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付岩洞復仇者們(1-4集)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和文字
付岩洞復仇者們(1-4集)


第1集
海朗建設的李秉秀為繼承家業,一直想跟妻子金正惠生一個兒子,可多年來都無所出,讓李父非常失望。李父生日這天,李秉秀的小侄女哄得李父非常的高興,李父再次聲明要繼承家業就必須有子嗣,李秉秀於是拿出他與金秀謙的DNA檢測報告,聲稱他有一個個兒子金秀謙。李秉秀想派人把金秀謙接到首爾,金秀謙怎麼也不肯,還跑上船逃跑了,可沒想到船到海中心之時,他才知道奶奶進了醫院,只能再遊回岸上趕回醫院去,可惜還是遲了一步,他沒有見到奶奶最後一面。金秀謙無依無靠便到首爾投靠李秉秀,而身為李秉秀妻子的金正惠,則正為丈夫背叛她生了一個兒子,對李秉秀正恨得咬牙切齒的。金熙秀是付岩市場洪度生鮮洪度熙的兒子,因為家裡是賣海產的常常受到同學的欺負和羞辱,讓金熙秀終於忍不住跟同學打了起來。洪度熙得知兒子有事,馬上不管店裡的生意,著急趕去學校看情況,更為了趕一輛出租車而差點被金正惠的車子給撞到。洪度熙被撞之後,仍著急著找出租車,不管自己身上的傷勢,經金正惠一再要求她去醫院,她才想起搭金正惠的便車去了學校,解決了兒子的事情。金惠正回到家裡,金秀謙已經以李秀謙的身份住進了她家,而她的東西也被李秉秀清空了一些,只為讓李秀謙住得舒服,卻讓金惠正心情很糟。在白英表教授榮陞首爾教育監候補的大日子裡,金惠正陪同李秉秀去賀喜,偶然發現白英表對李美淑使用暴力,於是私下邀請李美淑,跟她一起向老公復仇。李美淑並不相信金惠正,也不敢向老公報仇,金惠正便以舉報白英表家庭暴力之名,威脅李美淑。金惠正約李美淑約見面的地方,李美淑提早前去,正好遇見了洪度熙向打自己兒子的正旭的媽媽朱琪蓮求和解的一幕,讓她看了直發顫。洪度熙本來因為兒子被欺負,一直憤憤不平,可為了平息此事,她又不得不向朱琪蓮低頭,結果被正旭從頭上直接澆了飲料,她還要忍氣吞聲跪求朱琪蓮和解。朱琪蓮一直不肯和解,直到金惠正出現,認出了朱琪蓮,朱琪蓮這才不好意思答應和解。李美淑在朱琪蓮走後,給洪度熙遞了餐巾,洪度熙才認出坐在她面前的是送她去學校的金惠正,於是坐下來跟金惠正聊了幾句。金惠正因為洪度熙被欺負,激起洪度熙的自尊心,同時說明朱琪蓮還會找洪度熙要和解金,她兒子也還會被欺負,讓洪度熙想著復仇。洪度熙不明白金惠正的意思,金惠正於是再跟洪度熙說得明白一些,說明她要組成一個付岩洞復仇者社團,齊心協力向仇人復仇,可洪度熙聽了卻非常憤怒地反對了,還認為金惠正是個神精病,沒有理會於她,而李美淑則因為長期受到家暴,一直小心翼翼更是不敢接受復仇的想法。白英表又一次喝醉酒,將李美淑打得半死,而這一幕還讓她的女兒白書妍看到了,白書妍既憤怒又心疼媽媽,生氣地讓李美淑去醫院睡一晚。李美淑不想讓女兒擔心,便去醫院照顧婆婆,忍不住在婆婆面前哭了出來。金熙秀再一次在學校裡被正旭他們挑釁,他一時生氣去追正旭他們,結果一個不慎滑倒摔暈了過去,正旭他們馬上逃跑不敢管他,幸好李秀謙趕去瞧他的情況將他送去了醫院。金熙秀被送到醫院之後,還想寬媽媽的心,一直稱自己只是擦破皮沒事,可沒想到朱琪蓮卻在這個時候,威脅讓洪度熙一周內交和解金。洪度熙打電話給朱琪蓮理論,聲稱正旭不僅欺負她的兒子,連她的女兒也欺負,可朱琪蓮卻不管這些,倒打一耙非要洪度熙賠和解金,否則就起訴她兒子。洪度熙接完電話之後,在醫院裡偶遇了李美淑,便好奇地問李美淑是否退出複仇者俱樂部的事情,而李美淑則稱自己也還在猶豫是否要加入這個俱樂部。在與李美淑談話的時候,朱琪蓮又發來信息,將洪度熙的和解金加到兩千萬,否則就起訴她,讓洪度熙心中的複仇慾望由然而生。李美淑回家收拾東西之時,看到被摔壞的全家福照片,想起女兒的那句絕望的話,讓她也起了復仇之心,所以聯繫了金正惠。因為三人的複仇意志堅定,金正惠提議的複仇者俱樂部就正式成立了,金正惠與洪度熙、李美淑相約一起見面商談復仇之計。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第2集
金正惠與李美淑、洪度熙在付岩洞咖啡館見面,三人一起將俱樂部的名字改為“复者俱樂部”,然後各自做了自我介紹,而洪度熙則因為她們相識的過程太簡單,有點不可思議的叫嚷了起來。金正惠在俱樂部成立之後,首先要解決的就是洪度熙的複仇,並給了洪度熙兩千萬和解金,讓洪度熙以為自己像是遇到詐騙犯一樣,有些害怕接受金正惠的好意,金正惠只好說出自己要復仇的原因。金正惠說出了自己的事情,對於復仇的計劃,她什麼也沒有,讓洪度熙和李美淑都開始突然想要退縮了,害怕自己深陷泥潭。复者俱樂部的三人都沒有復仇計劃,她們便想下一次再想,可沒想到結賬準備離開之時,碰到一個討厭的男顧客欺負女服務員,讓她們三人實在氣不過,洪度熙最先忍不住去複仇,想要報復一下那個男的,金正惠和李美淑緊接著也一起出手幫忙,想完成他們的第一次復仇,結果因為別人闖入,讓她的計劃泡湯。有了第一次復仇之後,金正惠三人才坐在一起想復仇計劃,她們於是到洪度熙的海鮮店商談對策,而身為千金小姐的金正惠則迷上了市場裡的咖啡,一杯接一杯地喝著。李美淑建議洪度熙找律師,解決金熙秀學校被欺負的事情,可洪度熙怕請律師也沒有用,不敢輕易下決定,而金正惠則想到自己有律師,於是馬上聯繫尹律師,準備改日見面詳談。洪度熙在金正惠她們離開之時,給她們兩人各準備了一袋刀魚回家,而金正惠一回家就讓阿姨幫忙做了,沒想到李秀謙一見到刀魯就叫嚷著喜歡得不得了,差點讓金正惠氣得都不想吃了。金正惠吃了一小口刀魚,發現味道的確很不錯,只好不理自己對李秀謙的討厭,繼續吃自己的刀魚。李秀謙很想與金正惠親近,獲得她的認可,可沒想到金正惠卻正眼都不瞧他一下,簡直當他是透明人。第二天,金正惠帶著洪度熙和李美淑去見律師,邊教洪度熙如何對付朱琪蓮,邊對洪度熙進行改頭換面,想讓洪度熙在朱琪蓮面前徹底扳回一局。洪度熙以貴婦的樣子出現在朱琪蓮的面前,已讓朱琪蓮大吃一驚,沒想到洪度熙還很有一套地跟朱琪蓮談起了和解的事情,讓朱琪蓮簡直目瞪口呆了。雖然洪度熙有禮有節地對府朱琪蓮,也差點就嚇到了朱琪蓮,沒想到朱琪蓮最後還是要起訴,讓洪度熙被嚇著了。在洪度熙對朱琪蓮束手無策之時,金正惠趕來幫洪度熙的忙,在朱琪蓮面前故意表現出,與洪度熙非常要好的樣子,讓朱琪蓮不敢欺負洪度熙。果然有了金正惠出面之後,朱琪蓮馬上變得低聲下氣了起來,不敢對洪度熙大聲,最後朱琪蓮也按照洪度熙的要求,與洪度熙達成了和解,洪度熙為此開心地跟金正惠她們一起慶祝了起來。金正惠想要一個秘密的地方慶祝,洪度熙於是將她們帶回自己家裡去,並與李美淑一起做了一桌美食,三人開始吃了起來。金正惠到了洪度熙的家裡,對洪度熙家裡的一切都感到好奇,看到洪度熙家裡冰箱裡的食物滿滿的都是愛,讓她特別的羨慕。金正惠跟洪度熙她們一開心便喝醉了,金正惠喝醉之後更是親切地叫洪度熙姐姐,直到談到她的繼子之後,她才醉倒了過去。李秀謙因為替金熙秀叫了救護車,與金熙秀結成了朋友,正旭也因為此不敢再輕易取笑金熙秀。白書妍在學校裡一直獨來獨往,讓李秀謙對她起了好奇之心,一次回家的公交車上,李秀謙看白書妍沒有下車,便陪在她的身邊,還趁她睡著的時候偷聽了她耳機裡的歌,結果讓白書妍大叫,讓公交車上的所有人都訝異地朝他們看來。金熙秀帶李秀謙回家吃拉麵,剛開家門他就跑去買東西,讓李秀謙自己先進他家裡等一會兒。李秀謙進了金熙秀家裡,以為家裡一個人也沒有,沒想到正好遇上金正惠上廁所要紙,他便給金正惠遞了一下紙巾。金正惠喝得很醉,拉著李秀謙的手,便一直哭著說姐姐太苦了,我們一定要復仇成功之類的話語,還提到了打李秉秀這個壞蛋的事情,讓李秀謙聽了只能馬上逃跑。金熙秀回來後,金正惠就一直拉著他訴苦,奇怪地鬧騰了一陣子,讓金熙秀在洪度熙回來後,就一直跟她叫苦。洪度熙照顧著金正惠,讓她在自己的家裡過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交給金熙秀照顧。金熙秀給金惠正準備了蜂蜜水,還煮了拉麵早餐給金惠正吃,結果金正惠非常喜歡他煮的拉麵,一下子把整鍋拉麵給吃光了。金正惠回到家裡,保姆正好不在,李秀謙想給金正惠做午飯,金正惠本不想搭理他,可看到李秀謙手上有拉麵,她就改變主意了,因為早上吃的那一餐拉麵讓她回味無窮。李秀謙給金正惠做了拉麵,才得以在他進這個家之後,跟金正惠第一次有了交談的機會。李秀謙在尋問金正惠是否討厭他之後,跟金正惠提了復仇的事情,說明他也要加入復仇者。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第3集
李秀謙因為金正惠想要復仇,他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氣,跟金正惠說起報仇的事情,可金正惠並不相信他,也覺得併沒有與李秀謙合作的必要。李秀謙告訴金正惠,他恨自己的親生父母,只生下他卻不管他,現在又想來干預他的人生,所以他決定在畢業之後跑路背叛親生父母。金正惠對李秀謙合情合理想要報仇的心思半信半疑,李秀謙也說出自己會以搬走為條件,讓金正惠幫他復仇,讓金正惠有些相信了他。在李秀謙求金正惠相信他之時,李秉秀回了家裡,看到他們兩人相處和睦非常的開心,於是分別給他們一份禮物,可金正惠一看就知道禮物並非李秉秀真心買給她的,所以故意一會說禮物是項鍊,一會說是耳環,讓李秉秀自暴其短。李秀謙在樓上經過,看到正旭又在欺負金熙秀,他實在忍不住想要教訓一下正旭,於是拿過白書妍拖完地的髒水,從樓上全部倒到正旭的頭上。正旭因為被潑了一身髒水,馬上跑上樓去找倒水之人,而此時李秀謙已經拿著水桶和拖把上樓了,而白書妍則幫著李秀謙,謊稱拿桶的人是別人,騙過了正旭。金正惠跟洪度熙和李美淑商量了一天,剛決定不跟李秀謙一起復仇之時,金熙秀就把李秀謙帶到海鮮店裡來,讓她尷尬極了。金正惠離開海鮮店,李秀謙很友好地出去跟她說慢走,可金正惠還是沒有給他好臉色,依舊沒有對李秀謙鬆口。李秀謙回家之後,用金熙秀的材料做了兩碗拉麵,然後再次跟金正惠說交易的事情,金正惠依舊不肯答應,李秀謙只好讓金正惠跟他親近一些。比起與李秀謙親近,金正惠寧可選交易,所以她馬上改變了主意。李秀謙不分日夜一有空就幫金正惠修理她屋裡壞掉的那個擺件,他不想這個擺件就這樣被金正惠隨意地丟棄掉,可沒想到當他送擺件回金正惠房裡時,不小心讓金正惠給發現了。金正惠一看到李秀謙進自己的房間,馬上就生氣地罵了李秀謙,然後將他趕出房間,趕出去之後她才知道,李秀謙進房間是為了幫自己,讓她心裡有些過意不去,也傷了李秀謙的心。洪度熙的女兒金熙京第一天上班,洪度熙和金熙秀準備好了蛋糕,想在金熙京下班之後,給她慶祝一番,卻沒想到聽到金熙京上班一天被校長洪尚滿吃豆腐佔便宜的事情。洪度熙把金正惠她們找出來商量,想要找一個辦法,好好地懲治洪尚滿一番,為此她們三人設想了幾個有些不靠譜而且離譜的計策,雖然沒有實際效用,卻安慰了受傷的洪度熙。李秀謙回去拜祭外婆,卻沒想到撞見他不爭氣的媽媽韓秀智,想要將外婆的最後一塊地給賣出去,氣得他當場跟量地的人打起了架進了警局。韓秀智因為勸說不了李秀謙改變主意,生氣地跟警察說明,是李秀謙先打的其他人,讓警察治李秀謙的罪。金正惠她們外出散心,車子因為拉稻草的車的障礙,出了一點事故,她們好不容易才搭了一輛便車去了警察局,沒想到卻遇上了李秀謙。金正惠正為了李秀謙不在家里而擔憂,見到李秀謙在警局裡,便去幫李秀謙辦保釋,李秀謙於是把金正惠她們帶到外婆家裡吃晚飯。李秀謙在給金正惠她們準備了晚餐和水果之後,又一次提出加入她們的複仇組織,結果金正惠還是義正言辭地拒絕了,還給了一個李秀謙不是主婦不能加入的理由,讓李秀謙很無奈。金正惠她們回到了首爾,決定向洪尚滿發起復仇,她們三人便以家長的身份,去了學校。到學校之時,洪度熙看到自己的女兒在鋤草,讓她更加生氣,恨不得想馬上去找校長算賬,結果被女兒給攔了下來。隨後,金正惠負責把風,李美淑負責在校長的水里下藥,可沒想到藥粉的袋子怎麼也撕不開,結果洪尚滿又出現了。金正惠一直拖延著洪尚滿,沒想到洪尚滿看到了李美淑,叫了李美淑一聲,把李美淑嚇了一大跳,將藥粉給全灑掉了。洪度熙在洪尚滿開會之時,想要說出他猥褻自己女兒的事情,可沒想到女兒卻在窗外一直求著她,讓她實在沒辦法說出口。李美淑想幫洪度熙說出來,可話還沒有出口,就發現洪尚滿被椅子上的強力膠給沾住了,讓她們如願報了仇。洪尚滿站不起來之時,肚子又鬧得厲害必須跑去廁所,這才狼狽地去廁所裡脫下了褲子上廁所。李秀謙為了加入复者俱樂部,在金正惠她們實行報復計劃之前,先幫她們把這件事做了,這才讓洪尚滿出了醜,所以金正惠也不再反對李秀謙加入俱樂部。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第4集
洪尚滿被粘了褲子之後,對椅子有了抗拒,每次入座之前都會先摸一摸椅子,怕再出那樣的情況。复者俱樂部的人聚在一起,沉默了很久才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可等李秀謙問下一步計劃之時,她們一個個又說沒有計劃,讓李秀謙覺得是金正惠還沒有正式接納他。李父來家裡接孫子見面,李秉秀非常殷勤地讓李秀謙上了車,可等他要上車之時,卻遭到了李父的拒絕,讓他非常的尷尬。因為尷尬李秉秀回去責備金正惠,怪金正惠沒有對李父熱情,還怪金正惠不能生孩子,讓金正惠聽了心裡很不舒服。李美淑回家,在門口見到正旭纏著白書妍,她馬上回質問白書妍,可白書妍卻不肯把話告訴媽媽,還承認她也參與欺負金熙秀。李美淑為了白書妍可能欺負了金熙秀而難過,這時洪度熙跑來把她約出去,跟金正惠三人一起去想辦法把心中的壓力發洩出來。洪度熙三人去練了射擊之後,正準備回家之時,在電梯裡碰上了白英表和李秉秀,洪度熙只好自己先離開,讓她們兩人跟著老公走。洪度熙一個人離開,卻不想碰到了她們第一個懲罰失敗的對象,差點就被他欺負,幸好一個裝修工人經過,把洪度熙當成自己女人一樣保護,他才不得不離開。金正惠在吃飯的時候,故意把大學教授家暴的事情說出來,讓李美淑很不自在,所以只能藉口不舒服提前離開。李美淑離開後,想把白書妍的事情告訴洪度熙,金正惠於是也跟著一起去找洪度熙,在去的路上她又特意給白書妍發了一個信息,想要勸白書妍不要跟正旭在一起,沒想到白書妍卻因為賭氣非要跟正旭在一起。洪度熙她們在馬路上見到了金熙秀他們,正準備向他們走過去之時,正旭正好載著白書妍經過,於是正旭故意加快車速從金熙秀身邊經過,想要嚇唬一下金熙秀,結果一個不慎撞到了路邊的垃圾車翻了,讓洪度熙她們將白書妍逮個正著。親自抓到了白書妍,李美淑想要辯解白書妍沒有參與害金熙秀的事情,也不被洪度熙相信了,所以洪度熙非常生氣地罵李美淑與朱琪蓮沒有分別,都在包庇自己的孩子。金夫人的生日,李秉秀帶著李秀謙去給老人家祝壽,金正惠遲疑了許久,帶著一束花去祝壽,可沒想到卻處處被同父異母的大姐金正允刁難奚落。李秀謙在金正惠被奚落之時替她說話,金正惠也替李秀謙說話,讓金正允沒有機會再找茬,金正惠離開後終於忍不住開心地大笑了起來。隨後,金正惠與李秀謙合作,把洪度熙和李美淑給騙了出來,讓她們兩人和解。金正惠在洪度熙和李美淑和解之後,把自己與李秀謙一樣的處境說出來,羨慕洪度熙她們至少還有家人,而她卻什麼也沒有,讓她聽了非常的心疼。因為金正惠的話,一直覺得愧疚想要退出俱樂部的李美淑,也不再想要退出,复者俱樂部不再解散。韓秀智因為李秀謙和李秉秀都不接電話,衝到了李秉秀的家裡,最後他們兩人只能回來趕走韓秀智,沒想到卻還是讓金正惠給看到了。金正惠她們去看李美淑的婆婆,沒想到白英表突然出現,她們只能躲在隔壁病床上,沒想到卻無意間聽到白英表說白書真去世的事情,讓她們聽了很震驚。第二天,李美淑出去跑步的時候,复者俱樂部的成員都來陪跑,說明他們是一家人,李美淑的仇就是他們的仇,他們要幫著李美淑一起報,而這時李秀謙卻突然發現,他們在咖啡店一起結盟的時候,被人拍了照片。
來源1  來源2-1 來源2-2 


[文字圖片轉載:官網.百度百科.網路]


復仇者社交俱樂部 / 付岩洞復仇者們