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

付岩洞復仇者們(5-8集)

 tvN '부암동 복수자들' 이요원 / 사진제공=tvN
付岩洞復仇者們(5-8集)

因為照片的事情,复者俱樂部的成員都緊張了起來,他們再到咖啡店的時候都不敢坐在一起,想看一下究竟是誰拍的照片。李秀謙最後出現,說明照片是從窗外拍的,所有人都朝窗外看去,幻想著他們心中那個害怕的人可能是拍照的原兇,而後他們又覺得他們沒有做什麼,有什麼可害怕的,便不再害怕的一起同行。正旭纏著白書妍的時候,正好被李秀謙撞見了,李秀謙於是勸說白書妍對她的媽媽好一點,可白書妍一點也不想理李秀謙。正旭因為李秀謙管白書妍,便不高興地責備李秀謙,李秀謙便藉此機會教訓一下正旭,故意向正旭便了一個空手拳嚇嚇他,然後還數落了她幾句。李美淑回家收拾白書真的房間,然後跟白英表商量,暫時將白書真的房間鎖上。之後,白英表因為要選舉的壓力,又想隨意對待李美淑,結果李美淑向白英表反抗,說明她不是為了給白英表當出氣筒才存在的,不讓白英表隨意對待她,氣得白英表將杯子砸到門上。為了讓复者俱樂部的計劃,能夠更好的進行,复者俱樂部裡的人都聚集在一起想辦法,認為他們應該有一套他們自己的複仇方式。李秀謙拿來了一堆的複仇漫畫書,讓所有人一起看漫畫書學習,可書裡的複仇方式都太過於血腥,不是他們想要的複仇方式,李美淑於是建議大家各自發揮所長來組成計劃。在洪度熙說到自己擅長鬥雞之時,她想到了一個方法對付白英表,复者俱樂部的人於是跑去白英表拉選票的廣場,低調進行他們的複仇計劃。洪度熙在那裡參加掰手腕,拿到了第一名,然後李秀謙他們買通主持人,讓白英表上台與洪度熙比試,洪度熙於是提出鬥雞,然後在台上讓白英表出醜。白英表因為鬥雞被洪度熙撞倒了幾次,終於重傷進了醫院,讓他一時半會再也沒有辦法動手打李美淑了。白書妍在手機上,看到白英表鬥雞的視頻,又看到白英錶帶傷回家的樣子,開心地躲在房間裡笑了起來。李秉秀帶李秀謙和金正惠去見李父,那裡所有的人都對李秀謙和金正惠指指點點,可金正惠卻一點也不在意,讓李秀謙也當作沒有聽到那些話,管好自己的表情,免得被別人抓到把柄。李父見到李秀謙之時,直接讓李秀謙把最近與金正惠一起做的有意思的事情說出來聽聽,聲稱他想幫李秀謙的忙。李秀謙一聽李父的話,便明白照片是李父找人拍的,於是拒絕了李父的幫忙,聲稱他不想被賴上。李秀謙的坦白,讓李父聽了很開心,心裡更喜歡李秀謙,所以忍不住罵起了李秉秀,認為老天不該把李秀謙給李秉秀,因為李秉秀這個人太貪心了。隨後,李父又見了金正惠,安慰式的表達了自己的意思,讓金正惠體諒多出一個兒子的事情。洪度熙帶兒子去超市買東西,沒想到又與朱琪蓮遇上了,朱琪蓮故意過去挑釁洪度熙,聲稱洪度熙身上有元祖的腥味,洪度熙則不客氣地罵朱琪蓮是大便,氣得朱琪蓮又攔著洪度熙罵起來。洪度熙把朱琪蓮罵得還不上嘴,朱琪蓮便想恐嚇洪度熙,洪度熙於是藉金正惠來嚇唬朱琪蓮。朱琪蓮被金正惠的名字嚇到了,可一連兩次都發現自己被騙了,等金正惠真的出現之時,她便不再害怕地罵起了洪度熙。金正惠看到朱琪蓮在罵洪度熙,便叫了朱琪蓮一聲,然後又一次說明她與洪度熙的關係很親,如果朱琪蓮還這樣對待洪度熙的話,她唯有對朱琪蓮不客氣了。朱琪蓮被金正惠訓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洪度熙於是用攝像頭拍下朱琪蓮對自己不客氣的視頻,以及她手機裡的錄音,說明即使沒有金正惠出面,她也不怕朱琪蓮,如果朱琪蓮再隨意對待她,她一定會不客氣。洪度熙和金正惠大獲全勝非常的開心,洪度熙甚至於想要在白天喝酒,金正惠於是提議去李美淑的家裡搞聯誼。聯誼的時候,洪度熙她們都認為,她們再沒有什麼計劃,她們的複者俱樂部就會變成聯誼會了,李美淑於是把自己想跟女兒和解的事情說出來。在各自說了自己的生活和煩惱之後,洪度熙說明,她幫李美淑和金正惠改變生活,而她們幫她復仇。金正惠喝醉了,跟李美淑一起把心裡想罵的話都罵出來之後,還沒等她們離開,就發現白英表突然回家來了,把她們三人撞個正著。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第6集
洪度熙看到白英表已是很驚訝,沒想到金正惠還跑出來罵白英表是狗鳥,還將鬥雞的事情說出來,讓白英表一下子就想起了洪度熙來。洪度熙對鬥雞的事情說抱歉,白英表也不好說什麼,李美淑在洪度淑她們走後,說明她們只是搞了一個家長聚會,暫時不讓白英表起疑心,可白英表還是因為洪度熙前來而不高興。洪尚滿讓金熙京在白英表來的時候,給白英表送花,還要泡一杯咖啡給他喝。金熙京不想做除教師以外的工作,洪尚滿便以工資和轉正威脅,金熙京無奈只能答應。為了不泡咖啡送花,金熙京故意將自己打扮得像一個衣衫不整的學生一樣,洪尚滿一見就難受,只好不用她做送花的工作,自己親自迎接白英表。金正惠第二天繼續去找洪度熙,洪度熙看她還沒有醒酒的樣子,便帶她去汗蒸房,想要讓她醒醒酒。去汗蒸房對金正惠來說特別的新鮮,她一直纏著洪度熙,沒想到金熙京突然跑來,讓金正惠特別的羨慕。金正惠從小就沒有感受過母愛,對金熙京與洪度熙一起時的母女相親相愛的樣子很是羨慕,於是讓洪度熙把對金熙京做的事情,也同樣在她身上也做一遍。李秀謙無意間聽到白英表與洪尚滿的對話,懷疑他們二人與李秉秀三人,一定有什麼圖謀結合在一起,所以把复者俱樂部成員聚在一起商量。复者俱樂部商議之後,認定白英表當上教育局局長,對白英表他們三人都有利,所以俱樂部的首要任務便是打擊白英表,阻止白英表成為教育局局長。金正允想要李秀謙外婆的那塊祖墳地,李秉秀想替李秀謙做主賣掉,但金正允還是特意把李秀謙找來問清楚,順便按照李會長的意思,試探一下李秀謙。李秀謙明確表示,他拒絕把地賣掉,金正允於是說明李家的繼承人李會長意屬李秀謙的叔叔,可李秀謙卻說明這對他一點意義也沒有,他不好奇也不在乎。李秀謙走後,金正允馬上就給李會長打了一個電話,說明李秀謙值得他看好。白英表因為白書妍在學校裡讓他出醜,喝醉了才回家,結果見到李美淑又不客氣地大吼大叫,看到白書妍回來連白書妍也想打,李美淑只好把白書妍拉到房間裡,然後將門鎖上。白英表不停地在門口大吼大叫,李美淑看白書妍把耳塞塞起來了,便出去對付白英表,她先把大門開出來,然後告訴白英表,他想鬧就鬧吧,讓附近的鄰居都來聽一聽,並表示她以後都不會再忍受白英表了。白英表到市場拉選票,朱琪蓮幫著發宣傳單,正好路過洪度熙的海鮮店,洪度熙於是用她殺過魚沾著魚腥的手套,一直握著白英表和朱琪蓮的手不放,故意整一整他們。韓秀智花光了錢,又打電話找李秉秀要錢,要不到錢便又找上了金正惠。金正惠早已跟李秀謙達成了一線,她一點也不在乎韓秀智的威脅,無論韓秀智提出什麼要錢,甚至於要曝光李秀謙的事,金正惠也不在乎。韓秀智看到金正惠不被她威脅,便想拿照片氣一下金正惠,逼金正惠給錢,沒想到李秀謙突然跑來了。韓秀智看到自己的兒子,馬上騰椅子給李秀謙,可沒想到李秀謙卻坐在了金正惠身邊,還叫金正惠媽媽,讓金正惠先離開,自己跟韓秀智談判。金正惠為了幫李秀謙,也為了更好地完成了他們的計劃,於是特意去找李秉秀,說明她接受李秀謙成為一家三口好好過日子,並且會幫李秉秀,讓白英表當選。金正惠以女主人的身份,讓李秉秀把白英表和洪尚滿都請到家裡聚餐,然後讓他們吃复者俱樂部成員一起合作的美食,讓他們難以下嚥還是要強忍著把食物吃下去。在吃飯的時候,洪度熙和李秀謙一起去停車場,打算偷拍照,結果差點發動車子,嚇得他們只能躲在車後座上。在李秉秀他們難以下嚥之時,金正惠故意表示,是否飯菜不合胃口,他們只能連聲說很好,李美淑於是讓李秉秀誇誇金正惠,起到鼓勵金正惠的作用,李秉秀也只能勉為其難誇一夸。吃飽之後,金正惠聽到李秉秀他們說了賄賂的事情之後,便馬上通知洪度熙他們,讓他們在停車場等著拍下證據。李秀謙拍下停車場內週秘書放一盒東西到白英表的車裡,然後等白英表他們離開之後,又跟著白英表的車子回到了白英表家的停車場。李美淑故意在扶白英表上樓之時,打開了車子的後備箱,讓洪度熙他們可以拍下禮盒裡的賄賂金,或沒想到那盒東西只不過是藥,並非賄賂金。金正惠在冰塊裡放了手機,想錄下李秉秀他們的談話,可正當她想把手機拿出來之時,李秉秀突然出現了,拿了一點冰塊去吃,還不巧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洪度熙因為沒有發現錢,把李美淑叫到停車場,沒想到白英表也在隨後一個人走到停車場裡來。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第7集
冰桶里傳來聲音,李秉秀於是拉住想要離開的金正惠,把冰桶裡的手機拿了出來,金正惠只好解釋自己有些健忘了,才會把手機放在那裡。白英表突然來停車場,洪度熙和李秀謙只好躲在車身下,在李美淑的掩護下,才勉強把白英表騙了過去,躲過了這一劫。因為計劃失敗,复者俱樂部的所有人又聚在一起,探討他們計劃失敗的原因,洪度熙無意間發現,李美淑的手上有瘀傷,這才知道她又被白英表打了,這讓他們更想加快復仇計劃,不能讓李美淑再忍受這樣被欺負的日子。洪度熙在大家愁沒有辦法報復之時,突然想到了一個損招,於是跟金正惠、李美淑一起去找中醫開藥,把白英表的情況跟中醫說,開了一副藥回來。藥開好之後,李美淑把藥拿回家裡,將藥跟白英表收到的補品更換一下,讓白英表把藥當成補品吃掉。換藥之後,金正惠和李美淑同時把各自的老公約出來,一起去練了瑜伽,先是整一整老公們,然後安排洪度熙假裝大師,跟他們講因果輪迴之事,沒想到這效果很好,半夜白英表看電視劇的時候,看到哭了起​​來。金正惠向李秉秀表示,她會開始試著做好,維護他們的夫妻關係,李秉秀於是讓金正惠做一位賢妻良母。金正惠覺得做賢妻良母的感覺很好,於是上網搜索怎樣做一位好媽媽,然後一件一件學著做了起來。李秀謙看到金正惠給他削蘋果,可把蘋果肉削了一大半,讓他不得不自己動手。金正惠看到李秀謙削蘋果削得很厲害,忍不住驚叫起來,質問李秀謙究竟有什麼是不會做的。金正惠學會了做泡麵,與李秀謙一起吃得很開心,而李秉秀想叫李秀謙做點什麼,李秀謙反而沒有那麼樂意,讓李秉秀對金正惠與李秀謙的事情開始有了懷疑,於是派人偷偷去調查金正惠。韓秀智去學校找李秀謙,沒想到金正惠也去學校李秀謙,讓韓秀智不得不躲了起來,而正旭他們則因為李秀謙有豪車來接,以為他在做援交,所以特意跟白書妍提起此事,可白書妍卻一點也不在意。白書妍回家的時候,無意間在復者俱樂部聚會的咖啡店窗戶外,看到李秀謙和李美淑兩一起,李秀謙還在動李美淑的頭髮,讓她誤會了他們的關係。韓秀智因為李秀謙與金正惠很親密,於是偷偷跟著他們,正好看到復者俱樂部在聚會。白英表的態度開始轉變,不僅不愛喝酒,回家後還讓李美淑把酒全部倒掉。李美淑非常高興地倒酒,還想讓白書妍幫忙,可沒想到白書妍卻把自己懷疑李秀謙援交的事情說出來。李美淑想跟白書妍解釋,她與李秀謙見面之時,金正惠她們也在場,可白書妍不相信李美淑的話,李美淑只好發信息給李秀謙,把白書妍的懷疑告訴李秀謙。李秀謙因為白書妍的懷疑,對白書妍很氣惱,於是在學校裡一直避開白書妍。在公交站,李秀謙看到白書妍,馬上就想離開,白書妍只好將他叫住,質問他為何躲避著自己。李秀謙被白書妍叫住,便把自己被白書妍討厭的事情告訴白書妍,白書妍於是把學校傳言李秀謙在援交的事情說出來。李秀謙聽到自己被謠傳援交非常的氣惱,一直跟白書妍囉嗦著辯解了起來,等白書妍叫煩了他才住嘴。白書妍起身想要離開,李秀謙於是把白書妍拉住,跟白書妍談起了李美淑,說明他很羨慕白書妍有這樣一個好媽媽。金正惠與李秀謙的關係親密,很快就傳出了不好的傳言,為此李會長特意把他們兩人叫去,讓他們注意言行。韓秀智給李秉秀打電話,李秉秀不肯接電話,她於是把李秉秀的弟弟找出來,讓李秉秀很是生氣。李秉秀在金正允那裡聽到了金正惠的閒言碎語,生氣地回家罵金正惠,沒想到李秀謙卻為金正惠出頭罵起了李秉秀。洪相滿跟踪李美淑她們去了海鮮店,洪度熙把李美淑她們藏了起來,故意用自己的沾著魚腥的手套將洪相滿氣走,可沒想到洪相滿離開後突然想起洪度熙來,於是返回了海鮮店。洪相滿聽到洪度熙她們說起復者俱樂部,想起自己上次收到的BJ的信息,便懷疑是她們在惡整自己,所以又繼續跟踪她們。李美淑在超市的玻璃上看到了跟踪的洪相滿,和洪度熙、金正惠逃似地想要離開,可逃到半路她們突然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逃跑,於是又回頭叫住了洪相滿。洪相滿的跟踪,讓复者俱樂部又聚在一起找問題,李美淑因為白英表懷疑補藥吃了讓他身體變得奇怪不再吃補藥,所以李美淑擔心洪相滿跟踪的是她的老公。李美淑建議將復者俱樂部歇業,可李秀謙覺得不應該歇業,結果第二天他們就一人收到一封紅色信封,信裡稱复者俱樂部做的事情被發現了。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第8集
金正惠三人收到信之後,躲在一起研究,究竟是誰給她們寄信,可想來想去也找不出究竟是誰。洪相滿懷疑复者俱樂部讓他受到了懲罰,特意去了海鮮店找洪度熙買海鮮,然後回學校去調監控視頻,等著向复者俱樂部發起復仇。洪相滿給金正惠三人寄了信,還提醒李秉秀和白英表要小心他們的妻子,可他們兩人都因為要面子而沒有將妻子的可疑說出來。金正惠為了確認信是否是李秉秀寫的,故意把收到的信交給李秉秀,質問他究竟得罪誰惹來了這封信。白英表去調查了自己的藥,得知藥是去火氣的獨門藥方,於是讓李美淑把藥處理掉,然後提醒李美淑交友謹慎。洪度熙的海鮮店突然來了警察,聲稱她的海鮮讓人食物中毒,需要接受調查。洪度熙的海鮮全部被沒收走,停業進行調查,讓她非常的鬱悶,經復者俱樂部的其他成員一合計,大家都認為海鮮店被查是洪相滿在背後搞的鬼,所以打算找證據對付洪相滿。金熙秀姐弟經過海鮮店,得知海鮮店被停業的事情,可洪度熙什麼也沒有說,他們只好回家後也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讓洪度熙開心。洪度熙被調查的事情解決了,可因為曾被調查食物中毒,讓顧客都不敢買海鮮。金正惠和李美淑都想幫洪度熙,想跟洪度熙買下所有的海鮮,可洪度熙卻要送給她們,讓她們不得不實行另一個計劃。金正惠出錢雇了一些主婦,讓她們分別去買洪度熙的海鮮,然後讓她們多加宣傳。洪度熙的生意很好,她非常開心地跟金正惠她們一起去小酌幾杯,金正惠因此學會吃雞爪而且從害怕吃吃到停不下來。金正惠繼續自己的計劃,可洪度熙因為看到同一顧客一天來兩次,還不要她找錢而起了疑心跟了過去,結果看到了金正惠分錢給買海鮮的人,才知道是金正惠在幫她做生意。洪度熙正質問金正惠和李美淑之時,金熙京因為正旭把洪度熙下跪的視頻拿來奚落金熙秀,讓她實在忍不住一腳踢了正旭。洪度熙接到電話,馬上就去了學校處理,沒空跟金正惠說她們的事情,讓金正惠很擔心洪度熙還在生氣。朱琪蓮因為兒子被打,到學校裡來找校長處理,洪度熙來了之後也沒有低頭向朱琪蓮認錯,而是表現強硬的態度,說明她相信自己的孩子,會提起反訴。金熙京的打人視頻被傳遍了,學校的學生都在遠離她,學生們甚至於都不上她的課。金熙京因為沒有人來上課,難過地走出學校,沒想到又被記者給圍住了,幸好李秀謙及時出現才替她解了圍。韓秀智為了拿到錢,跟踪李秀謙和金正惠拍下了他們一起的照片,然後拿著照片去跟金正允拿錢。金正允解決了韓秀智的事情之後,給金正惠打了一個電話,怪金正惠行為不檢點,讓她要為金正惠處理這種緋聞。金熙京的視頻一流傳,加上朱琪蓮打算起訴,讓她的前途非常堪輿,也讓洪度熙一家雪上加霜。金正惠想幫洪度熙,沒想到自己又惹上了緋聞,被金正允給嘲笑怒罵,讓她只能一個人委屈地哭泣。白英表把李美淑帶去所望保育院,讓她面對無法面對的白書真的死,她只能傷心地離開了保育院。李美淑去醫院見婆婆,回家後又與喝了酒的白英表大吵了一架,終於將自己憋在心裡的話全部罵了出來。洪度熙因為擔心金熙京的前途,想去找朱琪蓮求情,沒想到又被朱琪蓮奚落、侮辱。洪度熙因為朱琪蓮的話,突然意識到自己應該為了孩子們,維護自己的自尊心,所以不再對朱琪蓮下跪。因為一連串的事故,复者俱樂部的會議時間,只有金正惠一個人等在那裡,其他人都沒有出現。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


復仇者社交俱樂部 / 付岩洞復仇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