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鬼使Black(1-4集)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
鬼使Black(1-4集)

OST:Black OST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排行
TNmS全國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所有節目
戲劇節目
1
2017/10/14
2.141%
2.416%
3
2
2.0%
2
2017/10/15
3.876%
4.170%
1
3.5%
3
2017/10/21
3.963%
4.715%
2.7%
4
2017/10/22
4.318%
5.080%
3.7%


第1集
「go ara thần chết」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2集
「song seung hun black than chet」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3集
「black [블랙홀엔딩] '지금부터 너, 내 껌딱지 해' 송승헌 ′눈′ 된 고아라, 본격 껌딱지 케미 예고! #드라마광_갓재윤 #요즘엔_블랙이_대세에요 171021 EP.3」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4集
「black 송승헌, 고아라 ′껌딱지 만들기′ 성공?! ′한무강을 죽인 건 네가 아니야′ 밝혀진 한무강 죽음의 진실! #수사도식후경 #마무리는_순대국밥 171022 EP.4」的圖片搜尋結果




Black

Black OST
Part 1 南太鉉 - Take Me OutPart 2 leeSA - Like A FilmPart 3 Min Chae - Another Me
 


[分集劇情]

第1集
2017年9月烏景山殺人事件現場,重案組刑警韓武江跟著前輩去現場看情況,結果一看到死者的骸骨,就忍不住吐了出來,把骸骨吐得到處都是速食麵。隨後,韓武江被派去漢堡店買漢堡,正好撞見了戴著墨鏡奇怪的姜夏嵐。姜夏嵐戴著眼鏡不看人,只顧著聽客人點餐,讓韓武江覺得她有些奇怪。

姜夏嵐自小就有一個特殊的能力,會看到一個人的死亡,而她害怕自己有這種特殊能力,所以她常常戴著墨鏡,不讓自己的雙眼預測到這些,看到死亡的那一幕。經理看到姜夏嵐戴著墨鏡對顧客很不敬,勒令她把墨鏡摘了下來,結果她正好看到自己認識的東源,知道他會在離開漢堡店後就出車禍死去,所以她在東源的餐拿好之後,抓住東源的手,讓他等三分鐘再出去。
東源不知道姜夏嵐話裡的意思,更認為她莫名其妙,所以不聽姜夏嵐的話,直接就離開了,結果被一輛大貨車給撞死了。姜夏嵐在所有人都驚訝外出看車禍現場之時,她一個人裝作漠不關心的樣子,直到回到家裡後,她才一個人哭了起來,自責自己不該鬆手,讓東源喪命。
姜夏嵐乘坐飛機,在飛機起飛前睡著了,結果眼睛裡的墨鏡掉了下來。坐在姜夏嵐身邊的小女孩把她的墨鏡搶走了,姜夏嵐在拿回墨鏡之時,看到了女孩身邊的死亡陰影,把她自己嚇了一大跳,然後她轉眼看飛機裡的乘客,全都被死亡陰影籠罩著,所以她只能大叫不讓飛機起飛,可所有人並不能理解她所說的話,只當她是瘋子一般將她趕下了飛機,結果飛機起飛之後就墜機了。
韓武江被派去驗骸骨身上的矽膠之時,看到因為知道飛機不能起飛的姜夏嵐被帶進了警局,他便好奇地去看了一眼。員警懷疑飛機失事與姜夏嵐有關,不然姜夏嵐為何會知道飛機會出事,姜夏嵐為了擺脫嫌疑,只好說明自己看到了飛機上乘客的死亡陰影,可沒人能相信她所說的話,反而韓武江聽了有些相信。就在姜夏嵐錄口供的那一會兒,皇家保險的會計韓珍淑因為老公犯事打人被送到了警局,她匆忙趕來警局,結果姜夏嵐也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死亡陰影。
姜夏嵐被關了一天,韓武江因為好奇去見了薑秀嵐,跟她問她所見到的死亡陰影的事情。飛機失事的事情被查清楚了,證實是飛機的機身問題並非恐怖襲擊,所以姜夏嵐被無罪釋放了。姜夏嵐剛走出警局,正好遇上來上班的韓武江,便不客氣地坐上了他的車,讓韓武江送她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姜夏嵐看到了裡奧的經紀人在天橋上鬧自殺的事情,她也發現對方身上有死亡陰影,可她不想多看便帶上眼鏡,而韓武江則對姜夏嵐的話半信半疑。韓武江返回警局的路上,看到了還在鬧的裡奧的經紀人,韓武江正罵著他之時,他就往下跳進了江裡,就這樣喪命了。
這麼多死亡案例發生在面前,韓武江終於相信了姜夏嵐所說的話,怪自己沒有相信姜夏嵐,沒能及時挽救一個年輕的生命,所以他喝得大醉去找姜夏嵐,要求姜夏嵐跟他一起去救人。韓武江在姜夏嵐的家裡大鬧,結果被員警帶回了警局,也因此讓他成為警局裡的笑話。第二天,韓武江被派去調查骸骨裡矽膠假體的編號,想要查到骸骨的身份,結果他無意間發現,那個矽膠查到的整容後的樣子,竟是他認識的尹秀婉。
整容前的尹秀婉是韓武江小時候見過的,因為小時候她還是被一個女人毒打的金善英,而現在她則搖身一變成了尹秀婉,所以韓武江馬上去調查小時候的金善英,結果證實尹秀婉就是金善英。韓武江跑去找尹秀婉,讓尹秀婉把她變換身份的原因說出來,而後他則再也不跟尹秀婉聯繫了。姜夏嵐剪掉了自己的劉海,鼓起勇氣外出,結果又看到了不少陰影,讓她終於下了決心跟韓武江合作。
姜夏嵐給韓武江打了一個電話,看到了一個男子的陰影,想讓韓武江來幫她的忙,可韓武江卻因為自己的事情沒有心情沒有趕去,姜夏嵐只好自己想辦法。姜夏嵐偽裝成被被男子打傷的樣子,想要讓他進入警局,以免他接近購物中心成為人質被射殺致死。姜夏嵐自殘都沒有留住男子,幸好韓武江及時趕到,才將男子被帶去了警局。
事後,姜夏嵐把她看到男子陰影的經過告訴韓武江,因為他們阻止男子成為人質,但挾持人質的事情還會發生,所以他們必須阻止人質挾持事件。姜夏嵐看到了事發之時,一直哭泣的女服務員,便認為她知道事情的起因,所以姜夏嵐和韓武江一起去找女服務員,然後逮捕了女服務員的男朋友,挾持人質的案犯。
姜夏嵐去洗了一個澡,出來之時就看到韓武江的未接電話,以為他們抓的可疑人被釋放了,所以馬上趕去警局。姜夏嵐到了警局沒有找到韓武江,卻意外看到韓武江桌上的照片,認出他就是自己小時候認識的小俊哥哥,而這時她也意外發現自己認錯了對象,他們所抓的嫌疑犯並不是挾持人質者。就在姜夏嵐知道自己找錯了人之時,韓武江因為男子去購物中心是為了接母親,而替他去了商場,結果韓武江成為被挾持者,最後中槍進了醫院。
尹秀婉在手室裡急救傷者,結果發現傷者就是韓武江,她嚇了一大跳,可還是沒能救回韓武江。薑秀嵐因為自己害了韓武江,認為她才是那個該死的人,所以回家找繩子上吊自殺。一名偷盜器官的男子進停屍房,想要將韓武江的眼睛挖出來,結果韓武江突然活了過來,把他給嚇得馬上從停屍房逃跑。


第2集
姜夏嵐還沒有自殺成功之時,得知韓武江沒有死,她便不想死了,可她一時半會不知道如何掙脫自己脖子上的繩子。尹秀婉他們以為韓武江死了,正為此難過之時,得知韓武江復活了,他們馬上趕去停屍房,果真發現屍體不見了,而在監控裡他們發現了安然無恙離開的韓武江,把韓武江的媽媽嚇得直接暈倒。
吳萬洙在警局裡聽到姜夏嵐所說的預測死亡之事,特意來找姜夏嵐看他的狗,結果一直打姜夏嵐的電話卻怎麼也打不通。吳萬洙以為姜夏嵐不在家裡,正打算離開之時,他的狗一直叫,他這才知道在屋裡自殺的姜夏嵐,救了姜夏嵐一命。姜夏嵐醒來之後,看到吳萬洙在自己家裡,以為他是小偷闖進自己家裡,才會救了她,經吳萬洙解釋之後,她才知道自己誤會了吳萬洙。
姜夏嵐跟吳萬洙一起離開之時,看到了路邊的韓武江,她馬上叫停了吳萬洙的車,下車去找韓武江,可韓武江並不認識姜夏嵐,直接推開了她接著就暈倒了。姜夏嵐把暈倒的韓武江送到了醫院,可韓武江醒來之後,根本誰也不認識,見到誰都讓他們摸自己的胸,姜夏嵐因此把韓武江當成神精病,大罵他之後離開。
韓武江根本不知道姜夏嵐是誰,他正想穿衣服離開醫院之時,又被姜夏嵐給纏住了。姜夏嵐說的話,韓武江一句也沒有聽懂,他只能設法擺脫姜夏嵐跑上了公車,可因為沒有錢交車費,他差點被趕下車,讓姜夏嵐因此追上了他。上了公車之後,韓武江便大罵一個睡覺的學生,逼著人家給他讓坐,一位年輕的女士實在受不了,便把自己的座位讓了出來。
公車上來了一位老人家,韓武江不但不給讓做,還辱駡老人家,最後害得姜夏嵐被推倒,而他則趁此機會下了車。姜夏嵐沒有及時追上韓武江,而韓武江則在一個衣櫃那裡開門進去了,正好碰到了韓武江的一個前輩吳素泰,他於是逼著吳素泰幫自己查地址。韓武江去自己查到的地址,想要找自己要找的人,可沒想到找到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找錯了人,還遇上了韓武江以前得罪過的那些收保護費的混混。
那些混混因為之前韓武江不堪一擊,便想再教訓他一次,沒想到卻被韓武江打得落花流水。韓武江去了服裝店,買了一件黑色的風衣,穿好之後就直接從更衣室裡離開,正好從女廁所裡出來。因為韓武江只披了一件大衣,其他一絲不掛,又出現在女廁所裡,所以被當成了變態抓回了警局。回到警局錄口供之時,韓武江看到員警在吃飯,他便過去搶來吃,結果發現飯出奇的好吃,所以特別的回味。
韓武江沒有身份,必須借助韓武江刑警的身份,聽到羅警員大聲叫他回去辦案,他也只好回到案發現場,讓羅警員不要炒掉他。羅警員正為韓武江變了一個人,不但跟他說起了平語,還有些特別囂張的樣子,讓所有人都被他的行為嚇到了。韓武江不僅對屍體的解剖說出頭頭是道,還點了外賣內臟來案發現場吃,讓羅警員不得不去質問韓武江是否真的是韓武江,結果害韓武江嘴裡的內臟吐了出來,所以韓武江直接把掉在屍體邊上沾著死者血的內臟拿起來吃,讓所有警員都被他嚇得吐了。
羅警員認為韓武江一定病得不輕,於是將韓武江送到了醫院去做檢查,可醫生也檢查不出韓武江的問題來。姜夏嵐因為自己的房子,被一個自稱是她爸爸的人給退掉,讓她不得不回家找媽媽,結果找到了爸爸留下的錢包,得知有人向媽媽透露爸爸的死。姜夏嵐當年看到了爸爸身上的死亡陰影,也知道有一個手上紋著黑蜘蛛的人將她爸爸推下樓摔死的,可這個兇手一直沒有抓到,而媽媽知道這個情況,一定會知道兇手,所以姜夏嵐馬上跑去媽媽。
在姜夏嵐的逼問下,媽媽無奈說出了薑秀嵐的爸爸姜秀赫在被推下樓之時,已經死了。姜夏嵐查不到薑秀赫的死因,便想去找韓武江幫忙,沒想到韓武江已經出院了,而她又不知道韓武江家裡的位址。姜夏嵐回家去找以前韓武江給她寫的信,想用那個地址找韓武江,沒想到正好看到自己的養父在那裡找她的錢。姜夏嵐好不容易才存了那筆錢,而保證金也已經被養父拿走了,她不能讓這筆錢再給養父,只好謊稱自己看到養父拿走錢之後,十步之內就會慘死,可養父卻認她在故意作戲,根本不相信她所說的話。
姜夏嵐因為錢被養父搶走,傷心地躺在自家的地板上哭,因此她見到了小時候的小俊哥哥,讓她懷疑韓武江是否真的已經死掉了。韓武江在被殺之時,看到了逃脫的蔡秀東,所以他一直心心念念地要把躲起來的蔡秀東給找出來。精神病院的殺人嫌疑犯的資料,全部被刪除乾淨,羅警員才明白韓武江當時在案發現場說的話,句句都被韓武江給說中了,讓他更奇怪韓武江究竟怎麼就脫胎換骨了。


第3集
地獄使者的工作是回收人類的靈魂,而地獄使者又分為兩類,一類是擁有著天系純正統的使者,一類是以人類出身的使者,是對那些自盡了斷的人類的一種懲罰,讓他們成為地獄使者領悟他們自盡的愚昧。
因為自盡的地獄使者保留著他們的記憶和面容,因此他們常常會躲在肉身中,想要回到人間繼續生活,所以每次出行任務之時,天系純正統的使者必須搭檔自盡的地獄使者一起出行。一個月前,地獄使者444號來人間執行任務,被分配了一個最差勁的自盡使者,而他為了不要這個沒用的搭檔,特意給了一個膠囊,讓他一個人去人類把靈魂給帶回來。
地獄使者444以為自己目的得逞之時,但發現膠囊並沒有被帶走,讓他不得不親自去一趟人類,以免蔡秀東想要逃跑。為了抓住想要附身在死者身上的蔡秀東,地獄使者444號到人間裡來找蔡秀東,因為他如果沒辦法抓住蔡秀東,就將變成失職的地獄使者,會變成狗得到懲罰。在尋找蔡秀東的時候,地獄使者444號正好遇上了韓武江被槍殺的事情,因為韓武江是一個刑警,身份比較好用,更便於他抓住逃跑的魂,所以他附在了韓武江的身上。
姜夏嵐跑去找韓武江的時候,看到韓武江正好在大橋上,她便讓司機在大橋上停了車,而她趕去見韓武江之時,正好看到韓武江跑到路中間撿膠囊,幾乎被車給撞到,她馬上跑去救韓武江。在姜夏嵐跑來救韓武江的時候,韓武江在膠囊裡看到了姜夏嵐的影子,意識到她是自己下一個要收的靈魂,可韓武江卻因為自己還有蔡秀東未抓回來,只能將姜夏嵐帶回她家裡去,下次再來收姜夏嵐。
姜夏嵐醒來之後,以為自己做了一場夢,可又覺得那不是夢,她分明看到了韓武江身上的影子,所以她要回去確認一下。到了韓武江家裡,姜夏嵐看到韓武江在家裡貼封條,認為韓武江應該不想見到她了,所以失望地離開了。韓武江在家裡看電視,看到發生了一起冰櫃裡的屍體命案,便在沒有人通知的情況下到了現場,結果表現出人意表。
韓武江很認真的勘察女死者韓真淑,而在韓真淑的丈夫被懷疑成是殺人犯,激動挾持人質證明清白之時,他拿了別的刑警的槍,打中了韓真淑老公手上拿著的用報紙包著的香蕉,及時讓員警抓住了挾持人質者,還當眾說明韓真淑的老公不是殺人兇手。回到警局之後,羅刑警一直追問韓武江,想知道他的家族是否有精神病史,認為韓武江應該去看一下病,韓武江實在受不了,便跟大分析起他勘察到的情況。
韓武江說明,韓真淑是被人逼供拷問才被扔進冰櫃最後被凍死的,而兇手這麼做的目的,是要找到躲起來不被他們找到的那個人,看到韓真淑的死而害怕,給那個人一個警告。韓武江分析之後,便把自己的槍要回來,然後在警局裡亂瞞了起來,把羅刑警他們都嚇得到處躲藏。尹秀婉看到了韓真淑的照片,難過地哭了起來,可隨後她又擔心起來,害怕自己也被找到,沒想到兇手就直接找上了她。
韓武江和羅刑警去找吳萬洙,瞭解韓真淑的死,想找到可能斷指的兇手,可沒想到吳萬洙養的那只屍體犬塞特布拉德的後孫聞到了韓武江的屍體的味道,將韓武江給咬了。韓武江正為自己差點身份敗露擔心之時,遇到了一個自盡的地獄使者,差點就被他給發現了,韓武江只好假裝打電話,故意看不到地獄使者,這才騙過了他。
吳萬洙因為韓真淑的事情,讓皇家保險上了報,他大哥生氣地將他痛打一頓,讓他好好管理公司。吳萬洙被打之後看到韓真淑的照片,才想起那是在警局裡,姜夏嵐預測會死的那個韓真淑,所以馬上去找姜夏嵐。看到姜夏嵐在躲避房東,吳萬洙明白她是一個沒有保證金就會被趕走的人,所以便想高薪請姜夏嵐到自己的公司去,可姜夏嵐並不相信他,直接將他給趕走了。
為了讓姜夏嵐同意為他工作,吳萬洙便想借白天姜夏嵐來問她爸爸姜秀赫的事情,讓姜夏嵐簽約。姜夏嵐因為吳萬洙說了紋身,可刑警不可能有紋身,所以不相信吳萬洙的話,可想到那個挾持者手上的蜘蛛紋身,姜夏嵐便答應幫吳萬洙工作,要那個紋身者的資訊。姜夏嵐簽約之後,便被吳萬洙派去查他們集團的VIP客戶,因為他不能讓VIP客戶有閃失。
韓武江為了找到蔡秀東,去了蔡秀東妹妹的學校,沒想到意外看到了在醫院裡看到的那個受傷嚴重的學生,一問才知道他剛好前不久死而復生,所以確定韓武江確定蔡秀東藏在他的身上。韓武江去抓蔡秀東之時,正好遇上了來查VIP客戶的姜秀嵐,這才發現薑秀嵐也能看出那個學生身上有影子,所以韓武江便把學生給抓了出去,拿槍逼著蔡秀東離開人身。
韓武江逼出了附在人身的地獄使者,可沒想到他根本就不是蔡秀東,他是地獄使者7644號。因為韓武江逼出了7644號,讓他認出了韓武江就是444號,所以便用同是逃亡使者的事情威脅韓武江。韓武江假裝受到威脅的樣子,讓7644回到死者身上,等再回人身之後,韓武江將再他從樓上扔下去,既消除了他的記憶,又能成功將7644號給抓回去。


第4集
姜夏嵐因為韓武江突然跑掉,正在學校裡到處找他之時,正好碰到曾經跳樓的金某又從樓上跳了下來,把她嚇了一大跳。韓武江因為姜夏嵐能看到陰影,想讓姜夏嵐幫他把蔡秀東找出來,所以特意回來找姜夏嵐,想利用姜夏嵐對韓武江的愛慕之情利用她,沒想到姜夏嵐卻認為韓武江在耍著她玩。
韓武江跟姜夏嵐解釋半天,姜夏嵐才說出自己怕連累韓武江,怕再讓韓武江死去,而不敢再幫韓武江去救人。韓武江因為姜夏嵐拒絕他,生氣地拉住姜夏嵐,讓姜夏嵐最好乖乖聽話,還言語開始威脅姜夏嵐,沒想到姜夏嵐根本沒有理會他,反而朝他下體踹了一腳,罵了他一頓。
吳萬洙去醫院看病重的父親,求父親不要離開他,他一定會將皇家集團救活。吳萬浩在吳萬洙出現之後,也趕去了醫院,把吳萬洙給趕走了,並在父親面前責備他,讓他快點死去,不要留在世上讓他的親生兒子難受。吳萬洙難過離開之時,正想給姜夏嵐打一個電話,想知道姜夏嵐調查VIP客戶的結果,沒想到就聽到了姜夏嵐喝醉酒時說的一些瘋話,讓他忍不住靠近,並把她的醉態給拍了下來。
韓武江經其他地獄使者分析,突然想到之前姜夏嵐一直能看到他出現在人類的身邊,可在學校的時候卻沒有看到他的影子,是因為他穿了黑色的衣服蓋住了自己的影子,所以他決定多買幾件黑衣服,以後就以“black”的代號命名自己。韓武江有了新的決定之後,便以新的姿態得意地去了警局,而吳素泰則突然收到一張警車罰單,時間正好是韓武江被挾持當人質射殺的時間,讓他非常的疑惑。
尹秀婉上網查冷庫殺人案的線索,發現網上一點線索也沒有,而韓真淑死之前又威脅要拿帶子去與那人見面,現在帶子又不翼而飛了,讓她忍不住猜想帶子被韓武江給拿走了。韓武江拿了帶子,就一定會藏在地下室裡,所以尹秀婉去了一趟韓武江家的地下室,結果什麼也沒有找到,卻還在離開的時候,被韓武江隱約見到了。
英才署的警員突然來找韓武江,說明金警員想要見韓武江一面,讓韓武江去醫院一趟。韓武江去了醫院,見了金警員最後一面,得知韓武江被殺並不是意外,而是他受人所雇特意殺了韓武江。韓武江想到金警員的話,才突然明白過來,韓武江死在商場裡,並不是如姜夏嵐所說,替那個工頭應驗被殺的命運,而是他必須死在商場內,所以韓武江馬上回警署去查韓武江被殺的原因。
韓武江去商場裡調查監控,想知道在4點多韓武江被開罰單調頭去了商場,又為何會在7點多才被殺。調查了監控,韓武江才發現,那天他去酒店追蔡建東之時,曾與人類的韓武江擦肩而過,可他並不知道當日韓武江去那裡是所謂何事。韓武江把當天在酒店發生的事情,跟姜夏嵐說了一遍,姜夏嵐才想起當日她聽到的槍聲似乎是同一個時間想起了兩聲。
韓武江把姜夏嵐並不是害死韓武江的人之後,不斷地鼓勵姜夏嵐,讓姜夏嵐相信即使她沒有看到影子,那些該去世的人還是一樣會去世,與她並沒有關係。韓武江哄了姜夏嵐半天,以為姜夏嵐這下肯定能答應自己,把看到的黑影告訴他,可沒想到姜夏嵐還說要考慮,讓他很失望。韓武江拉著姜夏嵐,想要讓姜夏嵐答應他,而姜夏嵐則因為吳萬洙給她的任務,要去武鎮看一看皇家保險的VIP客戶,所以她沒辦法答覆韓武江。
羅刑警因為韓真淑的筆記本上寫著武鎮,便去武鎮調查,正好看到武鎮有監控視頻,於是在拿監控視頻之時看一眼自己的前輩檢察廳廳長。羅刑警在廳長的辦公室裡播放了監控視頻,廳長看到視頻之後非常的緊張匆匆地離開了檢察廳,讓等在門口的姜夏嵐與他錯過。金警員再次給韓武江打來電話,聲稱雇他的那個人要再殺韓武江一次,而韓武江不能讓自己再被殺一次,否則韓武江的身體不能用,Black就沒辦法再找一個刑警的身體,要求姜夏嵐幫忙了。
韓武江去醫院見金警員,此時金警員已經死了,而想殺韓武江的人就躲在那裡。韓武江在與殺手打鬥之後,被殺手不小心紮了一針,讓他沒辦法追上殺手,更在街上暈了過去。姜夏嵐為了看一眼廳長的身上是否有影子,叫了一輛計程車追去,最後在完成任務之時,遇上了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她又不知道孩子住在哪裡,只能帶著孩子去警局。
姜夏嵐在警局陪著孩子之時,孩子突然想要尿尿,一不小心尿濕了褲子。姜夏嵐把孩子的黑褲子脫下來去洗,結果回來之後就看到了孩子身上的影子,發現孩子被人裝在皮箱裡埋掉。孩子的父母來警局接孩子,姜夏嵐才知道孩子叫建英,而她不能把看到的事情告訴建英的父母,只能叮囑他們不要讓孩子再出門。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