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二十世紀男女(5-8集)

<20세기 소년소녀> 한예슬, 나상실로 깜짝 변신? 이미지-1
二十世紀男女(5-8集)



第5集
看到自己看到櫥窗對面的偶像安索尼,珍珍驚愕不已,導演和代表在遠處看到兩人四目相對,立即命令在在場的群眾演員上前為兩人歡呼,原來這一切都是代表為珍珍安排的一場驚喜。珍珍在代表的幫助下,與自己多年心心念念的偶像成為了假想夫婦。
與偶像第一次面對面,珍珍激動地不知所措,完全失去了一個人氣明星應有的姿態。安索尼看到珍珍的樣子,竟暗暗覺得可愛。
晚上,孔志源在珍珍的房間裡參觀,翻到一本相冊,裡面全都是安索尼的照片,孔志源翻著翻著,突然翻到了一張大嬸的孕照,回想當初,這本相冊是自己和珍珍一起做好的,這個女人是安索尼的生母,因為生下安索尼後便去世了,珍珍崇拜安索尼,對他的母親也十分尊敬,卻不知面前的孔志源與安索尼卻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想到這,孔志源笑笑,正巧安索尼打來電話,兩人正聊著,珍珍回到家,看到房間裡黑髮的身影,以為是敏浩,便一巴掌打到頭上,孔志源回過頭,珍珍吃驚不已,兩人算是正是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
早上,珍珍下樓與助理商議工作,安索尼手母親之托,給孔志源送泡菜,兩人在電梯的不同樓層不斷錯過。珍珍在車中談完工作後,拿出一份禮物送給即將回鄉的助理,美達見狀,調侃珍珍在家裡一定是大女兒,那麼會照顧人,珍珍搖搖頭,自己是小女兒,上面還有一個姐姐,美達從未見過,覺得十分奇怪,珍珍表情黯淡了一下,隨即岔開話題準備拿著劇本下車,臨走前美達往珍珍嘴裡塞了半個橘子,珍珍下車的一瞬間,安索尼正走出公寓,兩人還是見面了。珍珍嘴中還塞著橘子,看到安索尼,尷尬地不知所措,急忙將橘子咽下,與安索尼打了聲招呼後,珍珍落荒而逃。看著珍珍毛毛躁躁的樣子,安索尼覺得這個人前風光的明星,原來私底下還挺可愛的。
雅凜強顏歡笑,接受了東勳和智慧的邀請,三人平和的吃完了晚餐,等到兩人離開,雅凜天天來到江邊借酒消愁,常常喝得爛醉,每次喝醉後,都次都讓鄭允成辛苦地將她背了回去。
晚上,一份快遞送到珍珍的家中,時寄給孔志源的,珍珍看到上面“親愛的哥哥”的字樣,十分吃醋地猜想,這是妻子送給孔志源的,敏浩將快遞交給孔志源,敏浩信以為真,將快遞交給孔志源,才得知這是孔志源的妹妹寄來的巧克力,敏浩將珍珍的話告訴孔志源,孔志源聽後哭笑不得。過了一會,珍珍把孔志源約了出來,參加麵包派的聚會,並特地聲明這是一個十分健康的聚會,沒有任何曖昧,讓妻子不要誤會,孔志源打斷了珍珍的話,鄭重其事的解釋道,自己沒有結婚,珍珍聽後暗喜。
四人久違聚在一起,雅凜詢問孔志媛如果在她們三個人中選一個作為女朋友,會選擇誰,孔志源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珍珍。晚上兩人在雨中同行,回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孔志源微笑著問著珍珍,這麼美好的我們,當初為什麼會分手?(EP09)

兩人彼此確定心意後,在家中見面也舒服了許多,早上,兩人一同出門,孔志源突然要求珍珍送他上班,珍珍爽快地答應了,在路上,孔志源主動開車,珍珍在車中剝開橘子,自然地向孔志源餵食,就像生活多年的夫婦一般。到達公司,珍珍探出頭,將孔志源的領帶正了正,微笑地看著孔志源離開。
安索尼結束了一場戲的試鏡,疲憊地離開電視臺,突然對經紀人說,自己不想再拍我們結婚了,自己不想靠著珍珍上位,正說著,珍珍碰巧趕來,安索尼立即逃到旁邊的樓梯口,經紀人看不下去,勸告安索尼,不能再繼續逃避下去了,要麼在粉絲面前保持自己的形象,要麼放開重新火一把,為什麼安索尼都沒有選擇。安索尼聽完,苦笑一聲:因為自己是安索尼啊。
英心如往常一樣忙活著事務所的工作,順便為清潔工阿姨準備咖啡,突然,清潔工阿姨接到電話,自己的女兒因為一些事情,被要求賠償140萬,並在南部拘留所拘留,上司京碩知道後,毫不猶豫地接受了清潔工阿姨的案子,並悉心為她講解。
一次航班結束後,雅凜手下的所有空姐全都提前下班與男朋友或者丈夫有約,雅凜之後一個人帶著啤酒在漢江邊借酒消愁,不知不覺喝的爛醉。
鄭宇成與喜珍小姐相識並交往,兩人來到漢江散步,遠遠看到雅凜一個人撒著酒瘋在路邊大吵大鬧,鄭宇成看到,立即背著雅凜回到車上,雅凜躺在喜珍的車上,不禁引起了喜珍的不滿。
珍珍和安索尼再次見面進行我結的拍攝,然而這一次節目組要求他們舉行婚禮,珍珍邀請了英心與雅凜參加,卻唯獨沒有邀請孔志源,擔心孔志源吃醋。而另一邊,安索尼四處打電話,卻沒有朋友參加,無奈之下安索尼打電話給孔志源前來救場。而來到拍婚紗照的現場,孔志源看到了披上了婚紗的珍珍,珍珍沒有預料到孔志源到來,站在那裡不知所措,雖然是做戲,而孔志源依舊十分失落,安索尼看到孔志源微笑著前來迎接,珍珍這才知道,兩人是沒有血緣的親兄弟。(EP10)
來源1-1 來源1-2



第6集
孔志源強忍住心中的醋意,來到席位就座,安索尼與珍珍的婚禮正式開始,兩人就像真正結婚一樣互相宣誓,美達在台下起哄兩人親吻對方,為了節目效果,安索尼輕輕撩起珍珍耳邊的頭髮,貼近臉頰親了一口。珍珍臉變得通紅,孔志源看到這一幕,心中十分不快。
婚禮進行到一半,到了遊戲時間,有三位男士穿上了玩偶的衣服,要求珍珍憑著手辨認新郎安索尼,將戒指戴在正確的手上,珍珍仔細觀察,看到小熊面具的男手手背有一顆痣,珍珍肯定那是安索尼小時候被鉛筆芯留下的疤痕,於是十分肯定地帶了上去,而小熊摘,下頭套,珍珍選擇的竟然是孔志源,一旁的小獴面具的男子摘下面具,他才是真正的安索尼。三人尷尬的笑了笑。
節目結束後,經紀人知道安索尼不喜歡佩戴飾物,於是想要幫安索尼保管結婚戒指,而這一次安索尼一反常態要求帶著戒指。
晚上,孔志源參加麵包派們的夜聊,珍珍和志源在路邊散步,突然一輛摩托車疾馳而來,孔志源立即將珍珍抱住躲過一劫,而珍珍一個趔趄,靠在了孔志源的懷裡。兩人臉紅心跳,很快便分開裝作沒事。走著走著,珍珍突然質問孔志源為什麼沒有告訴他自己與安索尼的關係,孔志源笑笑,自己只是為了想要給珍珍一個驚喜,況且珍珍已經如願以償,與安索尼“結婚”,看到孔志源無所謂的樣子,珍珍不知為何十分失落,但還是倔強地告訴孔志源自己很高興。就這樣,兩人走了一路,雙手時常交疊,但始終沒有牽在一起。
 早上,一家人照常在一起吃飯,母親聽說珍珍安索尼參加我結的節目後,十分開心,立即讓孔志源邀請哥哥來家裡吃飯。珍珍感到尷尬急忙拒絕,而孔志源卻立即答應了要求,兩人一起出門時,孔志源告訴珍珍,自己已經與哥哥約好,準備晚上來訪。
事務所中,英心將阿姨兒子的案子講了一遍,告訴阿姨如果不能及時交錢,兒子的案件就會變成普通案件接受起訴,沒有一絲安慰的語氣另阿姨十分生氣,沖著英心大吼大叫,英心十分委屈,但還是沉默不語。
喜珍因為雅凜與鄭允成分手,而鄭允成似乎並沒有感到遺憾,鄭允成有潔癖,早就受不了喜珍弄髒他的車子。但雅凜卻感到內疚,於是親自安排為鄭允成相親,但無論對方多麼優秀,鄭允成卻始終接受不了女方不拘小節,不愛乾淨的樣子,接連好幾次相親,鄭允成都十分不滿意。
早上,安索尼來到美容院,一邊美容一邊打電話詢問經紀人,自己不小心把戒指弄丟了怎麼辦。而一旁正用毛巾蓋住臉的珍珍聽後,急忙起身,趁著安索尼不注意,失落地離開了美容院。(EP11)

得知安索尼丟失了戒指,經紀人馬上安排了一次見面,試圖快速拉近兩人的關係。珍珍在飯桌前緊張地不能自已,安索尼話不多,卻十分溫柔地回應著珍珍語無倫次的問題。晚上,珍珍等電梯時,和姐妹們興奮地講述今天和安索尼的晚飯,這時電梯中走進一位醉漢,踉踉蹌蹌地走進電梯中,珍珍有點害怕,正準備關上電梯時,安索尼突然走進電梯,保護珍珍走到家門前,才安心的離開。
回到家,珍珍興奮不已,與孔志媛講述自己今天的全過程,講到一半,珍珍發現晚飯時自己一直在緊張,吃得特別少,告訴孔志源自己餓了,孔志源寵溺地笑笑,煮了一大鍋拉麵,兩人一起開心地吃了個夠。
英心作為辯證律師,來到清潔工孫子靜華所在的拘留所進行調查,而靜華態度十分消極,並不願意配合,英心見狀,並沒有就此放棄,而是耐心地告訴靜華,自己能否脫罪與奶奶有莫大關係,要考慮到奶奶的感受,隨後英心並沒有強迫他說出詐騙的實情,而是詢問他在監獄中過得怎麼樣,靜華被感動,臨走前,將自己畫的一張張咖啡券交給英心,奶奶總是在事務所索取咖啡,自己一直想要幫忙還這些人情,卻關在裡面不太方便,英心聽後被靜華的孝心感動。回到事務所,英心耐心地講解如何降低靜華的罪行,將靜華的現狀告訴奶奶。奶奶聽後沉默不語,像往常一樣嘮叨著英心的衛生,卻趁她不注意,偷偷放了兩塊奶糖。京碩在門外觀察著一切,欣慰地點點頭。
 晚上,珍珍在家中發現一隻蟲子,害怕地大叫,叫聲引來了剛剛回家的孔志源,孔志源幫忙收拾了蟲子之後正要離開房間,卻發現門鎖故障,兩人被鎖在了裡面,孔志源試圖敲開房門,卻不小心被門鎖劃傷,珍珍找到急救箱,為孔志源包紮,看到繃帶,兩人不禁想起學生時代,珍珍包紮十分擅長,經常拿孔志源練手,時隔多年,珍珍再次包紮實力不減當年,而對象卻依舊是任她擺佈的孔志源。兩人一起玩到深夜,直到珍珍睡著,孔志源看著睡著的珍珍,溫柔地撫摸著珍珍的頭髮,深情地看著她。(EP12)
來源1-1 來源1-2





第7集
敏浩接到電話回到家,將關在房間裡的孔志源救出,孔志源回到家中,珍珍母親為孔志源鋪好添好床鋪,而志源卻無心睡眠,在珍珍的屋子裡翻看著高中時期的東西,突然,志源看到一個盒子,裡面放著一個貼滿安索尼貼紙的本子,裡面全都是珍珍記錄的與姐妹們的點點滴滴,孔志源來到珍珍家中,一起分享兒時的記憶,五彩斑斕的幾頁過後,突然有一天,珍珍僅僅寫下了幾句話,是對姐姐號星的“咒駡”和不滿,孔志源饒有興趣地讀著,卻沒發現珍珍的表情逐漸變得暗淡。
英心突然要求麵包派十分鐘後公園見面,珍珍在路上,告訴了志源關於姐姐的真相,原來平時被視作模範生的姐姐,因為與父母的婚姻的分歧,執意離家出走,珍珍父母走遍城市都沒有找到,自己選擇做藝人,也是關於父親希望姐姐能在電視上看到妹妹回心轉意的心願。
珍珍無奈地笑著,自己自高中後再沒經歷愛情,絲毫不知愛情是什麼,志源也笑笑,自己也沒有資格說這些,因為就在婚禮的一周前,自己卻決定退婚,珍珍怔住了,連連道歉。
早上吃飯時,英心爸爸看到母親沒有準備紫菜,再一次抱怨起來,每天都是這樣無盡的指責,英心十分不滿父親對母女二人的態度,但也無可奈何。
珍珍與來到我結的發佈會後臺準備著,美達看到珍珍手指上沒有佩戴戒指,便提醒珍珍戴上,珍珍卻假裝丟失,為了避免安索尼尷尬。走出休息室,,珍珍恰巧與安索尼相遇,安索尼因為感冒用手捂住嘴巴不停咳嗽,珍珍發現安索尼的手指上再一次出現了戒指,原來安索尼回到家中將家裡翻了個底朝天,終於在櫃子下找到,珍珍尷尬極了,急忙回到休息室,在錢包最深處包好的手絹裡小心翼翼的拿出戒指。兩人來到發佈會現場,馬上成為了記者們的焦點,照片上傳到網路,被正在搜索我結的志源看到,無奈地歎了口氣。同事來到辦公室找志源聊天,想要去看里昂那多的電影,志源順手把自己買好的票給了同事,原來,今天原本是志源邀請珍珍看電影的日子。
見面會上,記者向安索尼提問了一個十分尖酸刻薄的話題,自己是否為了蹭熱度才與珍珍參加節目。全場變得寂靜,珍珍看到安索尼難過的表情,正要拿起話筒解釋,卻被安索尼搶先一步拿起話筒,十分從容地承認了最初的目的,自己的確是有這些想法才與珍珍參加節目,但直到後來,這份想法發生了改變,相處下來,自己不知不覺,變成了愛慕珍珍的粉絲。(EP13)

鄭宇成坐飛機到外地參加研討會,恰巧碰到雅凜負責的航班,正當鄭宇成想要向雅凜打招呼時,雅凜走到一個客人身旁,那是一個性騷擾的慣犯,總是喜歡摸空姐們的屁股,於是雅凜故意走到身旁,在他伸出手那一刻用力抓住他的手,用友好的語氣威脅他不許騷擾乘務人員,勇敢的舉動令鄭宇成十分敬佩,下飛機時,鄭宇成留下一張紙條“我在看著你”後,跟著那個性騷擾的客人一同下飛機,偷偷在背後留下“誰再碰我,就哭給你看”的字條,幫助雅凜出了口氣。
發佈會結束後,兩人受導演邀請與工作人員一起聚餐,珍珍讓美達和助理們先走,自己一人來到了飯店,導演們一杯一杯敬安索尼,原本身體不適的安索尼強撐著喝完後不停咳嗽,珍珍發現之後,偷偷將酒杯倒滿水,再將水杯與安索尼的酒杯替換,安索尼再一次喝酒時發現味道不對,看著珍珍若無其事地喝下燒酒,忽然間明白了些什麼。
聚餐結束後,安索尼從衛生間出來,卻看不到珍珍的影子,走出飯店,原來珍珍剛從藥店回來,兩人碰面後,聊起了年少時珍珍追星的各種事情。安索尼貼心的叫來計程車送珍珍回家,目送珍珍走後,安索尼打開珍珍送來的要,上面還留下珍珍的便條,看到便條,安索尼欣慰地笑了。
珍珍坐在計程車上原形畢露,跌跌撞撞地在樓下徘徊著,孔志源恰巧買完雪糕回家,看到珍珍蹲在地上,望著花壇中的波斯菊發呆,孔志源將她扶回家,電梯中,珍珍嬉笑著將波斯菊插在孔志源耳後,告訴志源,姐姐曾經告訴她,波斯菊的花語是:I love you。孔志源聽後心動不已,正要回應珍珍,卻發現珍珍依靠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早上,英心沒有吃早飯,急匆匆地跑出門,在電梯外遇見了正要上班的父親。兩人面面相覷,無話可說,電梯中,父親悄悄拿出包中的零食,想要讓英心稍稍充當早飯,英心心中還是怨恨著父親,拒絕之後急忙離開了電梯,留下父親拿著麵包的無處安放的手。
父親在一家公司做前臺諮詢,在同事面前,父親並不像在家中那樣抱怨,而是十分驕傲地誇耀著女兒,京碩帶著英心來到公司調查案情,遇到了正在聊天的父親,女兒驚呆了,愣在那裡不知所措,直到京碩提醒,才與父親擦肩而過。之後,英心一直走神,案子結束後,英心向京碩請了五分鐘的假,京碩回到事務所,看著空空的位子,不禁開始擔心英心起來。
英心坐在事務所的樓梯上,英心呆呆坐在那裡,心中不知為何十分難受,打電話給雅凜和珍珍,兩人卻在忙著自己的工作,英心不再打擾她們,將通訊錄劃到最底,鼓起勇氣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父親看到來電顯示後猶豫不已,來到儲物間,打通電話後十分熱情地與女兒寒暄著,英心顫抖著嗓子,告訴父親今天買了紫菜做湯,父親聽後沉默良久,突然對英心說了一聲謝謝。英心聽完,瞬間紅了眼眶。
晚上,英心陪著京碩值班,京碩突然面目表情地通知英心可以提前下班,英心感到奇怪,但還是離開了。外面下起了大雨,英心下公車後,發現雅凜和珍珍正舉著傘等待著她,三人依偎在傘中一起回家。
英心與父親惡關係緩和許多,早上,兩人再一次同乘一架電梯,兩人依舊少言寡語,父親突然告訴英心,自己吃到了英心買的紫菜,並從包裡拿出了牛奶送給了英心,這一次,英心接受了父親的好意,開心地離開了電梯。
敏浩和父母週末出去郊遊,留下珍珍和志源在家,正當兩人送走三人離開家,珍珍轉身腳下一滑,不小心親到了志源的嘴唇。(EP14)
來源1-1 來源1-2



第8集
兩人彼此震驚極了,雙唇貼在一起甚至忘記了分開,母親突然回來拿走忘記的東西,珍珍這才反應過來,急忙裝作吃飯,等到再一次送走母親後,孔志源轉過身,珍珍已經不見了。孔志源一陣失落,向珍珍發去資訊,晚飯兩人一定要一起吃,珍珍思索許久,還是羞澀地答應了。
雅凜在家中積極鍛煉減肥,並向母親宣佈自己要獨立出去,正當雅凜看中一家房子準備發送合約金時,電話響起,是鄭宇成,鄭宇成不斷詢問雅凜什麼時候的航班,什麼時候回來,雅凜不勝其煩,掛斷了電話,鄭宇成對雅凜的態度生氣極了,卻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如此在意雅凜的生活。
珍珍來到超市準備晚上的食材,被一群小孩們追著要簽名,正當珍珍忙著給他們簽名時,廣播響起,先前在超市做節目的朋友臨時有事,由安索尼幫忙,將活動臨時改為簽名會。珍珍聽後震驚不已,卻又擔心以如今安索尼的名氣無人問津,珍珍急忙召集起小朋友們的父母,來到簽名會作為晨間劇男主的觀眾簽名,卻也只有寥寥幾人,珍珍十分著急,用頭巾偽裝起自己在四周監視,並在粉絲論壇發消息召集老粉絲們前去支援,卻不小心越過了超市的警報器,引起了安索尼的注意,正當珍珍不知所措時,一大批曾經的粉絲帶著標誌的綠色氣球來到現場,一如既往地圍繞著安索尼開心地呐喊尖叫,安索尼大為感動,粉絲們大多已經為人妻人母,看到安索尼卻一如少女一般,安索尼親切地為他們簽名,拉手,簽名會直到很晚才結束。超市室長與安索尼閒聊時,告訴安索尼,珍珍也在超市里購物。
京碩通知英心作為裁判出席司法辯論會,英心開心地答應了,晚上,京碩先行下班,英心等到京碩走後,一個人在辦公室慷慨激昂地聯繫著辯論時所準備的演講,正努力練習著,京碩突然推門而入,英心尷尬不已,京碩一如既往地板著臉交代完事情,再一次離開,而關上門的那一刻,京碩卻被英心可愛得笑出了聲。
晚上,孔志源帶著為珍珍買好的幸運樹,想要給珍珍一個驚喜,路上接到了安索尼的電話。珍珍正在廚房對著切得亂七八糟的菜發著呆,門鈴響起,珍珍打開門,孔志源突然說要給珍珍一個驚喜,珍珍走出來,安索尼正在旁邊,微笑著看著珍珍。(EP15)

珍珍看著眼前的安索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第二次把門打開,才終於接受了安索尼來到自己家的事實,三人窘迫地坐在飯桌前。孔志源看著尷尬的兩人,首先打破了安靜,聊了起來。珍珍看到安索尼面前的幸運樹,以為是安索尼帶來買給珍珍的,羞澀地道謝,安索尼正要解釋,被孔志源一把拽住,原來孔志源在來之前便決定讓哥哥代替自己送出。吃飯時,珍珍十分細緻的詢問安索尼的口味,幾乎掌握了他所有的喜好,而對孔志源卻百般挑剔他的穿衣品味,而當安索尼暗暗關心起珍珍對自己衣品的評價時,珍珍卻不斷胯間著,孔志源噘著嘴,吃起醋來。
敏浩帶著父母來到全州旅遊,原本父親準備了一晚上的美食攻略,卻被敏浩一個手機全部搞定,父親備受打擊,在敏浩選好的飯店裡挑三揀四,敏浩強顏歡笑,去點別的飯食。母親不滿的看著父親,父親也知道自己有些過分,卻還是逞強不肯認錯。晚上,父親出來散步,敏浩笑嘻嘻地跟了過來,父親帶著敏浩來到他曾經來過的小吃攤,父子倆開始促膝長談。敏浩告訴父親,自己所有面試都沒有通過,渾渾噩噩過道現在,心中還是十分愧疚,父親卻笑了,他欣慰地拍拍敏浩的肩膀,告訴他不要難過,在珍珍嫁人,敏浩找到工作前,自己也會在炸雞店一直支持這個家。
孔志源開車送安索尼回家,路上,孔志源打開了廣播,裡面放起了音樂,而孔志源聽著音樂,卻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自己捧著鮮花,開心地來到女友家中,而女友卻用極其曖昧的語氣與別人打著電話,客廳裡放的,正是這個音樂。從記憶裡出來,孔志源淡淡地問著安索尼,哥哥,我還會愛上另一個人嗎。安索尼心疼地看著弟弟,會的,你已經痛得夠多了。
早上,孔志源出門上班時照常碰見了出門游泳的珍珍,珍珍像往常一樣向孔志源說著自己一天的日程,不知不覺望著孔志源的臉,突然感到十分不好意思,不知什麼時候,自己已經把孔志源當做家人一樣的存在,正當兩人背道而馳時,孔志源突然回過頭追上珍珍,約定兩人一起吃飯。珍珍開心地答應了。
珍珍來到簽名會面見粉絲,突然一位女粉絲上臺與珍珍熱忱地說了許多,並將家中鮮榨的橙汁送了上來,美達在一旁看著這個女人的眼神覺得十分可疑,回家時美達沒收了橙汁,提醒珍珍不要喝,珍珍沒有在意,允許他們將橙汁拿走,自己只拿走了另一位女粉絲送上的米露。
安索尼來到停車場,正準備上樓參加廣播節目,突然幾位女粉絲跑來,請求與安索尼合影,正當安索尼舉起手機準備拍照時,手機消息傳來,上面寫著“珍珍的死期”安索尼驚呆了,不停撥打珍珍的電話。
珍珍等電梯時順手喝下了米露,沒過一會便頭暈腦脹,珍珍害怕至極,強打精神打開孔志源的電話,而孔志源卻因為早上接到了接受一家大公司的建議苦惱著,沒有聽到,珍珍再也沒有力氣,在電梯前昏了過去。鄰居離開電梯看到了珍珍,急忙送醫。
孔志源的思考被同事打斷,同時提醒他有人打電話,接到電話的的孔志源急忙趕往醫院,四處尋找珍珍的病床,而當看到珍珍時,安索尼卻提前一步,寸步不離地守護在珍珍身旁。孔志源愣在那裡,不久後,默默地離開了醫院。(EP16)
來源1-1 來源1-2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