢和妍熙的做事手法有點類似,為了達到目的不顧安危。她讓妍熙去東植家裡玩時,把偷聽器安裝在東植家中,沒想到被早有戒心的東植髮現了。此外,曹甲洙和崔云龍早就有了部署,在發現馬利盾和閔智淑和妍熙的關係後,立即採取行動,把馬檢也一起綁架了。幸好妍熙事前發了短信給閔智淑,如檢正好來到閔智淑的事務所,知道這事後,便趕到東植的家。此時,剛好有兩名警察接到馬利盾的報警而到場。東植為了不讓警察懷疑,故意帶妍熙到警察面前,在她身後抵著刀子,讓妍熙告訴警察這通報警只是惡作劇。然而,如檢這時趕到,立即把警察叫回了屋子。東植見瞞不住了,只好激烈抵抗,不一會兒便被制服了。崔龍雲拿走了放有視頻的IPAD就逃,幸好如檢窮追不捨,視頻終於被如檢拿到了。閔智淑和馬檢、如檢一起看著孔秀雅被施暴的真相,心裡都又氣又恨。


第14集
如檢掌握了新證據後,再次申請重審,案件很快便再次提堂。重審時,安泰圭面對如檢的指控,露出一臉不屑的表情,包括許允京,還繼續為安泰圭進行狡辯。突然間,馬利盾雷厲風行地走進法庭,當眾宣布她成為白旻昊的新任律師,隨後把安泰圭對孔秀雅的施暴視頻,在法庭上播放出來。視頻中的安泰圭兇殘成性,無論是執法人員還是旁聽人員、律師,都露出厭惡和不忍的表情。最傷心的莫過於秀雅的奶奶,她看著孫女被安泰圭不當人似地施暴,哭成了淚人兒。安泰圭被判無期徒刑,白旻昊也被翻案了,作為從犯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但可以緩刑五年。馬檢完成了自己對白相昊的承諾,在事後找到白旻昊,跟他說,白相昊臨死前把曹甲洙的犯罪證據交給了白旻昊,她讓白旻昊好好想想,他哥哥會把證據放在什麼地方。安泰圭在王國酒店對秀雅施暴的視頻一流出,王國酒店作為權貴性交易場所的事實便曝光到民眾的眼皮底下。很快滴,韓國大學的校長金浩京貪污腐敗的事便被披露出來,曹甲洙看見此狀,感覺到危機已經逼到自己面前。白旻昊回到哥哥生前買下的大房子,找到了藏有曹甲洙犯罪證據的筆記本。但他沒有就此交給馬利盾,而是要馬利盾幫忙查清楚他哥哥冤死的真相。馬利盾沒辦法,加上白相昊之死確實疑點重重,於是便和如檢一起深入調查。此時,閔智淑私下找到了在地檢處任職的舊同學,兩人都深知曹甲洙的齷齪,但現在媒體對這事抓得很緊,如果他們動作太大,會被民眾認為檢察院平時不作為,媒體曝光了才有所行動,上面領導會對此不滿,於是暫時緩一緩。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如檢帶隊搜查王國酒店時,卻因為曹甲洙的通風報信,而一無所獲。閔智淑的辦公室,有關曹甲洙當年對工廠女性施暴的案件調查資料,也被曹甲洙派出的手下洗劫一空,一時之間,如檢和馬檢還有閔智淑陷入了調查的瓶頸。但犯過的罪並不會這麼容易就消除的,如檢和馬檢通過案情梳理,想起了白相昊的遺書,書寫時使用的筆。他們找到了進行搜查的警察局,在證物房裡找到的筆和照片上的有差異。兩人看見筆上寫著的字,顯示是一個球會,兩人立即上網搜索,發現剛剛聯繫的崔刑警跟白相昊原來是舊朋友。兩人立即找到崔刑警,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崔刑警早就懷疑白相昊的死有疑點,於是把筆收起來私下調查。兩人一看,筆上面出現了兩個指紋,其中一個必定是曹甲洙的。這樣一來,他們便掌握了曹甲洙偽造遺書的證據。曹甲洙現在大難臨頭,不禁生氣地抱怨在視察富鎮島之後便沒有好過。突然,他想起在富鎮島時,車子不小心撞到一個婦人,臉孔十分熟悉,他這才回想起來,這婦人就是郭英實。此時,他立即聯繫了警察局長,讓他查一查一位叫崔景子的女人,很快便有了消息,崔景子現在改名叫崔景善,正在富鎮島的明日療養院里工作。而崔景子就是他一心想要弄死的郭英實。曹甲洙翻查自己的記錄,想起他打算殺死郭英實的時候,是派了白相昊替自己執行工作。


第15集
隨著馬利盾和閔智淑調查得越來越深入,政府高官性賄賂醜聞便越挖越多。曹甲洙感覺自己的政治生涯正岌岌可危,於是打算先下手為強,盡快毀滅物證,和人證他知道郭英實還活著後,便立即派手下來到富鎮島的護理院,打算把崔景子和郭英實殺人滅口。幸好崔景子及時發現,帶著郭英實想方設法地逃離,才躲過一劫。逃跑時,碰巧遇到打算來向崔景子和郭英實坦白一切高在淑院長,在高院長的幫助下,兩人暫時被她安頓到營波精神病院中,躲避一下曹甲洙的追捕。閔智淑重新回到檢察院,就王國酒店性賄賂一案展開特別調查。馬利盾也跟隨閔智淑回到檢察院,和如鎮旭一起成為案件的特檢。等待了二十多年,馬利盾終於能為母親復仇了。檢察院的同事們按照白相昊在筆記本中寫下的人物、時間、事件信息,以曹甲洙為中心展開人物調查,發現涉案人員都是政要,連總理都是其中之一,案件涉及範圍之大可想而知。他們把幾位核心人物逐一叫到檢察院進行調查,但對方對自己的行為矢口否認,認為檢察官們沒有證據,只要否認便不會有事。事實上,馬檢他們確實證據不足,很難讓這些狡猾又腐敗的政要開口承認控罪。這時,具係長想到了一個方法,就是在媒體上發布王國酒店性賄賂案的花邊新聞,說參加交易的人員很可能染上艾滋病。政要們看見新聞後便慌了,都紛紛購買測試儀器自驗其身。具係長等人則藏在附近,偷拍他們自驗時的過程和表情,留著作為證據,看他們心虛的樣子。再次傳喚政要們時,馬檢等人對他們展示自驗艾滋病的照片。政要們一看,臉都要綠了,便也不再隱瞞,按照檢察官們的引導,供出曹甲洙做的壞事,以求審判時可以從輕發落。牆倒眾人推,現在人證物證都有了,曹甲洙被定罪已經是遲早之事。曹甲洙涉嫌犯罪,被傳喚到檢察院接受調查。馬利盾隔著玻璃看著拘留室裡的男人,百感交集。閔智淑、如鎮旭和馬利盾三位特檢一起審問曹甲洙,審問時,馬利盾拿著筆記本直接質問曹甲洙,但事到如今,曹甲洙依舊不打算認罪。審判到一半時,馬檢等人便去用餐。回到辦公室後,馬檢卻發現自己的筆記本不見了。檢察院的同事們立即想到,一定有內鬼,在檢查王國酒店進出名單後,果然發現,之前在馬檢辭職後暫代她位置的樸檢,跟曹甲洙有暗中交易。經過一番審問,樸檢一臉抱歉地承認了自己的所作所為。但如今筆記本在曹甲洙手上,他們只好另尋他法。許允京律師知道曹甲洙快要倒台後,便打算投靠王國酒店的老闆,曹甲洙的大舅,為自己找後路。然而安主席因為之前安泰圭入獄一事,質疑許允京的實力。許允京灰溜溜地離開時,碰巧遇到如檢和馬檢。經過一番互相揶揄,如檢發現許允京也是個可以合作的對象,他們把曹甲洙的妻子、安主席的妹妹安敘凜的入院治療記錄告訴許允京,讓她作為籌碼可以接近安主席。而許允京、樸檢則在馬檢和如檢的控制底下,給曹甲洙發虛假的通風報信消息,引他把筆記本放到安敘凜的病房裡。如檢和馬檢順利地在病房找回筆記本,而安敘凜的病情也被公開了。根據醫生調查,安敘凜根本沒有病,是曹甲洙給她打藥,讓她昏迷不醒。安主席知道後,立即和曹甲洙決裂。曹甲洙現在不僅身敗名裂,還身負各種貪污罪、謀殺罪,入獄是遲早之事。然而,曹甲洙心裡還有自保的想法。高院長回到營波後,便向兒子坦白自己的罪行,而郭英實雖然失憶了,但崔景子打算把馬利盾和她的關係,還有曹甲洙一案的過去都告訴她。高院長找完如鎮旭後,便聯繫了馬利盾,告訴她,郭英實還活著。馬利盾迫不及待地坐上了高院長的車子,前往精神病院去見自己的媽媽。郭英實得知自己還有個叫馬利盾的女兒後,也十分期待地等待和她的重逢。說時遲那時快,門鈴響起,郭英實聞聲而去,但門前站著的人並不是馬利盾,而是曹甲洙。


第16集完結
馬利盾和高在淑趕到精神病院時,郭英實已經被曹甲洙綁架了。馬利盾立即手足無措,不一會兒,便收到一張照片,上面是郭英實暈倒的模樣。如檢等人立即幫忙徹查手機號碼的來源,但沒過多久,曹甲洙便主動打電話給馬利盾,讓她用筆記本交換郭英實的性命。
馬利盾想也沒想,便把剛剛失而復得的筆記本拿起便跑,趕到曹甲洙指定的地方打算交換郭英實的性命。見面後,馬利盾質問他母親的安危,沒想到曹甲洙耍起無賴來,把郭英實關到另一個地方,讓手下在房間倒了滿地的汽油,打算燒死她。曹甲洙最後威脅馬利盾交出筆記本,馬利盾別無他法,只好把筆記本扔到地上任憑曹甲洙去撿。沒想到曹甲洙出爾反爾,拿走筆記本後,還是命令手下放火燒死郭英實。
幸好關禁郭英實的房子離馬利盾不遠,如檢也順著蛛絲馬跡找到這裡來。兩人合力敲開房門,把郭英實從火海中救了出來。
經歷了二十多年,馬利盾終於和母親重逢了。儘管郭英實不記得馬檢了,但她看著馬檢的時候,內心還是有一股親切感,眼淚也會止不住流了下來。閔智淑也探望了郭英實,為二十多年前的擦身而過惋惜,也為多次的有驚無險向郭英實表示高興。
曹甲洙仔細翻看筆記本,看見了總理朴明會和夜總會老闆娘有個私生女。他拿著這個把柄找到樸明會的家門,打算威脅他出手幫自己。但現在大難臨頭各自飛,曹甲洙對樸明會不僅再無利用價值,還恨不得與曹甲洙斷絕一切往來。走投無路的曹甲洙再也沒有自保之法,他選擇去到自己以前常常和白相昊一起看風景的地方,用領帶掛到樹枝上,打算以上吊的方式了結自己的性命。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檢察院鎖定了曹甲洙的車子動向,如檢和馬檢立即按照車子最後停頓的地方找到曹甲洙,把他救了下來。
曹甲洙的罪,必須由法律來審判,他的生或死,也應該由法律來定奪。
曹甲洙以多項殺人罪、謀殺罪、貪污罪被定罪,馬利盾親自審問,最後請求法庭,以死刑的方式對他進行懲罰。
郭英實坐在旁聽席上,看著馬利盾坐在檢察官席位上的樣子,仿佛還是二十多年前的那個女孩,突然間,郭英實的回憶都回來了,她喜極而泣,立即沖上前和馬利盾相擁在一起。
案件結束後,馬檢重新考取了檢察院的證照,繼續和如檢共事。孫系長和具系長過上了幸福的婚姻生活,其他同事也紛紛各自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閔智淑檢察官繼續致力於關於婦女、老人等弱勢群體的案件,利用法律作為武器幫助了很多人。
如檢在經歷了許多事後,性格變得大方開朗起來,主動向馬檢示愛。兩人無論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都互相扶持,並肩作戰,利用法律維持社會的公義。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