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卡赫ㄉ愛情(5-8集)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特寫和戶外
卡赫ㄉ愛情(5-8集)



集數
播出日期
AGB 收視率
排行
TNmS 全國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所有節目
戲劇節目
1
2017/10/14
2.501%
2.698%
1
2.2%
2
2017/10/15
3.533%
3.485%
2
2
4.0%
3
2017/10/21
2.762%
2.970%
3.2%
4
2017/10/22
3.796%
3.683%
3.4%
5
2017/10/28
3.032%
2.736%
2.3%
6
2017/10/29
3.676%
3.466%
2.8%
7
2017/11/04
2.792%
2.724%
3
8
2017/11/05
2.494%
2.274%
9
2017/11/11
2.792%
2.637%
2
2.3%
10
2017/11/12
2.637%
2.692%
3
2.0%
11
2017/11/18
2.690%
2.547%
1
1.8%
12
2017/11/19
2.854%
2.971%
2
2
2.4%
13
2017/11/25
2.729%
2.382%
1
2.0%
14
2017/11/26
2.568%
2.670%
2
1.8%
15
2017/12/02
2.418%
2.263%
3
1.6%
16
2017/12/03
3.306%
3.257%
2
2
2.1%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卞赫的愛情



卞赫的愛情 OST
Part 1 千丹菲-奇怪的戀愛關係Part 2 Younha - LOVE UPart 3 多源-Go Ready Go
Part 4 具大星-Sing My SongPart 5 然太-隨心所欲



[分集劇情]

第5集
白准把自己攢的三百萬還給卞赫,她氣憤離開後接到了媽媽的回電,媽媽告訴她這錢是樓下住了多年的權帝勳給的所以才放心接受的,白准這才反應過來,剛才不光誤會了人,還打錯了人。待她回神下樓去找權帝勳道謝時,卻無意中偷聽到卞赫和權帝勳的對話。卞赫驚喜發現是權帝勳給的錢後對他讚不絕口,絲毫沒有聯想到權帝勳是喜歡白准的這種可能。卞赫一臉高興地允諾以後會替白准還錢,權帝勳沒有辯白,索性故意讓卞赫一個月內還錢,而且申明在此期間,衣食住行都要交費,否則就會收利息。白准在門外聽到收利息再按捺不住,她大踢權帝勳的家門,權帝勳知道白准偷聽到剛才的談話了,他為剛才那一番令白准誤會自己的話而懊惱不已。
白准淩晨四點半起床賺錢,卞赫偷偷跟在她身後,看到自己喜歡的女人為生活所迫需要在這麼早的時候就去工作,他心疼不已。而當他看到接下來許多人都坐著早班車要工作時,卞赫突然有些懷疑,這真的是他生活的首爾麼。到了目的地,卞赫看到太陽未升卻已有很多人在等著工頭的召喚,更是驚訝萬分。他著急忙慌找上白准,卻發現白准身邊的人恰好是建築工地上被閩社長辭退的兩位大叔和那位大嬸。白准本不願帶上卞赫,卞赫死纏爛打加上大叔和大嬸的執意挽留,白准這才沒有反對。五人乘坐勞務公司的車去往工作地,到了才發現,他們即將做清潔工作的地方竟然是強秀集團。卞赫是其中最為驚訝反應最大的,他自覺遠離門口,仿佛下一秒就要逃離這裡。
權帝勳被卞宣城提升到企劃部工作,卞宣城在赴職前曾囑咐他,盯好企劃部的薛專務。入職歡迎時,部門職員私下紛紛討論權帝勳是空降兵,權帝勳默默忍下,他走到薛專務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卞赫終究是迫於壓力進了公司,他本以為自己會被集團的人認出來,可是令他失望的是,他非但沒有被認出來,反而被公司職員要求去做清潔工作。白准提醒他,自從他穿上這身清潔工的衣服,就已經被人自動忽略了他的尊貴身份。而且,在這個世界上做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活著。以往的集團二公子生活仿佛突然之間變成了一個夢,卞赫深切感受到這種落差,終於懂了屈居人下被人忽略是一種如何心酸難堪的經歷。他放下身段去打掃衛生間,卻因為無法疏通某個堵塞的馬桶而急得去女衛生間找白准。
白准剛在公司遇見以前父親擔任公司部長時的下屬薛專務,薛專務不無心疼地給她以關懷,卻終究是對她選擇的生活無能為力。告別後,白准莫名想起了已逝的父親,她躲在衛生間,故作堅強卻又軟弱地一邊哭泣一邊吃帶來的紫菜包飯。喊白准無人應答,衛生間又有人來,卞赫因此被困在隔間,他聽到補妝的職員說竟然有人在衛生間吃包飯,他雖然知道那人是白准,卻無法在這個時候給她保護。待人走後,卞赫把白准帶去男衛生間解決那個堵塞馬桶,白准出口十萬解決,卞赫欣然答應,卞赫在白准熟練工作時突然心疼起這個萬能的卻獨自承受傷害的女孩。
白准和河燕姬去吃飯,河燕姬猜測卞赫這是喜歡上白准了,否則不可能跟著她去做低到塵埃裡的清潔工作,白准一臉不相信。
想著白准辛苦工作卻只吃冷包飯,卞赫偷偷問權帝勳怎麼在公司食堂吃飯,權帝勳告訴他只需買餐券就可以了。第二日,卞赫一人去往餐券機,可是因為他的工作證是勞務公司而非強秀集團的,所以他並不能得到餐券。卞赫偷偷回家去拿權帝勳的工作證,但幾次三番都被發現了。
卞宣城在吃飯時故意提及卞赫曾因為一個女人而向他借過錢,卞強秀一聽到是女人的原因,似乎有點不願意再聽到卞赫的消息,但媽媽因為算命先生說過卞赫的姻緣,反倒是上了心。
卞赫上班時被一名女職員拉去企劃組會議室處理堆積成山的紙屑,女職員跟他道謝時有點敷衍,卞赫理直氣壯地讓她道謝至少要認真地看著別人的眼睛。女職員是個好人,她果然認真道謝,卞赫接受道謝並誠懇請求她用員工卡買兩張餐券。卞赫拿著餐券點了兩份飯,他和白准吃飯時,負責衛生的班長卻要求他們立刻離開食堂,並且說已經有人為此打了投訴電話。一想到是因為清潔工就不能在員工食堂吃飯的歧視感,白准就氣得直喊這是哪條法律規定的。幾人鬧得正僵,就這樣被來用餐的卞強秀會長以及各位董事看到。卞強秀髮現吵鬧中的人有卞赫就大發雷霆,他命令眾人抓住卞赫。卞赫拉著白准逃跑,他不願意讓白准看到自己被父親打的情景,自願回到了老爸的辦公室。而那時的卞會長苦於上廁所沒有衛生紙,卞赫就在廁所門口以卷紙要求父親不要干涉他繼續在這個公司工作,而且,他讓卞會長允許清潔工在食堂吃飯。
吃飯難題得到解決,卞赫開心為工人發放餐券,他表明自己以後會成為白准堅強的後盾,白准聽著這番話,又想起河燕姬說的卞赫喜歡自己,竟然真的有點心跳加速。
卞宣城得知弟弟在公司做清潔工作,他用“卞赫的案子還壓在檢察院所以此刻不該讓他在人多眼雜的公司出現”的理由要求父親收回成命。卞強秀感歎于卞赫僅僅只用卷紙就和自己做成生意的聰明機智,甚至抒發感情說也許青雲道士說的並沒錯,二兒子將來是拯救公司的人才!卞宣城又急又怒,只能回辦公室要求權帝勳把卞赫趕出公司,權帝勳勸他將計就計把卞赫留在身邊觀察,卞宣城果真答應了。可權帝勳走出辦公室時,就這麼不巧地遇見了薛專務,薛專務看他從卞宣城辦公室走出來,眼裡一片清明,權帝勳仿佛躲避一般彎下腰鞠躬。
白准和卞赫去喝酒,白准讓卞赫不要因為一時清閒而喜歡自己,卞赫認真告白說自己的喜歡是認真的,白准竟有些無措。而此時,被卞宣城施加的壓力鬧得頭疼的權帝勳心塞地走進大排檔,他看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卞赫和喜歡卻不能說出口的白准。絲毫不願搭理那兩人的權帝勳獨自吃面,三人酒足飯飽後一起回家,白准突然發現久未亮燈的301搬進了新的住戶。
本應美滿的夜,三人各懷心事徹夜難眠。卞赫開心于白准終於叫了自己的名字而非富三代;權帝勳想著白天會長讓他調查卞赫身邊的白准;白準則因為卞赫的告白而既喜又驚。


第6集
承包強秀集團保潔工作的勞務公司代表是閩尚浩,他在開會時嚴厲問責昨天鬧事的人,他這才發現,鬧事的人是上次砸他頭的強秀集團二公子卞赫。他去找強秀集團的負責人,隨後見到了卞宇成。卞宇成讓他不要因為卞赫的身份就搞特殊對待,而且一旦被發現特殊對待,強秀集團絕不會善罷甘休。如此說辭讓閩尚浩知道,卞宇成並不喜歡卞赫,閔尚浩一副小人嘴臉地邀請卞宇成和他吃頓飯。而兩人的談話,都被打掃衛生的白准聽到了,她為卞赫有這樣壞的大哥而心塞,她特意提醒卞赫不要太相信他大哥,卞赫為他哥辯解,還說每次他哥都會站在他這邊。白准眼看勸說無效,唯有不再提這事。
薛專務通過企劃部科長之手,讓權帝勳負責強秀集團的新品試吃活動,權帝勳絲毫沒有想到,這也許是薛專務的“陰謀”,反而畢恭畢敬地感謝科長交給他這份工作。
閩尚浩見完卞宇成就要求保潔班長出點子讓白准和卞赫這五人自願辭職,班長把除卞赫以外四人帶去一個裝了很多垃圾的房間處理垃圾,而卞赫則被帶去室外擦大樓外壁玻璃。由於卞赫母親思兒心切,她已來到公司找卞赫。當她看到心愛的兒子被吊在大樓外擦玻璃時,她焦急難耐而又心疼不已。她著急忙慌去找卞強秀,要求他立刻把兒子調離這個危險的崗位。此時卞赫正在擦會長辦公室外玻璃,卞強秀看到兒子時並沒有擔心,反而非常欣慰他這麼有擔當。夫人沒能勸動會長,只能去找兒子。
權帝勳看到卞赫清潔大樓後打電話責問白准他們怎麼做這麼危險的工作,白准也剛得知卞赫的事,她猜測這是閩尚浩所為,她讓權帝勳不要管這件事,於是去找了班長。班長左右為難,不得已說出這是上面的人教他做的,並非自己本願。卞赫剛打掃完大樓正休息,他就聽到了班長的話,他略一回想,意識到班長所說的“上面的人”也許就是他至親至敬的大哥。卞赫心裡無奈,他唯有鼓勵白准不要屈人之威,越是委屈就越應該堅持下去。恰好這番話又被來找兒子的夫人聽到,她看兒子待身邊的女孩很親切,完全不像以前的模樣,她不禁聯想起那個道士說的待在卞赫身邊的女人,就是他命中註定的女人。
中午休息時金叔跟卞赫提及,他們可以不通過勞務公司而直接和強秀集團簽署雇傭合同成為正式員工,享有應有的權利,卞赫於是心生一計。白准因為發燒咳嗽,一天都很疲憊,最終因為體力不支而暈倒。卞赫心急把人送去醫院,可是因為從來沒有掛過號,他只能填出白准的姓名。手足無措的他等來了權帝勳,權帝勳熟練地填出各項資訊,甚至連白准的身體狀況都很清楚。卞赫看到這番景象,埋怨和愧疚叢生。幸好白准只是過度勞累,無需太過擔心。卞赫小心詢問權帝勳是否知道讓他們幹重活的人是不是閩尚浩,權帝勳因為白准的事而焦急,他出口就質問卞赫是真天真還是蠢,閩尚浩如此明目張膽地欺負人,分明是後臺有人。卞赫心涼地問那人是不是他大哥,權帝勳默認,隨後他把今晚卞宇成和閩尚浩吃飯的地方告訴了卞赫。權帝勳把白准送回家並交給她一份實習應聘表,白准依舊拒絕他的好意,權帝勳還是把表放在了桌子上。
卞宇成受閩尚浩之邀去吃飯,閩尚浩主動要求處理今後卞宇成不方便出面的人和事,卞宇成話裡話外都是滿意,兩人達成愉快合作的目標。可他們絕對沒有想到,兩人身後屏風隔著的,是卞赫。卞赫親耳聽到一向“疼愛”他的大哥說他是該處理的人,心中揪得慌。卞赫仿佛失去魂魄一樣回到住所,他找到白准說自己會辭掉這份工作。白准聽他這番與白天完全不同的話沒有責備,反倒安慰他不要放棄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因為那些他放棄的東西,還是有人惦記的。卞赫聽到如此溫暖的話語,他傷心地和白准抱在一起。兩人的擁抱被上樓送飲料給白准的權帝勳看到,權帝勳唯有默默離開,隨手把飲料送給下班回家的河燕姬。
卞赫重整旗鼓,第二日他直接去找了閩尚浩並正式向他和大哥宣戰。與此同時,白准因為被班長威脅辭退而引起了眾多臨時保潔員工的不滿,他們決定在聲勢浩大的強秀集團試吃活動期間罷工以爭取成為正式員工的機會。閩尚浩把卞赫的話原封不動傳給卞宇成,也把員工要罷工的事說了,卞宇成決定將計就計一箭雙雕,既讓明天的試吃活動因為卞赫而出錯,又讓卞赫因此受到懲罰。卞宇成讓權帝勳不要管卞赫的行為,儘管讓他去出錯。試吃活動是權帝勳第一次全權負責的,他雖很怕出錯,也只能迫于卞宇成的壓力不得不答應。
試吃活動日前,權帝勳曾單獨找卞赫讓他不要罷工,但卞赫告訴他,自己並不打算用愚蠢的罷工來達成目的。果真,卞赫的計畫是用一場表演來促進試吃活動的順利進行。當天,卞赫帶著所有臨時清潔員工表演了一場熱情無限的演唱和舞蹈,卞強秀很是滿意,在場員工也很歡快地打著拍子,活動氣氛在瞬間到達高潮。一曲結束,卞赫在臺上以強秀集團的名義宣佈會長已經答應讓臨時清潔工成為正式員工,保潔員聽到這話都激動萬分,連聲誇讚會長深明大義。殊不知,會長其實根本不知道卞赫的想法。如今卞赫先斬後奏,大張旗鼓地說出來,倒有點賭的意思,他在賭他的父親會不會當著眾人的面答應他的提議。


第7集
卞宇成做好了看卞赫笑話的準備,卞強秀望向舞臺上的兒子和歡欣鼓舞的清潔員,嘴上罵著混球卻也暫時在媒體面前強忍住沒有發火。回到辦公室,他當著眾人的面一次又一次打卞赫,甚至狠狠給了權帝勳一巴掌,斥責他不管好卞赫。卞赫大力抱住父親不讓他打權帝勳,卞強秀最終在他大聲喊不要再打其他人後住了手。此時的白准正等在門外,聽著室內不時傳來的暴吼聲,她焦灼不已地闖進去。
她爭取說服卞強秀說直接支付員工和通過勞務公司給與的酬勞費用二者基本無差別,但是通過勞務公司的話,臨時工在公司工作的意識便是隨便幹幹無需認真;而直接錄取,員工們對公司會有主人公意識,做工時也會兢兢業業。她提及卞強秀寫的書中“比金錢更重要的是人心,那麼公司主人需要先俘獲人心”這句話,卞強秀絲毫沒有心軟,反而問白准是不是勞務人員。白准如實告知說她昨天已被辭退,卞強秀認為她既然被辭退,那就沒有資格說這句話。白准表明自己不屑於在公司任職,因為那樣是浪費時間浪費金錢,到中年還不是一樣被辭退。卞強秀統稱她是只會躲避責任的膽小鬼,白准一時啞然。她自覺再說下去也無望,唯有憤懣而回。
滿頭是血跡的卞赫追著出來,白准看傷痕累累的卞赫心疼不已,她掏出紙巾為他擦臉,卞赫表明了自己一定會把這件事貫徹到底的決心。
企劃室不停接到公眾打來詢問公司是否答應錄用清潔工的電話,科長抓著這次失誤機會責駡權帝勳,權帝勳應下錯誤,愈加小心地道歉。
這一局,卞赫賭大了,他帶著傷回清潔員工室,眾人這才發覺,會長沒有答應兒子,他們註定無緣成為正式員工。
白准沒有回家,她先去醫院偷偷在室外看了媽媽和生病的同母異父的弟弟,而後又去了墓地看望父親。卞赫久等不來白准,便去找了權帝勳,權帝勳不願理他,連說自己已經受夠了他,卞赫自責萬分。
卞強秀邀請薛專務進餐,席間他要求薛專務把卞赫收歸企劃室。薛專務認為卞赫應該通過正常程式進入公司,恰好目前有新一屆實習生選拔,他讓卞強秀通過這個方式送兒子進去。卞強秀果真叫卞赫試一試,而且以卞赫成功通過選拔就會答應錄用清潔工為獎賞。卞赫不相信自己連學歷都沒拿到還能進入公司,他趕緊打電話給權帝勳和白准。權帝勳也不相信卞赫有能力,他全力阻止卞赫,而白準則完全相反,她極力鼓勵卞赫進公司。卞赫受到鼓勵自然欣喜,但是他還是非常緊張。
卞赫母親知道二兒子要當實習生,她拜託大哥卞宇成去關照一下弟弟。卞宇成極不情願地去了權帝勳家,卞赫面無表情地邀請他進屋。卞赫強忍著被親哥背叛的憤怒和卞宇成講話,卞宇成拿出一筆現金讓卞赫遠離這裡去旅行。大哥的冷漠自卞赫知曉之日已經深切地感受到了,卞赫想起多年前,自己曾為大哥擔下未成年開車撞人的罪名,當年的大哥可是跪下苦苦哀求他,而並非是現在這樣凜然的氣勢,現在想來,真是諷刺萬分。卞赫沒有收錢,反而堅定自己要進入公司的決心,他說自己不喜歡別人送的東西,只喜歡自己得來的。卞宇成聽聞卞赫的話語大為震驚,他憤憤而歸。權帝勳追過去,卞宇成讓他不要有所行動,只管讓卞赫考試。
白准為了證明自己不是膽小鬼,便約定和卞赫一起考試,他們立刻行動去買書充電,抓緊一切時間複習。考試之路艱難,李叔、金叔和安女士都抓緊一切機會從強秀集團偷取考試資料給兩人複習,卞赫在大家的關心下認真準備,絲毫沒有鬆懈。
權帝勳看出卞赫的辛苦,也知道卞赫即便通過第一次面試卞宇成也不會讓他通過其他次。他找過白准,希望她放棄卞赫,可白准堅定了決心要幫助卞赫,權帝勳從她的語氣中聽出白准有那麼一點對卞赫的別的心意。
很快就到了考試日,李叔、金叔和安女士舉牌子為白准卞赫加油,兩人帶著大家的祝福一路小跑進入考場。卞赫考試進行順利,首次筆試完全通過,下屬通知卞宇成後,卞宇成略略有了擔心;第二場盲測選出強秀集團製作的食品,卞赫依然順利通過。白准和卞赫欣喜擁抱,不遠處的權帝勳都看在眼裡。第三場面試,主考官分別是薛專務和卞宇成等人,卞赫的回答依舊順利。
李叔、金叔和安女士等人在公司門口熱烈歡迎考試歸來的白准和卞赫,卞赫再一次感受到他們對自己的關愛,幾人一起去餐廳慶祝,氣氛熱烈。
可面試官在決策時,卞宇成極力不贊同讓卞赫通過,卞赫本來是不合格的,但薛專務用自己的外卡為卞赫加持,卞赫最終成功拿到合格通知書。
由此一來,清潔工就可以被強秀集團錄取,卞強秀履行了自己的諾言,卞赫也被成功提到企劃室工作,和權帝勳一個部門。白準則因為在面試時拒絕了實習生的崗位而回到了清潔工崗位。權帝勳知曉後把白准叫到天臺,他隱瞞自己對白准的喜歡卻詢問白准是否喜歡卞赫。
企劃室科長有意為難卞赫,他交給卞赫一份工廠解約書要求他去京畿道一家工廠去蓋章。路途遙遠,駕照先前就已被扣,卞赫便邀請白准一同前往。二人到達後,工廠荒蕪一人,倉庫內懸掛了一個上吊自殺的人,白准和卞赫被嚇得驚慌失措。


第8集
原來去工廠是薛專務的安排,他想讓卞赫通過這次測試從而證明自己沒有看錯人。
白准看到上吊的人便立刻搬梯子拿剪刀剪繩子救人,人被救下來後,白准斥責他不該隨意輕生不顧餘下的家人。那人是世安食品工廠的張社長,他隨後被趕來的工人送去醫院照顧。工人來向他們致謝,卞赫煞風景地拿出強秀集團的解約書,工人本來和顏悅色的,一聽是強秀集團的人,他們立刻把白准和卞赫兩人趕了出來。卞赫沒拿到蓋章回了公司,企劃室楊科長對他很不滿,仍舊讓他竭盡所能促成這事。白准給卞赫分析,世安工廠拿不到賠償肯定不會答應蓋章,所以當務之急是為他們爭取強秀的賠償金。但卞赫和權帝勳商量時,權帝勳直接打消了他的這個想法,因為強秀集團如果答應賠償的話,就不會讓他們簽解約書了。而且如果東窗事發,卞赫是會長兒子可以不必擔心,但企劃室其他人無疑會受到處罰,卞赫這才瞭解是自己想簡單了。
張社長果然是鐵了心要賠償,白准一想到昨天救人的場景就會想起當年自殺的父親,出於同情和心疼,她請假沒有去上班,反而獨自去世安找社長。社長對白准提及強秀集團近來太頤指氣使,明明白部長在世時還不是這樣的。白准從他口中聽到自己父親,內心很受觸動。卞赫沒找到白准便自己去了世安,令他吃驚的是他看到了白准在場,也聽到了社長對強秀集團的一番說辭。兩人告辭時,卞赫主動袒露心跡,他詢問白准,如果他將來改變了,白准是否會喜歡他。但白准只說自己僅僅把卞赫當朋友,別無他想,卞赫聽了非常失望。
卞宇成和閔代表一同見了權帝勳,卞宇成問及白准,權帝勳裝作不知。但閔代表添油加醋說是白准讓卞赫變成現在的模樣的,卞宇成便讓權帝勳去調查白准。
卞赫想著也許白准是喜歡他但是不願承認的,權帝勳為此不屑一顧。因為以前的白准曾大膽向他表過白,不會是那種扭扭捏捏的性格。
301新搬來的男性住戶就是之前追查卞赫的張哲瑉員警,他幾次三番幫助302的河燕姬提行李上樓,河燕姬對他深有好感,也曾向白准說過。今日河燕姬喝醉了,她把301當成自己家,在張哲瑉開門後她闖進去就上床睡覺了。天明,河燕姬發現自己睡在陌生房間,地上還有陌生男人,她嚇得大喊大叫,引來了樓下的權帝勳、卞赫和樓上的白准。三人圍觀張哲瑉和衣衫不整的河燕姬,都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卞赫解約書遲遲未交,楊科長氣急,就在此時,張社長舉著要賠償的牌子出現在大樓內部正被保安趕,卞赫聽聞立刻跑去大堂。張社長被保安架著時大罵卞強秀是冷漠無情的壞人,卞赫跟上去請他去餐館相聚,期間卞赫表達了自己對社長的關心和同情。權帝勳受楊科長指示找卞赫,他讓卞赫把張社長帶回公司,並且威脅張社長蓋章,否則世安會失去其他公司的承包工作。權帝勳的冷酷無情讓卞赫難以接受,權帝勳讓他不要多管閒事,只有這樣才能儘快完事。社長聽完這句話動作都僵硬了,想當年為了加入強秀集團他曾百般討好屈辱求生,如今該何去何從呢。他終於答應蓋章,只是希望能回去把章蓋上再讓卞赫送過來。而後,他去找楊科長下跪,懇求他以後能給一個彼此合作的機會。卞赫親眼看著張社長跪下,他突然明白了張社長為何說“卞強秀是一個壞人,”畢竟,這一切確確實實是發生在他父親的公司。
卞赫認為薛專務不會平白無故讓他處理這麼令人煩心而且會瞭解到公司黑暗的事,白准仔細想了一下,她覺得這件事的決定權在卞赫身上,薛專務一定是有別的考慮的。
權帝勳通過詢問和查公司內部網站,他才知道白准的父親白聖基曾任職于強秀集團,是強秀集團辣椒醬食品的創始人,不過後來因為“受賄”被逐出公司。有這個原因在,權帝勳不忍白准再次受到傷害,他給卞宇成報告時只說白准是單親家庭,父親去世,母親再婚,連白聖基的名字都沒提。
得益于權帝勳的打擊提醒,卞赫終於明白,薛專務是要讓他像處理面試題目一樣“五五平分一百億”。卞赫馬不停蹄趕往世安食品,他力求社長不要把工廠的肉類運走,反而投入生產,製作和以前一樣的烤肉食品賣進超市,然後把利潤五五分成給強秀。社長恍然大悟,一旦解約蓋章,自己工廠就與強秀食品無關,那樣投產真的會是一個好主意。第二日,卞赫興高采烈去上班,他再三徵求楊科長解約之後不再干預世安食品的意見,而後立刻去世安幫忙烤肉食品投產。
卞赫召集李叔、金叔和安女士一同去幫忙,還發照片給權帝勳看。權帝勳那時正因為隱瞞白准父親的身份而被卞宇成責駡,還硬生生挨了一巴掌。可是看到照片後,他又不得不去找卞赫。眼看世安在生產強秀牌烤肉拌飯,權帝勳單獨把卞赫叫出來,他把惹惱強秀集團的結果說明,並力勸卞赫放棄這件事。卞赫帶著誓死的決心一定要和強秀鬥爭到底,權帝勳憤憤而歸。路上遇到白准,權帝勳再一次問白准對卞赫的心意,白准乾脆承認自己是喜歡卞赫的,權帝勳刹那間心灰意冷。
得知白准對卞赫的喜歡後,權帝勳徹底失眠了,他突然很後悔自己大學期間沒能抓住白准向他告白的那次機會。而同樣深處夜晚的卞赫和白准二人難得清閒下來,他們坐在長椅上,卞赫坦言自己做好了接下來要和父親對抗的決心。他請求白准和他試著在一起,風景正好,兩人靜默親吻。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