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卡赫ㄉ愛情(1-4集)

MNG04489.jpg
卡赫ㄉ愛情(1-4集)



集數
播出日期
AGB 收視率
排行
TNmS 全國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所有節目
戲劇節目
1
2017/10/14
2.501%
2.698%
1
2.2%
2
2017/10/15
3.533%
3.485%
2
2
4.0%
3
2017/10/21
2.762%
2.970%
3.2%
4
2017/10/22
3.796%
3.683%
3.4%
5
2017/10/28
3.032%
2.736%
2.3%
6
2017/10/29
3.676%
3.466%
2.8%
7
2017/11/04
2.792%
2.724%
3
8
2017/11/05
2.494%
2.274%
9
2017/11/11
2.792%
2.637%
2
2.3%
10
2017/11/12
2.637%
2.692%
3
2.0%
11
2017/11/18
2.690%
2.547%
1
1.8%
12
2017/11/19
2.854%
2.971%
2
2
2.4%
13
2017/11/25
2.729%
2.382%
1
2.0%
14
2017/11/26
2.568%
2.670%
2
1.8%
15
2017/12/02
2.418%
2.263%
3
1.6%
16
2017/12/03
3.306%
3.257%
2
2
2.1%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卞赫的愛情


卞赫的愛情 OST
Part 1 千丹菲-奇怪的戀愛關係Part 2 Younha - LOVE UPart 3 多源-Go Ready Go
Part 4 具大星-Sing My SongPart 5 然太-隨心所欲


[分集劇情]

第1集
白准的父親曾在韓國有名的強秀集團任職,工作期間任勞任怨卻因為冤屈而被辭職,不久以後便含恨去世。從那以後白准認為與其花時間去找可以帶來光鮮履歷的工作還不如抓緊時間做又快又賺錢的工作。大學畢業以後,她沒有去大公司上班,反而是做三份兼職,以此賺取工資。一天中,她既在裝修公司幹裝修,又在咖啡店兼職,順便在酒店兼職服務員。而她的朋友權帝勳則是一名矜矜業業,力求要變成金鑰匙的大公司職員。他對白准這種四處漂泊工作的行為不置可否,他有時會勸白准入職體面的公司,過朝九晚五的白領生活,但白准都一一拒絕了。但權帝勳也有不足為外人道的隱因,他的父親是強秀集團老總的司機,幾十年如一日的侍奉讓他不免生出“下人”的自卑感,這導致從小和二公子一起長大的權帝勳發了誓要出人頭地,但如今,他也不過還是在強秀集團上班的區區科長,經常為他總是惹是生非的“青梅竹馬”--卞赫處理禍端。
某天,強秀集團在酒店舉行酒會,二公子卞赫因為女友洪彩麗沒赴巴厘島的約而在飛機上喝醉酒並對空姐做出了構成“性騷擾”的摸胸行為,他在抵達韓國時被安保拘留。權帝勳從酒會趕去航空公司,為他那煩人的二公子處理賠償事務。把人帶出來後權帝勳和卞赫跑去酒店,卞赫的父親震怒,他用高爾夫球杆打卞赫,卞赫不僅不承認錯誤還理直氣壯地讓父親聽他解釋,暴怒的卞會長不聽解釋,把憤怒的矛頭指向負責二兒子的權帝勳。權帝勳被會長用棒球棍狠狠地打在了屁股上,這一幕牢牢抓緊了卞赫的眼球,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承認自己的錯誤,卞會長這才作罷。
第二日,白准兼職送免費飲料時到了強秀集團,她在推廣時遇見了權帝勳,權帝勳拿出入職申請書給白准,讓她進入公司面試。白准很生氣,她認為權帝勳這樣做是因為看不起自己做兼職,所以強硬地拒絕了權帝勳的好意,甚至諷刺說權帝勳只不過是為這家公司的二兒子擦屁股的角色而已。事實是,權帝勳確實還要繼續為卞赫“擦屁股”,他接下來去見了負責卞赫“性騷擾”案件的檢察官。那檢察官是權帝勳的前輩,他為權帝勳通過了司法考試但卻沒有繼續做法務工作的做法不理解,權帝勳表示人各有志。隨之前輩的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收下了強秀集團的賄賂金後他說權帝勳是為人家“擦屁股”的,權帝勳強忍怒氣反擊說前輩亦然,兩人不歡而散。
卞赫安靜了幾天沒有鬧事,他去酒店游泳時意外發現朋友成奎在和自己的女朋友洪彩麗開房,他穿上員工的衣服去樓上抓奸。那時的洪彩麗因為耳墜不見了正在責怪抓著打掃衛生的白准不放,客房經理去房間讓白准為這件事道歉,白准拒不承認自己的偷盜了,洪彩麗信誓旦旦認定白准就是小偷,兩人爭執不已。固執的白准吸引了卞赫的目光,他看戲看的忘了要去找洪彩麗算帳。成奎突然發現了門口的卞赫,他緊張逃竄,意外踩中了那只丟失的耳墜,耳墜被他彈飛到洪彩麗面前,白准下腳踩住耳墜,力求要得到洪彩麗的道歉才可以。洪彩麗焦急萬分卻也不道歉,最終以客戶經理下跪道歉告終。終於,洪彩麗才發現門口的男朋友,自知出軌被發現,洪彩麗百口莫辯,顯然,這段感情到此結束了。
客戶經理辭退白准,白准要求發放以前的工資,看熱鬧的卞赫出聲支持白准,經理把穿著員工衣服的卞赫誤認成員工,一氣之下令保安把白准和卞赫趕出酒店。白准以為卞赫是正式員工,她義正言辭地要卞赫去勞動廳舉報,卞赫為此對正義而不屈的白准深有好感,臨離開前二人互換姓名。
卞赫進酒店時遭到員工的一致阻攔,他終於知道自己是因為服裝問題而被誤解了,即便權帝勳之前要求他不要再在公共場合說出自己的名字,他還是笑笑報上自己“強秀集團二公子卞赫”的大名。然而員工依舊不相信他,強硬地把他趕出了酒店。卞赫身上沒有錢包和手機,無處可去,幸好他在途中遇到了等公交的白准。白准請他吃飯,期間白准一直表達自己對那些只會花父母錢來享受優渥生活而不知足的富家孩子的鄙夷,卞赫第一次接收這麼新鮮的思想,他便沒有把自己身份挑明。而與此同時,公司門口已經因為性騷擾視頻洩露的新聞而聚集了一大批記者,會長命令權帝勳把卞赫帶回去,權帝勳只能一遍遍地在酒吧等聲色場所找人,就連自己爸爸都因為長期的“下人”態度而只關心少爺有沒有找到,卻不關心兒子權帝勳是否受了委屈,權帝勳為此既不堪又憤懣。他找去酒店,酒店經理這才意識到,自稱是二公子的被他們趕出去的“員工”確實是卞赫!
卞赫送白准回家時突然發現自己在飛機上“性騷擾”女空乘的視頻在新聞上播放,他只能懇求白准帶他回家。晚上,權帝勳終於回了家。白准面色誠懇地要求權帝勳接納一個因她而被酒店解雇的“員工”,權帝勳堅決反對,可當他發現那個“員工”是自己找了很久的卞赫後,他簡直無話可說。
把卞赫帶回自己屋,卞赫交代了今天的經歷,還放低態度求權帝勳今晚收留他,權帝勳無奈答應。卞赫感覺白准和權帝勳很親近,他詢問權帝勳和白准的關係,還表達了自己對白准的欣賞。權帝勳獨自沉浸在白准曾經向他告白而自己卻無動於衷的甜蜜回憶,但是他什麼都沒有告訴卞赫。卞赫自戀地以為白准那麼幫忙是因為愛上他了,他斷定,自己以前那麼多的戀愛都是為了這次和白准的相遇,權帝勳聽了緊張不已。


第2集
因為卞赫對白准大加欣賞的話,權帝勳這一覺睡得並不好,早晨醒來時卞赫已不在他的床邊。卞赫去和白准吃早飯了,他找到天臺,那時新聞恰好播到卞赫性騷擾即將被實施逮捕的新聞,白准引以為由又提及權帝勳要去為“富家子擦屁股”,言語中滿是對強秀集團二公子的不屑,甚至罵他是狗混子。卞赫聽到白准對他如此不堪的評價,心中緊張又委屈。權帝勳因為白准的話受了氣,他面色不善地拉著卞赫下樓。權帝勳讓卞赫乖乖回酒店,卞赫卻下定決心要有所作為讓白准對他有所改觀。
強秀集團因為卞赫的負面新聞而導致市值股價大貶,附屬集團更是不同程度受到了抵制。會議上各理事對二兒子抱怨不止,卞赫突然出現說自己會自首從而讓輿論不再引向公司。卞強秀雷霆震怒,他當著眾人的面狠狠打了卞赫三巴掌,甚至踢了他好幾腳,就在卞強秀拿起椅子準備砸過去時,聽到消息趕來的權帝勳攔住了他。一場家醜鬧劇到此結束,所有與會人員默默離場。
權帝勳為卞赫處理臉上的傷口,還拿出沒有定位的手機和車鑰匙讓卞赫回到酒店。就在這時,白准因為推銷飲料被某位科長趕出了辦公室,那位科長語氣不善甚至把白准的飲料全部倒在地上,白准強忍怒氣沒有和他計較。權帝勳和卞赫都見到了這一幕,但權帝勳只是握緊拳頭沒有其餘的動作,卞赫卻因為白准受氣而直接走進辦公室。科長認出他是二公子,氣勢瞬間低下來答應會買飲料。白准尚不知道卞赫的真實身份,她沖進去攔下卞赫,連連鞠躬為卞赫向科長道歉,科長看卞赫對白准的順從態度一頭霧水。白准把卞赫拉出去教育了一番,讓他不要一副強賣的態度。她這才看到卞赫臉上的傷,卞赫本打算交代自己的身份,白准卻沒聽清他的意思,還以為他父親只是這個集團的警衛。
權帝勳認為檢察官收了錢還讓新聞爆出來是拿錢不做事,檢察官卻安撫他既然這樣了,就得走走形式,並不會真的把卞赫逮捕。臨走前,檢察官提醒他,新聞被捅出來極有可能是內部人員所為。權帝勳對這番話上了心,他就去找卞赫的大哥卞宇成,因為上次權帝勳拿到飛機上的視頻檔時就已經把原件交給了他,他問卞宇城有沒有保存好原件,卞宇城回復早已放到了保險櫃,沒有問題。他問權帝勳把卞赫藏到了哪裡,權帝勳如實交代說在酒店。而其實卞赫已經被白准帶去了工地,他為了對得起白准的信任而留在工地努力幹搬磚運土之類的雜活。因為受不了這種重活,他偷空打電話給權帝勳求救。權帝勳沒空理他,因為他要去機場找那位受害者空姐,他警告空姐不要隨便接受媒體採訪,否則強秀隨時會解除之前簽訂的賠償合約。
辛苦了一天,扣除在白准那邊吃住的錢,富家公子卞赫在工地一天的工資是四萬塊,這讓他真切地感受到賺錢不易,因而對白准更加佩服。兩人下班恰好遇見回來的權帝勳,卞赫怎麼也不願回酒店,白准只能讓他睡自己房間,權帝勳這才答應讓卞赫住下來。
可誰都沒有想到,那個空姐竟然是白准的好閨蜜河燕姬,她找到白准的天臺喝酒,坦言被新聞報導“性騷擾”的當事人就是自己。白准嚇得目瞪口呆,就在這時,耐不住性子要上來和白准喝酒的卞赫以及權帝勳出現了。河燕姬看到二人傷心大哭,連連指認面前的卞赫就是那個摸胸的狗混子,白准不可思議地詢問卞赫是不是那個富三代。卞赫自知瞞不住,只能默認。傷心欲絕的河燕姬砸碎酒瓶,白准怕出事立刻要求卞赫和權帝勳下跪,否則自己就會報警。卞赫跪下了可權帝勳堅決認為自己只不過是出面讓河燕姬簽署合同,不該下跪,還威脅白准如果報警那他會向員警交代白准也是留下卞赫的同夥。河燕姬憤怒撕碎合同,把賠償金拿出來砸在權帝勳面前,權帝勳無奈下樓,河燕姬氣急暈了過去。
卞赫認為權帝勳的態度會讓白准很失望,萬一真的報警了他今後在公司的處境會更加艱難。權帝勳是不願再為卞赫收拾爛攤子了,他開口說大不了就辭職,反正這麼多年為卞赫處理瑣事已經受夠了,如今他想試一試沒有卞赫的生活。卞赫認清自己的錯誤,也意識到因為自己,權帝勳受了很多委屈。他便去天臺找白准,白准扔下他出去夜間代駕了,卞赫便一直跪在天臺,就連下大暴雨了也沒有離開。
白准代駕時接的客人是卞宇成,卞宇成在和車內的女人交談時無意中透露的意思是卞赫會被送去檢察院的,事關卞赫,白准就上了心。白准的媽媽因為欠債一直給白准打電話發短信,白准不得已去找權帝勳,她要求權帝勳給她一筆錢,這樣她就不會報警。交談過程中白准提及昨晚代駕卞赫哥哥的話,聯想到檢察官前輩的話,權帝勳這才意識到,視頻流失果真是卞赫大哥所為。想到這裡,他趕緊帶著白准開車去酒店。他們到時員警已經找上了客房經理,權帝勳匆忙走樓梯去卞赫的房間。而此時的卞赫尚不知道員警已經找他來了,還在享受久違的豪華床。權帝勳到了樓層才發現員警也在那個樓層,幸好白准已經打扮成酒店服務人員推著乾洗衣物的車來了。權帝勳打電話給卞赫讓他開門,白准以幫助卞赫逃跑為由開口要價五百萬,權帝勳覺得荒唐無比。卞赫果斷答應並追加條件,在他逃亡的這段日子裡,白准得全天候為其服務,工資給到強秀集團秘書的水準,白准一口答應,這讓卞赫以為那兩人瘋了。


第3集
白准吃力地推著裝了卞赫的乾洗衣物車,暫時躲過了員警在房間內的搜查,權帝勳聽從白准的指示先下樓去停車等候。就在白准乘電梯下樓時,那個員警又出現了,白准尷尬地與其同坐電梯。可隨之而來的卻是一場忙亂,卞赫肚子一直發出咕嚕聲,而且不停地在放屁,白准只能假裝是自己肚子不好。員警逃命似的跑出充滿臭味的電梯後,卞赫的手機又不停地響起來,他掏手機的動作導致乾洗衣物車有了動靜,員警一眼望出車內有人,他連忙讓白准站住,白准拼了命地往外跑去,最終白准和卞赫成功逃去停車場坐上了權帝勳的車。
權帝勳要求白准放棄卞赫的“隨行秘書”一職,白准的弟弟重病需要一千萬,她此刻缺錢,當然不能放棄這個輕易賺得五百萬的職務。員警開車追在權帝勳的車後,白准自知這樣下去會被逮到,她利用紅燈緊急下車,和卞赫偷跑到公車上離開。權帝勳停車後,員警未能找到卞赫的蹤影。
白准把卞赫帶去工地,權帝勳聯繫白准想知道他們在哪裡,白准卻並未告知。卞宇成得知卞赫逃跑後便問權帝勳他們在哪,權帝勳知道卞宇成並非善類,加之也確實不知卞赫在哪,只能回復說卞赫被第三者帶走了。
卞宇成在道歉記者會上說引發混亂的卞赫已經聯繫不上了,卞赫在工地吃飯時聽到大哥的新聞發言,內心百味混雜。而身邊的工人們都認為強秀集團的二兒子被逮捕是罪有應得,卞赫為自己辯解,工人們都覺得他不過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工人,不該為狗混子說話,這讓一向驕傲的卞赫不知所措。
追擊卞赫的員警張哲瑉出現在發佈會上,當他看到權帝勳就站在卞宇成旁邊時,他便在會後去公司找權帝勳。權帝勳依舊回復不知卞赫下落,張哲瑉以嫌疑人下落不明會被通緝的理由要求權帝勳以證人之名出席。權帝勳本就心情不爽,再加上張哲瑉質疑權帝勳僅僅是員工卻要在道歉發佈會上出面,權帝勳害怕外人知道他是卞家“下人”的身份,只能故作鎮定回以不知上司這樣安排是何故的笑容。
卞赫不能主動自首是父親的明令禁止,如今被外人誤解成逃避責任簡直是無限心塞。此時工地的公司代表來訪,除卞赫以外所有工人都出去迎接了。代表因為工地工程太慢而責怪工地負責人,白准看不慣其做法為負責人說了幾句話,代表立刻要把白准逐出去。代表的手下架著白准要離開,而卞赫因為百無聊賴已經爬上週邊施工架去摘牆邊的蒲公英了,他看到白准被困,一激動便把架子上的磚塊踢了出去。磚塊下落砸到地上的小石子,小石子反彈砸到沒戴安全帽的代表,代表瞬間頭部流血。這個突發狀況導致眾人驚慌失措,代表的手下立刻要上樓抓住卞赫。卞赫知道惹禍了,於是立刻給權帝勳打電話。
代表報警說卞赫是夥同白准殺人未遂,工人對這個說辭提出不滿,工人和代表帶來的人各執一詞爭吵不已,員警無法做出判斷。雙方互相指責,卞赫第一次感受到這麼多人對他的維護,心中溫暖異常。代表執意要鬧到警署,白准威懾性地說出工地半夜非法毀棄廢物排汙等違法行為,代表一口咬定這是無賴。僵局已成,代表要打白准,權帝勳及時出現,制住了代表的手。權帝勳和白准出面和代表談判,那個代表名叫閔尚浩,他手下除了一家建築公司,還有幾家皮包公司用於逃稅,為了避免卞赫有案底,權帝勳提出會給他精神損失費和治療費。閔尚浩的逃稅命脈被抓,不得已答應和平解決,但其實他心裡憋了一口惡氣無法發洩。
權帝勳一出面,事情就圓滿解決,卞赫自然歡喜,可當卞赫把剛剛的事以及以前各種的鬧事都歸結於意外後,白准深覺此人不可理喻,她當即決定不再擔任“隨行秘書”。白准失落地給母親回了電話,拒絕給弟弟支付費用。
權帝勳把卞赫母親給卞赫的銀行卡拿出來,卞赫突然想到,可以用錢讓白准開心。
而事實是,下班以後,白准和幾個玩的好的工人都被辭退了,白准因為是卞赫才導致這些人失業而覺得愧疚,那些人卻友好地表示理解,甚至安慰了白准。白准更加覺得難堪,她去找閩尚浩並威脅他把金基燮、李泰京和安美燕三個人複職,否則就把工地排放污水的證據上報。閩尚浩的手下搶了白准的手機發現裡面並沒有證據,閩尚浩已經知道白天傷他的人是強秀集團二公子,他反過來威脅白准,他讓白准把卞赫的下落交出來,否則就不會給那三人複職。
白准接二連三遭受打擊,她身心俱疲地回家。權帝勳主動借錢給白准,白准依舊以他的錢來源於為富三代擦屁股而拒絕了。一切都不知的卞赫看到白准回來了,他開心地為其介紹今天為白准準備了多麼豐盛的大餐,佈置了多麼美麗的玫瑰花。白准看卞赫穿著華麗一副不知人間疾苦的模樣就來氣,想著好朋友因為維護這個狗混子而失去了賴以為生的工作,白准把卞赫罵的狗血淋頭。她咆哮著讓卞赫回到自己的世界裡,不要再出來禍害別人,甚至撕掉了卞赫為工友們準備的支票。卞赫第一次經受這麼難堪的場面,他沉默了很久,終於做了準備承受一切的決定。他給白准留了紙條,言語中表達出希望再見時,白准能另眼相看。很快,權帝勳發覺卞赫不見了,他慌忙去找白准。就在此時,卞赫到達強秀集團的新聞已在播放,畫面裡,卞赫面對鏡頭微微一笑。


第4集
卞赫在檢察院門口當著媒體的面鄭重其事地道歉,但是對具體的事件細節並沒有透露,負責的黃明秀檢察官把他帶走。
卞強秀的弟弟妹妹來公司找他算兒子的帳,卞強秀對此只言不發,因為他的老婆也就是卞赫的媽媽曾經請道士為卞赫算過命,道士說卞赫命途強悍,將來會帶領公司重振雄風。卞強秀此番沒有打算阻攔二兒子的行為,弟弟妹妹看哥哥沒有反應,也只有離開。
卞赫投案自首影響了很多人,黃明秀收了強秀集團的錢勢必要包庇卞赫的,可如今他現身卻導致檢察院不得不要給一個說法。他聯繫卞宇成,責怪其辦事不利。卞宇成受了檢察官的氣,就把矛頭指向權帝勳。卞宇成質問權帝勳所說的第三人物是誰,權帝勳為了保護白准,戰戰兢兢地說第三人物並沒有實質性的舉措,只是給卞赫提供了衣食住行,她並不知曉卞赫的身份。卞宇成深有其意地盯著權帝勳,詢問其是否相信自己,權帝勳倍加小心地回復相信。但其實他已知曉,洩露卞赫飛機鬧事的視頻是卞宇成發給媒體的。卞宇成又說只要權帝勳放棄卞赫,讓他自己承擔後果,他就會把權帝勳調到企劃室工作。
一邊是一起長大的情意,一邊是夢寐以求的攀升機會,權帝勳終於做了決定。他去檢察院找黃明秀,讓其只管審訊卞赫,按流程辦事。黃明秀以為這是強秀集團的意思,開口應允。權帝勳要求卞赫好好接受調查,卞赫懇請權帝勳不要丟下他一個人,權帝勳望著信任他的卞赫,內心覺得不安卻還是沒有打算營救。就在此時,檢察院來了五人律師團,他們自稱是卞強秀請來的為卞赫申辯的律師。權帝勳一聽是會長派來的,深覺大事不好,黃明秀則更是覺得今天被強秀集團耍了三次,氣憤之意難平。
有律師在身後幫忙,卞赫自信地陳述飛機上的事,可他過於放鬆的態度導致所說的話都難以被用於取證,就連辯護律師都急得讓他保持沉默,卞赫這樣輕飄飄的態度使得黃明秀想為其擺脫嫌疑也不行。檢察院只能要求河燕姬出面做陳述,此前卞赫曾單獨找她道歉了,河燕姬當時接受了道歉。河燕姬把卞赫摸胸定義為“由於氣流顛簸而引發的機體晃動導致的”。如此一來,卞赫將90%不受牢獄之災。權帝勳向他宣佈轉機時,卞赫要求權帝勳不要把有律師幫忙一事說出來,因為他想給白准一個“自己通過千難萬險擺脫了嫌疑”的光環。卞赫把公司鬧得雞飛狗跳卻只是因為想讓白准改觀,這讓白忙活一場還差點站錯隊的權帝勳無語凝噎。卞赫奔向檢察院門口,當他看到不遠處的白準時,更是開心地跑去,可卞強秀早已派人攔住了他並把他帶上了車。
一起做工的金叔、李叔和大嬸從電視上得知他們幫忙的卞赫竟然是強秀集團二公子,他們準備去見卞強秀,想通過曾經幫助過他們家二兒子來贏得報酬,白准本著幫忙的態度和他們一起去卞強秀家。
而此刻卞赫回到家中,卞強秀下令眾人脫光其衣服,並把他趕出家門。他的意思是既然卞赫想過自己的生活,那就不要依靠卞家自力更生。
卞赫不著一物被趕出家門,唯有擔心他的權帝勳的父親拿了大紙袋給他遮蔽。白准一行四人來到卞家社區,恰好遇見衣不蔽體的卞赫。四人聽完卞赫的淒慘事蹟以後,同情之餘只能先帶他去買衣服。
卞強秀其實是想看沒有自己的庇護,兒子能飛得多遠。他私下讓權帝勳把卞赫留在身邊,時刻觀察他在做什麼。
卞宇成一直在懷疑,父親在關鍵時刻不救公司卻先救卞赫的目的為何。他在權帝勳回卞家前提前和他見了面,讓他以後向卞強秀報告卞赫的行蹤之前先報告給他,而且可以適當過濾資訊。
權帝勳被卞強秀和卞宇成兩面夾擊,正心煩意亂,白准就給他發卞赫被她送回權帝勳家的資訊,權帝勳不得不趕回家。
河燕姬在白准家遇到了白准媽媽,因為白准媽總是找白准拿錢所以河燕姬對她並沒有好印象,她無意中向卞赫透露了白准媽的情形。
晚間回家時,白准被生活的重擔壓的喘不過氣來,她向這麼多年來不斷問她伸手要錢的媽媽哭訴自己真的沒錢。到底是血肉相連的親人,白准媽如果不是走投無路也不會來為難受苦受難的女兒。白准趁媽媽睡熟後偷偷起來看存摺,僅有三千多的數字讓她急得直撞頭。白准媽並沒有睡著,她聽到女兒的動靜也很痛苦。
卞赫偷聽到白准的哭訴,他便問權帝勳借錢,希望能幫白准一家渡過難關。權帝勳心知白准的困難,可當卞赫向他開口後他就是不想借這個錢。卞赫聯繫他媽和妹妹,但因為她們的帳戶都被卞強秀封了,所以卞赫一分錢也沒有拿到。就在這時,洪彩麗突然聯繫了卞赫,卞赫驚喜赴約,一開口就問她借錢。洪彩麗沒有答應,卞赫產生了搶她名牌包的想法,洪彩麗看卞赫如今虎落平陽竟是這般做法,憤憤離開了。卞赫不得已去懇求大哥給他一千萬,但卞宇成並沒有給他這筆錢。
白准回家時媽媽已經離開了,她留下紙條謝謝女兒讓樓下小夥子送錢。白准猜測是卞赫給的錢,屈辱感和憤怒叢生的她立刻下樓並給了卞赫一拳。卞赫經此變故竟有些愣了,一旁的權帝勳更是不知何故,白准對著卞赫大喊讓他不要在出現在自己面前。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