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魔女ㄉ法庭(1-4集)

「white-collar worker」的圖片搜尋結果
魔女的法庭(1-4集)



集數
播出日期
TNmS 收視率
AGB 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17/10/09
6.5%
6.9%
6.6%
7.0%
2
2017/10/10
7.6%
7.8%
9.5%
9.6%
3
2017/10/16
8.1%
9.0%
9.1%
8.6%
4
2017/10/17
10.9%
10.4%
12.3%
12.7%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魔女的法庭


Part 1 率智-在風中等待Part 2 金輔炅-Tell Me


[分集劇情]

第1集
公義和不公義總是以對立的方式在社會上共存。一直致力於為女性發聲、充滿正義感的閔智淑檢察官,在職業生涯中,遇上了一個強敵——警察署長曹甲洙。 1996年,曹甲洙因涉嫌對女性實行性暴力,而被拘留審判,然而,由於其權力過大,無論閔智淑怎麼努力,曹甲洙最終被無罪釋放。單親媽媽郭英實透過電視,看見了曹甲洙被釋放的新聞,氣得幾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她的姐姐就是慘遭曹甲洙的毒手,在十年前死去。在當年,郭英實迫於強權,而寫下了不起訴保證書,與此同時,也錄了音。曹甲洙這次被釋放後,擔心節外生枝,想命人把郭英實幹掉,然後銷毀錄音,讓證據徹底消失。郭英實看見閔智淑的新聞後,便帶著錄音帶,聯繫了閔智淑檢察官。沒想到,還是被曹甲洙先下了手,從此,一名小女孩便成為了無父無母的孩子。郭英實一個人帶著女兒馬利盾,含辛茹苦地供養著她。馬利盾雖然沒有父親,但從小便很懂事,讀書十分努力,希望能成為一名醫生,讓母親過上好日子。母女兩人艱苦又快樂的日子,在一天徹底結束了。郭英實在一天早上出門後,便再也沒有回來過。馬利盾一個人從迷茫,到堅強,再到獨自成長,終於成為了一名檢察官。馬利盾檢察官在單位裡行事雷厲風行,幾乎沒有她搞不定的案件。沒有任何背景、權力的她,靠自己的本事,摸爬打滾地獲得了領導的賞識,也漸漸地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儘管經常被上級搶功,但她深諳社會道理,要想待在體制之中,便得適應當中的規則,必要時,甚至要對上級做的“齷齪”之事視而不見。然而,一次女記者被騷擾的事件,讓她重新找回正義的心。上級吳部長是個好色之徒,平時也經常藉故對組織內唯一的女性馬利盾出手,幸好沒有真正得手。在一次慶功宴上,一名姓韓的女記者接近吳部長,想套點頭條猛料。儘管韓記者作好被非禮的準備,但吳部長想要的並沒有那麼簡單,他想與韓記者發生更多越界的關係。馬利盾看到了一切,韓記者也看見了馬利盾在廁所中偷看了吳部長的越界之舉。馬利盾心裡同情韓記者,但卻為了前途,不敢輕舉妄動。回家坐電梯時,因為受到剛剛吳部長非禮韓記者的影響,還把鄰居誤會成變態,對他說了很多失禮的話。沒過多久,韓記者便起訴了吳部長性騷擾。冤家路窄,負責這個案件的人正好就是馬利盾的鄰居如鎮旭。面對如鎮旭的質問,馬利盾一概都說自己不記得,不知道,但如鎮旭是心理學出身,很快便看穿了馬利盾,說她作為目擊證人卻助紂為虐,不把真相說出來。與此同時,吳部長以幫馬利盾升職作為條件,讓她替自己去勸韓記者撤訴。馬利盾內心掙扎了一番,還是按吳部長的指示去做了。為了升職,她甚至在韓記者面前下跪,希望她能放過吳部長。離開韓記者的家後,馬利盾看見了讓她震驚的一幕,她對自己剛剛在韓記者家做的事後悔了,也對自己之前相信吳部長的想法後悔了。她看見另外兩位二級檢察官吃完飯後在送吳部長離去,吳部長跟他們說的話,跟自己說的一樣。庭審開始了,馬利盾在韓記者、如鎮旭面前,做了正確的事。她把當日看見的一切都如實說了出來,還提供了有力的證據。如鎮旭對馬利盾刮目相看,希望能跟她冰釋前嫌,但高傲的馬利盾似乎對他不屑一顧。冤家依舊路窄,兩人分別收到了一份調令,來到新的辦公室,在閔智淑檢察官的底下做事。


第2集
馬利盾和如鎮旭不僅一起被調到閔智淑底下做事,還調到了同一個辦公室,這意味著,即使馬利盾多麼不情願見到如鎮旭,也只能忍受著與他朝夕相對的境地。馬利盾不僅不滿意和如鎮旭一起做事,還不滿意來到女性兒童專案組,因為這個組別很難發揮能力,更難讓自己成名了,這對充滿野心的馬利盾來說,十分不利。就在馬利盾和如鎮旭吐槽著閔智淑和專案組的時候,閔智淑碰巧出現在兩人身後,把馬利盾說的話聽得一清二楚。開會後,閔智淑跟馬利盾私下談話,讓她感到不滿意的話就自行辭職。一但辭職,就等於什麼都要重頭來過,聰明的馬利盾當然不干,只好在閔智淑面前低聲下氣,自認倒霉。新的案件出現了,是由宣宇大學的女教授成娜英提出的起訴,要告助教南宇成強姦未遂。兩人分別和兩位當事人談話後,都幾乎沒有什麼異議的地方,馬利盾便想速戰速決,快點提出判決書。然而如鎮旭作為一名前任精神科醫生,在與南宇成對話時發現他的神態十分不妥,還對自己強姦成娜英的事矢口否認,只承認了因為對方不給自己論文及格而怒羞成怒,而掐了她的脖子一事。如鎮旭感覺南宇成不像說謊,於是翻看監控錄像,發現了南宇成衝出教授室的時候,在盯著手機看。這一動作讓如鎮旭很在意,他認為正正就是案件的關鍵。馬利盾經常掛掉陌生電話,不小心掛了幾次房地產的電話。幸好閨蜜柔美通知她,房租就快到期了,不然自己即將被人趕出房子都不知道。通過房地產公司,馬利盾與新房東見了面,沒想到新房東竟然就是如鎮旭。如鎮旭故意刁難她,加了租金,馬利盾無奈,只好籌備另外找新房子。如鎮旭雖然在租房一事上想刁難馬利盾,但工作的事他還是會和馬檢有商有量。馬檢看了監控錄像後,也同意瞭如檢提出的懷疑,兩人認為,南宇成當時應該是在別人通話。他們查了通訊記錄,發現了南宇成和一個叫尹民周的人頻繁通話。兩人找到尹民周,一問之下,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真相。原來南宇成和尹民周是同性戀人,案發時,南宇成正和尹民周通話,案發的過程都被錄了音。原來受害者不是成娜英,而是南宇成,一直以來,成娜英都利用自己教授的身份,去威脅南宇成。知道真相的馬檢和如檢,立即展開搜查,掌握了大量證據,想讓南宇成說真話,還他一個清白。但南宇成不想把自己同性戀的身份說出來,因為一但他的性取向被公佈了,以後他的學術生涯即使可以繼續,也不會受到大學的器重。另一邊廂,成娜英對檢方提出的證據不屑一顧,由受害人變成被告人的她立即聯繫了律師,打算正面迎擊。庭審開始,成娜英的律師正好是替曹甲洙做事的許允京。馬利盾此時還不知道,她以後將會和許允京有諸多對手的機會。雙方答辯時,許允京和如鎮旭勢均力敵,而南宇成和成娜英由始至終,一個不肯說真話,另一個則理直氣壯地不肯認罪。面對許允京的咄咄逼人,如鎮旭顯得十分焦急,但馬利盾卻十分輕鬆。許允京突然在庭上揭露了南宇成的性取向,還公佈了很多他的私隱,讓南宇成十分尷尬。馬利盾看著許允京自信滿滿的模樣,她突然露出了嘲諷的笑容,隨後,把通話錄音拿到庭上,直接播放出來。這樣一來,正好還了南宇成的清白,也不用由她動手,揭露南宇成的隱私。證據確鑿,成娜英被判了一年半的刑。一個強奸案被馬利盾弄成了峰迴路轉的案件,記者們紛紛圍到她的身邊。馬利盾在女性兒童組的第一案,也成功地拿到了曝光率。然而,她的做法卻遭到瞭如鎮旭的鄙夷。


第3集
馬利盾雖然贏了官司,但她通過揭露受害人隱私的做法不僅讓如鎮旭厭惡,還讓閔智淑對馬利盾落下了不好的印象。一向把公義看得比勝負更重要的閔智淑,在事後把馬利盾訓了一頓,氣上心頭之時,還命令馬利盾自行離開。馬利盾灰心喪氣地回家時,遇到了鄰居兼房東如鎮旭。如檢不僅沒有安慰馬檢,還雪上加霜地提起房租到期的事,問她什麼時候可以搬走。心情糟糕到極點的馬利盾回到家裡,獨自一人喝酒解愁,拿出一箱塵封已久的舊物,摸出以前母親的尋人啟事陷入了回憶。郭英實失踪了數年後,馬利盾也成了一名中學生。成了孤兒的利盾一直沒有放棄過尋找媽媽,一直堅持在街區貼尋人啟事。但有段時間,利盾剛貼完沒多久,尋人啟事便消失了。一天放學,利盾和好朋友柔美在路上走著,正好看見了撕毀尋人啟事的始作俑者,警察的女兒世娜。原來利盾一直在網上說自己媽媽失踪的事,引起了輿論,說社區的警察沒有作為,世娜的爸爸因此要被調職到外地,世娜也要跟著搬家。世娜恨透了利盾,並誣衊她的媽媽是拋下利盾而離家出走,兩人吵了起來,並大打出手。兩人被帶到警察局後,世娜的父母都出現了,世娜的媽媽不忘嘲諷利盾一番,繼續說著難聽的說話,世娜的父親雖然心有不甘,但他還是好心告訴利盾,一直沒有找到她的媽媽,連屍體都沒有,說明應該是活著,所以才認為她是離家出走了。馬利盾不禁也產生了媽媽離家出走的想法。既然媽媽還活著,那麼她便要成為出色的人,讓媽媽來找她。馬利盾哭了一夜後,拖著一雙腫目回到單位。為了繼續留在法院工作,她在閔智淑面前承認了錯誤,並主動承擔起最新的案件。閔智淑答應讓她接下案件,但必須和如鎮旭搭伙。最新的案件是一件關於性愛視頻外流的案件。受害人叫宋佳瑩,是一名准新娘,但在結婚前夕收到一條和前男友赤身纏綿的視頻。嫌疑人叫金尚均,是宋佳瑩的前男友,也是視頻的拍攝者。拍攝視頻本是兩人你情我願之事,但視頻外流並利用它威脅他人,則是犯罪。馬利盾和如鎮旭通過蛛絲馬跡,發現金尚均已經是慣犯,宋佳瑩只是其中一名受害人,他和不少女性交往,每一位都會為她們拍下視頻。頒布逮捕令後,金尚均很快便被拘留起來,但面對馬檢和如檢的質問,金尚均以其對法律的專業知識,和不可一世的態度,讓馬檢和如檢毫無辦法。金尚均知道,對方蒐集不到證據,只是想威脅自己認罪。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馬檢和如檢通過視頻上傳的IP地址,找到了視頻發布的所在位,抓捕了金尚均的同夥,但金尚均依舊因為證據不足而被釋放。經過了一天的辛勞,馬檢和如檢一起回家,但到了公寓電梯時,如檢表示要去便利店,兩人就此各自回家。馬檢這時還不知道,危機已經潛伏在她家中。金尚均查到了馬檢的資料,假裝是看房的人,聯繫了中介,然後趁中介不備之時,潛入了馬檢的浴室,安裝了攝像頭。馬檢很快便發現浴室的櫃門上有所不妥,看見攝像頭的她惶恐不已,立即拿起身邊的煎鍋當武器,隨時準備迎接變態的偷襲。這時,馬利盾聽見房門被人打開了,來者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馬利盾只能驚慌失措地做好自我保護的準備。


第4集
馬利盾正膽戰心驚地做好準備迎戰不速之客。就在她準備操起煎鍋砸向擅闖者時,發現來者是如鎮旭。原來金尚均安裝完攝像頭後坐電梯離開時,被去完便利店回家的如鎮旭看見了。如鎮旭在房產中介的口中得知金尚均指名要到馬利盾的家看房,他便立即察覺不妥,隨即進入馬檢的家看看她是否安好。虛驚一場,但金尚均的變態程度不容忽視。就在兩人打算報警時,金尚均卻自首了。在警察局時,金尚均擺出一副內疚的態度,說自己一時糊塗便做了錯事,在眾人面前道了歉。馬利盾不相信他會就此收手,於是靠近他耳邊警告他不要掉以輕心,她一定會把他定罪。然而,金尚均這時卻突然露出奸狡的笑容,他輕聲提醒馬利盾,這些視頻可能會讓其他人看見,至於會不會流出,便看馬利盾的“表現”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馬利盾還沒從被窺視的心理陰影中緩過神來,便遭到金尚均的威脅,她回到單位和如鎮旭繼續辦案時,情緒一直很不穩定。馬利盾變成了受害人後,卻不想用自己被偷拍的視頻作為呈堂證供,在研究案情時,也不給如鎮旭和技術員看見,自己拿著平板電腦躲在洗手間裡看。閔智淑認為馬利盾會受到影響,打算讓她把案件易手,但馬利盾一想到自己的視頻會被別人拿來研究,心里便十分不舒服,於是拒絕了閔智淑的安排,堅持繼續跟進。與此同時,金尚均的庭審即將開始,他的案情碰巧被送到了許允京的桌面。許允京因為上次的案件輸給了馬利盾,在曹甲洙面前丟了臉,這正好是她復仇的機會,於是一口便答應下來,擔任金尚均的辯護律師。馬利盾拿到平板電腦後便把它藏了起來,不讓如鎮旭等人看見。大家把她關起來後到處搜了個遍,卻一無所獲。馬利盾謊稱自己把電腦丟了,如鎮旭自然是不相信的。他知道馬利盾想什麼,作為前精神科醫生的他開始引導馬利盾解開心結,勸她為了自己好,也為了正義,必須站出來作證。馬利盾想通了,也因此反省了自己以前的做事方式。以前她總是為了盡快贏得官司,不顧受害人的心情,這次自己變成了受害人後,終於真真切切感受到受害人上庭作證是需要多大的勇氣。馬利盾拿出平板電腦,想點開自己的視頻,卻發現視頻不見了。此時,金尚均正在和許允京一起梳理案情。金尚均信心十足地說他們贏定了,因為他裝了一個程序,在一定時間內視頻便自動刪除,馬利盾找不到證據來起訴他們的。庭審開始,許允京一直咄咄逼人地追問一些被金尚均拍過視頻的受害女子,說雙方都是自願的。許允京氣勢如虹,如鎮旭眉頭緊鎖,但馬利盾卻一臉淡然自若。輪到馬利盾坐上證人席,許允京一直在法官面前指出馬利盾沒有視頻證據,捏造偷拍假象,讓馬利盾自己解釋。沒想到這時,如鎮旭拿出一個U盤,當庭把馬利盾被偷拍的視頻播放出來。原來,馬利盾根據之前宋佳瑩的視頻被刪除的事,想到金尚均會有此一著,於是自己提前備了份。她早就預到對方會抓著這個點不放,便特意忍耐著,直到最後再把板上釘釘的證據拿出來,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馬利盾和如鎮旭贏了官司,成功讓金尚均定了罪。如鎮旭也再次對馬利盾刮目相看,她不僅是個有能力的檢察官,還是懂得承認錯誤,心性善良的好女孩。儘管金尚均被判了入獄,但馬利盾回到家中還是受到之前被偷裝攝像頭的事影響,坐立不安。如鎮旭猜到她會如此,於是讓她到自己家裡暫住。睡夢中,馬檢看見了自己的媽媽,不禁流下了眼淚。她這副脆弱的面容被如鎮旭看見了,如鎮旭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此時的馬檢脆弱得讓人心痛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